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苏东坡与佛教——抄经追思

苏东坡与佛教——抄经追思

2014-01-02 19: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946 / 阅读:2545 / 推荐:398
苏东坡与佛教——抄经追思

[作者:达 亮]

世人参习、摩练字法,经常出入寺院观摩碑刻,以文字工整之经卷为习字范本,并在亲友忌日抄写几卷以示孝敬,苏轼亦不例外,常为友人或亲人抄写经卷。抄读佛经,是苏轼一生从未间断的活动,他一生抄写过的佛经很多,如刘克庄云:“至坡公则手书佛经非一种。”[1]见于苏轼传世诗文者有《金刚经》、《莲华经》、《多心经》、《摩利支经》、《楞伽经》、《八师经》、《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圆觉经》、《楞严经》等。其中,《多心经》、《金刚经》、《楞伽经》更是多次抄写。《楞伽经》可以稳心,《金刚经》可以救难。苏轼不仅为他人写经,还为自己的妻妾、父母抄经,以超度他们的亡灵。抄读佛经,是苏轼一生从未间断的活动,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年,还为母亲抄写了《楞严经》中的一段经文。在这里介绍苏轼为妻妾及自己的母亲程氏抄经事佛事迹。

苏轼一生中有三个重要的女性:北宋皇佑六年(1045)苏轼19岁时,由父母作主娶青神进士王方之女王弗(16岁)为妻,是原配,治平二年(1065)27岁病逝,抛下孤儿苏迈。她赢得了一曲《江城子》。后,续娶其堂妹王闰之(21岁)为继室,侍奉苏东坡25年,于元佑八年(1093)46岁去世,生二子苏迨、苏过。苏轼于熙宁六年(1073)38岁时,于杭州赎青楼女子王氏朝云(13岁),钱唐人。苏轼有一首着名的《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这首诗明写西湖旖旎风光,而实际上寄寓了苏轼初遇王朝云时为之心动的感受。数年后收为侍妾。元丰六年(1083),朝云生下一子苏遁,不过,未满周岁而夭折。绍圣三年(1096)朝云卒于惠州西湖,事奉苏轼23年,忠敬如一。

在苏遁生下三天举行洗礼时,苏轼曾写诗一首,用以自嘲:“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2]其实,这首诗却反映了他入佛之后的平静心态。

苏轼的继室王氏闰之好佛,在熙宁七年(1074)从苏轼,到元佑八年(1093)八月一日往生,临终遗言,让儿子苏过绘制阿弥陀佛圣像供养丛林。嗣后,他的儿子苏过曾为其亡母王氏抄写《金光明经》,以资其母之冥福。苏过问苏轼此经是真实语还是寓言,苏轼为之重述了张安道的话∶“佛乘无大小,言亦非虚实,顾我所见如何耳。万法一致也。我若有见,寓言即是实语;若无所见,实寓皆非。”[3]佛语的真实与否以至佛的有无,都在心的一念。这种非有非无的通达观念,与虔诚的迷信很不相同。再者,苏迨、苏过与其兄苏迈遵母王氏遗命,曾共画《阿弥陀佛像》。绍圣元年(1094)六月九日,将像供奉于金陵清凉寺,苏轼也礼请着名画家李龙眠为亡妻绘画佛陀及十大弟子圣像供奉于京师,并亲自作《阿弥陀佛赞》,并作《赠清凉寺和长老》,赠和长老。《阿弥陀佛赞》云:“苏轼之妻王氏,名闰之,字季章,

年四十六。元佑八年八月一日,卒于京师。临终之夕,遗言舍所受用,使其子迈、迨、过为画阿弥陀像。绍圣元年六月九日,像成,奉安于金陵清凉寺。”[4]《阿弥陀佛赞》详细介绍了王氏的遗命及此次施舍的经过。

苏轼悲戚甚深,为夫人作《江城子·记梦》(《江城子》,词调名,一名《江神子》)词一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5]这首感情深挚的悼亡词,词的上阕写自己对亡妻的无限怀念和人世沧桑的悲戚,起句“十年生死两茫茫”,显示了他对亡妻的思念之深。上阕写现实,下阕写梦境。在《三苏全书》第一四册《苏轼文集》卷九六有苏轼所作《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叙为追荐亡妻王弗而自写此经,时乃治平二年(1065)九月初九日,距弗之卒凡百日。[6]显示了他对亡妻的思念之深。

善友评论 查看全部1条评论

小易

2017-07-25 09:01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