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陪伴老人度过余生

陪伴老人度过余生

2014-01-02 14: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26 / 阅读:326 / 推荐:0

陪伴老人度过余生

第一次见到老公的奶奶,是在小区所属的医院里。

当时刚入冬,我和老公认识有段时间了,互相感觉还行,他说先带回家让老太太审审。老公的父亲是知青,从小是奶奶辛苦带大的。

奶奶那会儿年岁已高,遇见季节变化,经常呕吐,她也最怕这个,但是没办法,无奈成了小区医院诊所的常客。所幸叔叔工作不是朝九晚五,可以经常陪她去打点滴。

天有点冷,见面后,老人家盖着条毯子,半躺在椅子上,扎针的手搭在椅背上。这是一张老人的手,因为操持家务,饱经风霜,但是它主人的眼睛却颇是有神。

寒暄之后,坐到她身边,不知道为什么,便自然用我的一双小手覆到她的这一只粗糙的手上,想帮她暖和暖和。记得谁说过药水很冷,如果没有热水袋焐着,冰冷的药水,尤其是携带着冬季冰冷的寒气,进入血管,人会很难受,何况还是老人?生病是一件让人脆弱的事情,需要身边的人细心的关爱,有时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软语,或者一个小小的关爱动作。现在想来,到现在我一直很受奶奶的宠爱。我不讲理的时候,和她拌嘴的时候,发脾气欺负老公的时候,她都和蔼地忍让我,迁就我,事后趁我心情明媚时再找机会来教导我。老人家虽已高龄,却一直不肯歇息,乐呵呵地帮我们打理着日常琐事,照顾我们的一日三餐。我经常想,这也许就缘于我当初那一个小小的动作,缘于这一念善心的萌发乃至相续,有时互相关怀,也许就是那么简单。

有时,周末陪她买菜,完了上楼对她来说是件非常有挑战的事情。我经常在后面殿后,怕她紧抓住栏杆的手力道不够。她一边铆足劲往上攀登,一边感叹,每到拐角的时候,就追忆地说:“唉,我年轻时,可以一次跨两个台阶,挑草一次可以挑 200斤!”然后又抓住栏杆,作势要开始奋力攀登,并且懊恼地叹口气说:“现在老咯!”我在后面爬爬停停等她,因为我每次跨两个台阶,还非常轻松,在停顿的片刻,我好像看见30年后的自己,心里不由得有点惶恐。这一层一层的木楼梯,已经看不清木头最初的本色,像很多人的青春一样,被声声岁月催得渐渐斑驳。

奶奶是位老裁缝,虽然年近80,但眼不花耳不聋。今天早晨坐在床边,还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炫耀地跟我说:“我的眼睛是1.5哦!”我歪在旁边看书,眼镜片厚得像两片乌云,郁闷地盖在脸上。因为是裁缝,左邻右舍求助她改裤脚做衣服的很多,加上脾气好,人老实,很多人都喜欢她,楼上楼下的阿姨叔叔见到了都叫声“妈妈”。

而且她经常不顾年老体弱,非要出去拣点垃圾挣点小钱买豆腐,所以和收垃圾的阿姨关系也很好。人家经常上门收货,天热时她给人家倒杯水,天寒时留人家吃碗热乎的中饭,所以人家的故事她也都很熟,有时想起便感叹“可怜可怜”。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家一天下来总是会有很多灰尘。每次回家我看了会有点郁闷,但是她丝毫不在乎,还乐呵呵地说:“人多热闹好啊,脏点怕啥!”一边从裤腰里摸出五块十块的说:“你看,今天我又挣钱了哦”。有时我会打秋风,跟她要个一块两块,帮她布施给乞丐什么的,并且让她发个愿。她一愿自己身体健康,二愿我们小两口不要吵架。每次都如此。

刚搬来和她一起住那会儿,周末吃完饭,她会拽住我,要求我帮她剪剪头发。虽然我心里是想帮她剪得美一点,但是结果总是剪得像狗啃得一样。即使如此,她也会每次都歪着头,照着镜子,闪着一双略显浑浊的小而圆的眼睛,一边慢悠悠地摸着两边的头发和发根,一边赞叹地用上海话说“剪得满好”。因为这样可以省个五块钱。

有时她一边做点杂活,一边絮絮叨叨回忆自己过去的峥嵘岁月。虽然她念念不舍,在我听来,无论主题还是内涵却大多数都只是贫穷困苦,并且充满了泪水和抹不去的创伤。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很多情节都是很难以理解和承受的,只在类似的影视剧里看到过。爷爷的遗像摆在靠窗的台子上,也是她的床头,遗像是铅笔画成的,朴素但清晰。一个男人从少至老的60年,曾经如我一样的嬉笑怒骂,忧伤快乐,时间一到,无论是谁都只剩这一张铅笔涂成的影像。从20年前,被静静地框在午后的阳光中和奶奶越来越多的皱纹里。

奶奶刚生下来两个月不到,因为家里贫穷,加上都是女儿,就被送给邻村的人做童养媳。因为天性勤劳,小小年纪就懂得分担大人的辛劳,所以深得婆婆喜爱。不幸,7岁时,公公去世;14岁那年,婆婆又得肺病,咳嗽咯血至死。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