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科学家沈括笔下的佛教

科学家沈括笔下的佛教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850 / 阅读:850 / 推荐:0

沈括(1031-1095),北宋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字存中。仁宗嘉佑进士,历官内外。晚年居润州梦溪园。他博学多闻,於天文、地理、典制、律历、音乐、医药等无所不通,着述近四十种。其中所撰《梦溪笔谈》,内容丰富,於科学技术,阐述尤多。尤其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在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笔下,却记载了不少与佛教有关的人和事。这从事物的另一个角度考察,只能说明沈括与当时的佛教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今将他在爹溪笔谈》这部代表作中有关的佛事作一记述,以飨众生。

吴僧文捷戒律精苦,佛学高深,奇迹甚多,能知宿命等事。《笔谈》卷二十云:"吴僧文捷戒律精苦,奇迹甚多,能知宿命,然罕与人言"。沈括从文通为知制诰,知杭州,礼为上客。文通睿学诵《揭帝呪》,都未有人知。文捷有一天相见,曰:"舍人诵呪,何故阙一句?"不久"思其所诵",果然少了一句。浙人多讲文通不会长寿。一日斋心往问文捷,文捷回答说:"公更三年为翰林学士,寿四十岁,後当为地下职仕,事权不灭生时。"文通听後,十分吃惊。後数年,果为学士,而丁母丧,年三十九。第二年秋天,文捷忽然派人与文通诀别。时文通在姑苏,急往钱塘见之,文捷惊曰:"公大期在此月"。是夜无疾而终。捷与人言多如此,不能一一记上,此吾家事耶!

沈括还记载了吴僧文捷的神奇。他在上引书卷云:"捷常持如意轮呪,灵变尤多,瓶中水呪之则涌立。蓄一舍利,转於琉璃瓶中,捷行道绕之,捷行速则舍利亦速,行缓则舍利亦缓。"据沈括记载,当时有一位读书人叫郎忠厚的,曾向文捷乞求这一舍利,捷给了他。郎忠厚"封护甚严",一日,忽失所在,但有空瓶。忠厚斋戒请文捷加持,不久,只见"观音像衣上一物蠢蠢而动,疑其虫也"。试取,乃所遗失的那颗舍利。类似这样的事非这一次。忠厚因为沈括非常喜爱。"持之以见归"。这样,沈括家中至今还"严奉",非常敬重地供奉着,这是神物呀!通过沈括对吴僧文捷的记述,人们可以看出沈括是对僧文捷相当钦佩,而且对他赐予的舍利也是当作"神物"而"严奉"。如果沈括这位科学家是排佛而不崇佛的话,他不可能这样去身体力行了。

沈括《笔谈》记述了宋儒李及之笃信佛教的事情。据是书卷二十云:"熙宁中,李宾客及之知润州,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於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数。暴乾之,其相依然。或云:‘李君之家奉佛甚笃,因有此异'"。据《宋史》卷三〇八《李及之传》云,及之,幽州人,字公达。由庙登第,历通判安肃军、河南府,人判刑部。撰次《唐史》有益治体者,为窘臣龟监》八十卷。王尧臣上其书,韩琦亦以馆职荐之,除直秘阁。及之之吏事精明,所居皆称职,以大中大夫致仕。显然,李及之一生为善,百姓称赞,这跟他奉佛甚笃有着密切关系,所以其"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於花中",即使遭到"暴乾之",受到摧残,"其相依然"。这是佛法无边的道理。沈括捕捉李及之崇佛事迹,同样说明他的爱佛之心。

沈括以第一手资料记载了佛牙的神奇。他在是书卷云熙宁中,予察访遇咸平,是时刘定子先知县事,同过一佛寺。子先谓予曰:"此有一佛牙甚异。"予乃斋洁取视之,其牙忽生舍利,如人身之汗,飒然涌出,莫知其数,或飞空中,或坠地。人以手承之,即透过。着床榻,摘然有声,复透下,光明莹彻,烂然满目。予到京师,盛传於公卿间,後有人迎至京师执政官取人东府,以次流布士大夫之家,神异之迹,不可悉数。有诏留大相国寺,创造木浮圆以藏之,今相国寺西塔是也。熙宁七年八月,沈括为河北西路察访使。他与刘子先这位知咸平县者一起经过一座佛寺,观看了佛寺中的佛牙以及所生舍利和迎佛舍利进京、诏藏开封的大相国寺。完全以亲身经历所撰成,决不虚妄。

建造佛寺寺塔也是沈括关心之处。《笔谈》卷十八记载说:南唐钱氏据两浙时,於杭州梵天寺建一木塔,方两三级,南唐主登之,担心塔身动摇。匠师说:"未布放瓦片,上面轻,所以塔身摇动。"於是以瓦片布放,但塔动如初,匠师无可奈何,偷偷叫自己的妻子去见当时着名建筑师喻皓的妻子,并"赂以金钗",询问木塔动摇的原因。喻皓知道後笑着说:"使塔身不动摇乃便当之事,只要逐层布板後,使实钉钉牢,则不动了。"匠师後来按照喻皓的教导去做,木塔固然不动摇了。其原因究竟是什麽呢?"盖钉板上下弥束,六幕相联,如肱箧,人履其板,六幕相持,自不能动。"这样,"人皆伏其精练。"在这里,沈括高度赞扬以造佛寺名於当世的巨匠喻皓。这是一种佛缘吧。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