善缘文库>>风流和尚大汕法师

风流和尚大汕法师

2013-12-16 11: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74 / 阅读:74 / 推荐:0

  风流和尚大汕法师



  李勇明



  大汕如此贪恋尘缘,又何必出家?



  清康熙年间,广州长寿寺被官府查抄,住持大汕法师身陷囹囵,一夜之间由“高僧”变成了重囚。消息传开,顿刻间成了羊城的热门话题。有人说:法师行为出格,不剃度、不诵经、不戒荤腥、不禁女色,端的是个酒肉之徒,放浪久了,势必于佛律不容,于法理不容。其实,知道内情的人就明白问题出在那几卷书上。



  所谓几卷书,主要是指《海外纪事》与《五灯会元正误》两本,其中尤以前者为甚。据史所载,《海外纪事》成于大汕法师出国讲学时,洋洋万言,再加上由越南国王署名的序言,大有欲与唐玄奘试比高低的派头。谁知弄巧成拙,反被大枷锁住,说来还有一段故事哩!



  风流和尚



  先从大汕法师的来历说起。



  法师本是江苏吴县人,俗姓徐,名叫石濂,自小举止轻浮,且又生得眉清目秀,风姿可人,被当地一位同性恋者名画师沈朗倩看中,找来当“相公”。厮磨之际,沈教他读书识字,做诗画画。石濂禀赋不低,再用点功夫,很快也成了颇得师传的丹青高手。后来,经沈朗倩介绍,石濂移爱名士龚荥麓,一样当“相公”,诗画功夫却上了一层。或许是长期作女儿态的原因,他心理上有些变异。练得一手绘淫画的本事。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突然恋上佛门,出家当了和尚,几经辗转,到了广东。



  在广东,石濂自诩为觉浪和尚的嫡传弟子,还冒称俗姓龚,是名士龚芝麓的侄儿。当时,觉浪和尚名噪南京一带,是佛教曹洞宗的高僧。石濂借得了这两块招牌,顿时鲜亮起来,高朋倾慕,名士造访,连屈大均这样的著名学者,也同他交上了朋友。过从之间,谈诗论画,品鉴古玩,文雅潇洒。另外,对一些达官贵人,石濂移樽就教,常常送一些《秘戏图》之类的淫画,赢得三分惊讶,七分欢喜,不久,便以别有情趣而名声大振,流传到京城里,也说得广东有个“学问僧”了。



  世面一大,发迹便如影随形。石濂在平南王尚之信的支持下,当上了长寿寺的住持,顺势又侵占了飞来寺的七千余亩田地。安逸之下,酒色财货,纵情享乐,堂而皇之地当起了风流和尚。虽说净土有戒律,但凭着石濂依附的权势背景,寻常人是不敢招惹他的。



  附庸风雅



  有言道:贪极思利,富极慕名。酒色财货有了,社会地位有了,石濂又想在文坛上占一席之地。于是又凭着几分聪明和说得过去的诗文功夫,东抄一点,西偷一点,居然也凑得了洋洋二十卷的《离六堂集》。卷首亲绘人物图三十余幅,真算得上诗文画三绝并茂。过了一段时日,他又不满足于牛刃初试,心想以自己的法师身份,说什么也要搞它一部讲论禅理的佛学著作,否则,愧对盛名。想到了这一层,他不惜重金。请来了几个穷僧人作“枪手”,为自己泡制书稿,所谓“盖酬金较丰於鬻文”,指的就是这个勾当。不多久,一部《五灯会元正误》刻成了。



  《五灯会元》是宋代名僧普济编撰的重要佛学著作,用问答的体例,汇辑了从七佛到唐宋时期禅宗各派僧人留下的宣传佛教教义的论证和故事,所谓“灯灯相传,光明灿烂”矣!就是这样一部名著,凭着石濂和尚的三脚猫功夫,莫说摘误指斥,恐怕连读通读懂也难下断言。偏偏还要薄积厚发,随加批驳,假他人的名义为自己贴金。



  海外发迹



  不久,屈大均在翻阅《离六堂集》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内容抄袭自己与他人的未发表作品,他很生气。给石濂和尚写了一封信,斥责他欺世盗名的文丐行径。同时,还写文章揭露石濂的丑行。对此,石濂和尚非但不感到羞耻,反而拿出平素趁人不备时藏起来的屈大均的文稿,以内容上多有“违碍”字眼相要挟。吓得屈大均马上收篷落帆,不再追查了。



  风波过去了,石濂又觅他途,张罗起了出国讲学的事宜。当时,中外海禁虽未解除,但走私却很猖獗。广州地为海口要道,走私更为活跃,以货易货的同时,石濂的两部著作也流传到了海外。恰巧,越南黎朝正分裂为两个互相对立的政权,建都顺化的阮氏政权首脑阮福周从商贩那里得知,中国有个“高僧”大汕,名头响亮,顿生企羡之心。反正国内佛风正盛,何不请石濂和尚来担任国师,一可以光耀门面,二可与对立的郑氏政权争雄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阮福周派密使专程赶到广州,向大汕法师表达了邀请之意。石濂一听,大喜过望,以为蛇蟒过江可成大龙,当即满口答应了下来。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