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新中国的藏传佛教研究

新中国的藏传佛教研究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101 / 阅读:1101 / 推荐:0

新中国的藏传佛教研究

尕藏加

佛教虽源于天竺,但其传播的范围甚为广大,在不同的地区形成适合于当地人文地理的诸多派系,主要有巴利语系的南传佛教、汉语系的北传佛教(或称汉传佛教)和藏语系的藏传佛教。这三大不同体系的佛教支派共同构筑了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博大精深的后期佛教,成为当今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之一。从学科分类或学术内容的层面讲,藏传佛教既是今日藏学研究的主要对象,又是中国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藏传佛教研究回顾

新中国的藏传佛教研究主要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即新中国成立至“文革”爆发,是创业时期,其研究范围主要集中在藏传佛教的历史包括宗派史以及人物、经典等领域。

从总体上看,当时参与藏传佛教研究的科研人员在人数上虽不多,但均为佛学功底深厚,精通汉、藏两种文字并长期致力于藏传佛教研究的专家,如法尊、吕澄、王森、郭元兴、张建木、隆莲、牙含章等知名学者。因此,新中国藏传佛教研究的起点较高,当时问世的研究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多为传世佳作。不仅开拓了藏传佛教的研究领域,而且为后来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中已故法尊、吕澂、王森三位先生在藏传佛教研究中做出杰出贡献,成为新中国藏传佛教研究的开创者或奠基人。

第二阶段即1978年至今,是藏传佛教研究的发展时期,又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参与研究藏传佛教的人数之多,前所未有,并形成由汉、藏族组成的科研队伍,发表了大量科研成果,其中不乏具有世界领先水准的论着。这一时期藏传佛教的研究,首先从各大民族院校中发起,带动了藏传佛教研究的全面复兴。东噶·洛桑赤列、王尧、王辅仁、才旦夏茸和夏尔东等着名教授,不仅培养了一大批从事藏学研究包括藏传佛教研究的后备人才,而且亲自着书立说,推动了研究的健康发展。如东噶·洛桑赤列《论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一书,第一次突破藏族传统的经院式的研究方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对藏族地区的政教合一制度进行了全面剖析,在藏学界引起强烈反响,为藏族科研人员开创了一条科学的研究新路子。

与此同时,西藏社会科学院(西藏,1985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1986年),以及青海社科院民族宗教研究所、青海民院民族研究所、西北民院民族研究所、甘肃藏学研究所、中央民大藏学研究院、四川大学藏学研究所等藏传佛教研究的机构相继成立。这些机构为藏传佛教的研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使藏传佛教研究进入全面的发展时期,科研成果纷纷问世,其中不乏高水准的论着,特别在藏传佛教寺院、活佛以及现状等某些研究领域已居世界领先地位。

总之,50多年来,新中国的藏传佛教研究有了长足的发展,无论在藏传佛教的历史、考古、教义、人物、哲学、艺术、典籍、仪轨、建筑,还是在寺院经济、僧侣生活、宗教组织、宗教现状等各个领域均取得可喜的研究成果。

二、藏传佛教研究展望

今后藏传佛教研究将会朝着纵横两个方面发展。所谓“纵”向发展,主要指历史和教义等方面的研究,特别在藏传佛教历史以及各宗派史、断代史的研究上将会出现新的研究热点。因为迄今只有王森先生的《西藏佛教发展史略》作为这方面的主要成果或权威着作。但此书撰写年代较早,限于当时的历史和条件,作为藏传佛教通史来看,显然有许多不足之处。所以,今后应当注重对藏传佛教通史方面的研究。同时,藏传佛教各宗派以及断代史的研究,也是今后藏传佛教研究中的一大方向。

在藏传佛教的教法义理包括寺院仪轨等方面的研究,既是将来藏传佛教研究的主要对象,又是难度较大的研究领域。说到它是主要对象:其一,这方面的研究始终是新中国藏传佛教研究中最大的薄弱环节,需要填补空白。其二,能够应用第一手藏文资料的科研队伍正在形成,开始涉及这一领域的内外条件基本成熟。说到它的难度,主要是科研人员的知识结构和文化素质问题。因为研究教法义理等不但要有渊博的佛学知识和深厚的哲学功底,而且要具备藏语文和实地调研的语言能力等条件。由于受到诸多条件的限制,至今很少有人真正进入这一研究领域。

此外,藏传佛教密宗研究,虽有一定研究,但密宗在藏传佛教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从整体上认识藏传佛教,非加强对密宗研究的力度不可。同时,随着藏传佛教僧侣中密宗修炼者的不断增多,以及国内外爱好藏密人数的与日俱增,又从一个侧面会促使藏传佛教密宗的进一步深入研究。

  • wuyun 于 40分钟前 在佛堂 观心 虔心抄写经文:《南无阿弥陀佛圣号》
  • wuyun 于 41分钟前 在佛堂 观心 虔心抄写经文:《南无阿弥陀佛圣号》
  • wuyun 于 42分钟前 在佛堂 观心 虔心抄写经文:《南无阿弥陀佛圣号》
  • 虔诚一心 于 59分钟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 虔诚一心 于 59分钟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 虔诚一心 于 59分钟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 虔诚一心 于 60分钟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 虔诚一心 于 1小时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一部
  • 虔诚一心 于 1小时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 虔诚一心 于 1小时前 在佛堂 地藏王殿 虔心抄写经文:《六字大明咒(观音心咒)》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