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略论两晋时期的佛教哲学思想

略论两晋时期的佛教哲学思想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870 / 阅读:731 / 推荐:139

略论两晋时期的佛教哲学思想

许抗生

据史传记载,佛教自东汉明帝时正式传人中国,其时楚王刘英和汉桓帝等都前后曾为“浮屠”(即“佛”)斋戒祭祀。桓、灵帝之世更有外来僧人安世高与支娄迦谶,三国时又有支谦与康僧会的来华传译佛经。自此佛教思想开始逐步地渗人中国。但是佛教是外来的宗教,它要能在我国生根发展,必须与我国封建社会固有的意识形态结合起来,才能适应于我国封建社会经济、政治的要求。所以它在东汉传人中国的时期,常常与我国传统的假托黄老的神仙方术思想相结合,宣扬省欲去奢、无为无欲、鬼神方术等,视佛与我国方士们所讲的神仙一般,把佛教思想看成与我国的黄老神仙学说相似的一种道术。所以楚王刘英既“诵黄老之微言”,又“尚浮屠之仁祠”。桓帝则“设华盖以祠浮屠、老子”,就是把佛与道教的老子并列起来加以祭祀的。当时佛教大乘空宗的哲学思想,虽说已经有了般若小品经的翻译,但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只是到了魏晋玄学兴起之后,佛教徒们才开始倾心于般若空学的研究。

魏晋时期在我国历史上出现了一股崇尚老庄思想的玄学思潮。玄学标榜自己要远离现实的实际,要在现实的现象世界之外去直探世界的本质。他们宣扬一种本体论学说,而其中尤以何晏、王弼为代表的玄学贵无派影响为最大。何晏与王弼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贵无哲学,认为世界的本体是无,现象世界(“有”)只是本体世界(“无”)的外部表现而已。这种崇尚玄虚的哲学,正是适合着两晋时期那些门阀士子们轻浮、放荡、思想空虚、不干实事、终日安逸清谈的胃口的。佛教的大乘空宗所主张的“一切皆空”的思想,颇与何、王的“以无为本”的玄学哲学相似,因此这种佛教哲学也就颇得两晋门阀士族们的赏识。在盛极一时的玄学思潮的影响下,佛教徒用佛教般若学来比附玄学,从而大乘空宗的思想得以广泛的传播,这是佛教哲学思想所以能在“晋代始盛”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

当时佛教徒们援用老庄的玄学思想来解释佛教的方法称之为“格义之学”。格义之法最初创始于晋初的竺法雅。《高僧传》称:“雅乃与康法朗等,以经中事数,拟配外书,为生解之例,谓之格义。”这里所说的外书主要是指《老子》、《庄子》等。所以当时的许多僧徒都是精通老庄的。例如义学名僧僧肇,“每以老庄为心要,尝读老子《道德章》”。又如东晋名僧慧远,《高僧传》就称他“博综六经,尤善老庄”,“年二十四,便就讲说,尝有客听讲,难实相义,往复移时,弥增疑昧。远乃引《庄子》为连类,于是惑者晓然。是后安公(指道安)特听慧远不废俗书”。可见用老庄来解释佛教思想的是当时时代的风尚,从而使得佛教与玄学两者结合起来,促进了佛教哲学的兴盛。

两晋时期,佛教史学家们称之为佛教玄学化时期,这基本上是符合历史实际的。当时的义学僧徒们与玄学名士们,不论在研讨的哲学问题上,还是在他们所崇尚的风度仪表上,大都是相通的。它们两者之间的相通处至少有如下几点:

(一)当时佛教所讨论的哲学问题,基本上也就是玄学所讨论的哲学问题。玄学讨论的哲学中心问题是本未有无的本体论问题。佛教在玄学的影响下,也把佛教大乘空宗所讨论的问题,理解为跟玄学差不多一样,讨论的也是本未有无的本体论问题(如道安、僧肇等)。

(二)佛教哲学对本体论的回答,有的也是援用或发挥了玄学的回答。玄学贵无派主张以无为本,以有为末,即把现实的世界(有)当作是本体世界(无)的表现。有的佛教徒也援用玄学的贵无派思想,把空无当作世界的本体,把现实的世界(有)当作表面现象或假象来看待(如道安等)。

(三)佛教哲学的认识方法,同样也采用玄学的“得兔忘蹄、得鱼忘筌”的方法。玄学宣扬要认识世界的本体,必须通过言、象,又不能执着在言、象上,只有忘言忘象才能体“道”(世界的本体),就像筌、蹄这样的工具一样,得到了鱼、兔就不再要筌、蹄。佛教哲学也认为世界空无的本体是象外之谈,所以要认识世界就必须超言绝象,悟彻言外,才能得到真谛,言象之谈不过是俗谛的教化方便而已(如道生等)。

(四)当时的佛教名僧们的风度仪表举止等,亦模仿了玄谈名士,使得名僧与名士合二为一。玄谈家们标榜远离实际,口谈虚玄,善析名理,(即善作概念分析)终日优逸清谈,不务世事;名僧们亦参与清谈,风度与名士等。所以当时名僧名土能结为知交,世人能把僧徒支孝龙与名士阮瞻、庾凯等一起共呼为八达。至于支遁则更成了一代名士的首领。王蒙称他“造微之功不减辅嗣(王弼)”、“实纡钵之王何也”。孙绰以支遁比向子期,说:“支遁、向秀雅尚庄老,二子异时,风好玄同矣”(《高僧传·支遁传》)。诸如此类的例子,在当时是不胜枚举的。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