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中国密宗有传人

中国密宗有传人

2013-12-16 12: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133 / 阅读:1133 / 推荐:0

  中国密宗有传人



  魏峡/文



  密宗即密宗教,是佛教教系中由大乘教一部分派别和婆罗门教相结合而成的一个重要教派,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礼、民俗信仰为特征,主张摄宇宙万有而俱众生心中,三密相印即可成佛。密宗教于唐开元(714~755)年间由善无畏、金刚智、不空等印度法师来华传播。由于密宗教礼仪复杂,只传两代即告衰微。后世许多有识之士,试图复兴中国密宗教,皆力不从心,贡献卓著者,当推民国年间的大勇法师。



  乱世出家



  大勇法师俗名李锦章,1892年生于四川巴县(今属重庆市的巴南区)。李锦章自幼好学对道家诸作,多有涉猎,精通扶乩、催眠、勃关等道家法术。清朝末年,四川保路风潮骤起。在新思潮的冲击下,青年李锦章的思想起了较大变化,开始走出悟道求仙的小天地,立志救国救民。他通过亲友关系,进入新成立的军政府,当了一名陆军执法官,还被聘为《国民公报》主笔。辛亥革命的失败,封建帝制复辟,军阀战争叠起,使李锦章和许多仁人志士一样,在那个政治的闷葫芦中犹豫起来。彷徨和苦闷之后,他们中间有的主张教育救国,有的主张实业救国,而更多的是冲出夔门,飘洋过海,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李锦章与众不同,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他认为天下不宁,人民涂碳,是由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行为不轨;要改变世人争斗、兵连祸结的社会现实,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思想,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达到这一目的的最好办法,就是普正佛法,使人“正性自悟”,变“五浊诸恶世界”为“普渡众生的极乐世界”;而要救世,必先救济佛道,昌明佛法。于是,他弃军出家,毅然东下,于民国八(1919)年五月潜赴宁波归原寺,求大虚法师剃度,于金山受戒,得法号“大勇”。



  大勇所从太虚法师,乃中国佛教界知名高僧。太虚法师时任《佛学月报》主编,深谙佛学理论,著有《楞严经摄论》、《佛乘导言》等多种佛学著作。大勇从太虚勤研佛家经典,严持佛门教律,不到三年时间,即修完经、律、论“三藏”及戒、定、慧“三学”等基本课目,精通四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基本理论,并开始讲经传法,从理论上阐释教义。大勇对佛学的造诣,很快受到佛学界尊崇,连五台山广茅佛学讲习所也要聘他去讲授《遗教经》。



  致力密宗



  大勇研习教典,常为中国自唐以降,密宗教几乎全部失传而感到惋惜。他对密宗教传入中国而后失传的历史和当代密宗教道场作了认真研究,决心使密宗教在中国再度昌盛起来。



  他了解到密宗教在唐代传入日本的历史及日本当代密宗教的发展情况,把研习日本密宗教作为复兴中国密宗教的第一步。他的研究计划,得到了众多僧侣和居士的支持。在佛门僧侣及众多居士的赞助下,大勇于民国十一年东渡日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学习密、察两部**,得传法灌顶之法,获阿诸黎位。



  民国十三(1924)年一月,大勇法师从日本归国。他首先到上海传授一印明及十八道,拉开了传授密宗的帷幕。接着,大勇法师离沪赴汉,任武昌佛学院监院,讲授密宗,就学者多达230余人,培养了第一



  批中国密宗教僧侣。大勇法师传授密宗,在佛学界引起强烈反响,许多有识之士皆谓中国密宗自此可以复兴。



  但是,大勇法现并不以此为满足。他认为,复兴中国密宗,必须深研博采,仅得日本密宗,还不能达到复兴中国密宗之目的。他指出:早在公元八世纪,天竺僧人即进藏传显、密两宗佛教,从前弘期到后弘期,历千百年不衰,其密宗佛教胜过日本十倍。因此,他立下宏愿,要将日本密宗与西藏密宗融为一体,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密宗教。为了实现这一宏大目标,大勇法师又把进藏学法提上了佛道日程。他很明白,欲学西藏密宗,必须先过语言关,不会藏语,一切都是空谈。适时,北京居士陈圆白、胡子易等在北京筹办佛教藏文学院,招生二班,共30人,聘康定充宝边琳先生任教,讲授藏文。大勇法师得知此事,喜出望外,立即离汉北上,前往北京,加入佛教藏文学院,随班上课,学习藏文。佛教藏文学院原定一年半结业,后因担心军阀战起,时局动荡,受到影响,故提前结束。大勇法师借此良机,提议将藏文学院改为“留藏学法团”,组织藏文学院学生进藏学法,复兴中国密宗教。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