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第三届吴越佛教与社会学术研讨会总结

第三届吴越佛教与社会学术研讨会总结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95 / 阅读:95 / 推荐:0

第三届吴越佛教与社会学术研讨会总结

中国社会科学院 铂 净

2005年6月8日至10日,“第三届吴越佛教文化研讨会”在浙江杭州市举行,主题是“纪念义天大师诞辰950周年”。会议由浙江佛教协会和杭州佛学院主办,来自中国、韩国与日本的法师、学者和专家共50余人出席了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李明友、董平、张家成、吴可为、洪军、冷晓、韩廷杰、金健人、陈荣富、鲍志成、光泉、刚晓、定源、妙音、圣哲、魏常海、陈景富、黄夏年、陈寿新、曹永禄、朴永焕、崔锡焕、高荣燮、金英敏、金勇岩、崔箕杓、池逡模、李起云、李永子、曹贞植、上岛亨、横内裕人等。

本次会议的第一个主题是有关高丽义天的讨论。与会代表围绕义天和中韩两国的佛教文化交流,作了充分的讨论。高丽义天是古代高丽的一个王子,11世纪初他泛舟来到中国,在杭州学习佛教一年,回国后带回大量经书,促进了中韩两国之间的友好交流。中韩学者的文章主要是围绕义天的生平与成就撰写的。代表们认为,义天对宋朝和高丽之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少贡献,他所作的贡献有三种:第一是开创天台宗;第二是复兴高丽的茶文化;第三是杭州西湖附近重建的高丽寺。陈景富对中韩两国的佛教文化交流的关系作了回顾。黄夏年和朴永焕梳理了义天来华时的中外背景,探讨义天走南路的可能性。上岛亨对比了义天时代的日本佛教的情况,指出了这一时期在日本个别宗派中,诸宗融和、显密融和的趋势。李炯石通过研究指出,义天的出生地在韩国仁川广域市南区鹤翼洞。李永子通过考察义天在杭州天竺寺参拜观音和明代赵孟頫的碑文,结合韩国的史料,指出义天的神异性。崔锡焕认为,义天把在宋朝皇室中所学的茶禅一味的精神移到高丽并发扬起来,引进宋朝皇室专用的茶——龙凤团茶,并把高丽的脑原茶输出到宋朝,宋朝和高丽茶叶贸易盛行了。魏常海比较了高丽元晓和义天两人间的不同与同,认为元晓和义天这两位韩国佛教史上着名的国师,一倡“和诤”,一主“圆融”,其实一脉相承;认为稍有不同的是,元晓着力在和会诸宗内部纠纷,而义天则重在宏观上的融合,这种不同是时代使然,并非思想有异,他们都在中国和韩国的佛教发展史上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二个主题是关于杭州慧因寺亦名高丽寺的问题。中国学者鲍志成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曾经十余年来专攻这一问题。他撰文详细介绍了杭州高丽寺的起源、发展和衰亡的过程,特别是利用了数幅与高丽寺有关的照片,有力地说明了问题。他特别提到正在恢复建设的高丽寺的情况,认为“高丽寺原称惠(慧)因寺,系禅宗寺院,北宋时因晋水人住、义天求法献经而改禅为教,称惠(慧)因教院,俗称高丽寺,明代恢复后的全称是‘玉岑山慧因高丽华严教寺’。重建寺名,须尊重历史,既不宜用古称‘惠(慧)因寺’,也不宜略称‘高丽寺”’。金健人和林阅春则认为:“该寺原名虽然确为‘慧因禅院’,但若无高丽王子义天前来留学求法,奉经捐资,就没有俗称‘高丽寺’。而如没有义天回国后对韩国佛教发展的强有力推动所奠定的尊崇地位和对中韩佛教文化交流历史的贡献,杭州市政府现今也不会拨巨资进行重建。不要说在中国,光在杭州,败落废止的名寺古刹如今不得重建的就有不少。所以这寺名若能将俗改正,真称为‘高丽寺’,正顺应了中韩佛缘的这一段佳话,也是僧俗长期约定俗成。退求其次,若兼顾到该寺初创以来正名‘慧因’的渊源,又能反映该寺与韩国的这一特定关系,也就是既符合中国传统史实又考虑到韩国方面的感情,称之为‘慧因高丽寺’亦无不可。”

本次会议以纪念义天为契机,重新赓续了两国佛教文化交流的佛缘,随着中韩两国的佛教交流的不断深入,义天大师在两国佛教界中起到的推动作用将会更加深入地体现出来。今天我们要努力推进义天大师的愿望,为中韩两国佛教文化交流作出更大贡献。此外,韩国东国大学校长和韩国天台宗总干事也率团参加了这次会议,对他们的到来表示衷心感谢。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