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晋宋之际佛教因果报应论争述评

晋宋之际佛教因果报应论争述评

2014-01-02 20: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93 / 阅读:593 / 推荐:0
晋宋之际佛教因果报应论争述评

刘立夫(博士)

210093中国南京大学哲学系

电子信箱:liulifu1969@netease.com

【提要】因果报应是佛教的一个基本教义,自东汉以来,它就与中国传统的善恶报应观结合起来,深入到人们的思想之中,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然而,由于它不符合中国的传统,受到了一些文人士大夫的怀疑和批评。本文着重探讨了从东晋到南朝宋代时期的佛教和反对佛教的双方围绕佛教因果报应说而展开的辩论,并对此作出必要的评价。

【提要】佛教东晋南朝辩论评价因果报应

因果报应说是佛教的一个基本教义。在印度佛教中,它常常被称为“业报轮回说”。汉魏以来,随着佛教的不断流传,业报轮回说又同我国固有的善恶报应观念结合起来,深入到民俗信仰和士大夫的精神生活当中,产生了广泛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与此同时,也引起了一些固守儒家传统的文人士大夫的怀疑和批判。自两汉至西晋,由于佛教在中土的影响较微,问题尚处于萌芽阶段。而东晋及刘宋时代,情况大为改观,围绕因果报应问题的争论成了当时思想界的重大理论问题。

一因果报应的概念

在中国,“因果报应”、“业报轮回”、“三世报应”或者“善恶报应”等等往往被当成同一概念之不同称谓。其实,这些概念的本来意义还是有差别的。回顾中土早期佛教史,亦能够发现此种差别。作为方便,我们不妨将印度佛教之报应观称为“业报轮回说”,慧远以前之中土传统报应观为“善恶报应说”,而慧远等人发挥之学说称为“三世报应说”,总称为“因果报应说”。亦即:“因果报应”是一总名,其余三者为别名。“名者,实之宾也。”此种称谓仍为方便的做法。

二晋宋之际有关佛教因果报应的论争

业报轮回说随着印度佛教的传入在中国逐渐流行,但当初人们相当陌生。例如,《高僧传》中就有大段以神迹传教的文字,均以高僧大德的现身说法来应验因果报应之“信而有征”,而且,当事人都有神通,前知宿缘,因此能面对死亡而毫无畏惧。安世高“申颈受刃”,帛法祖“欢喜毕对”,意以一己之生命来换取夙敌之超度,无不惊世骇俗。所以,当初人们多迷惑不解,怀疑甚至批评者不少。《牟子理惑论》记载云:“佛道言人死当复更生,仆不信此言之审也。”“今佛家辄说生死之事、鬼神之务,此殆非圣哲之言也。”袁宏《后汉记》卷十曰:“又以人死精神不灭,随复受形,生时所行善恶皆有报应。”“善为宏阔胜大之言,所求在一体之内,而所明在视听之外,世俗以为虚诞。然归于玄微深远,难得而测,故王公大人观生死报应之际莫不矍然自失。”范晔《后汉书?郊祀志》曰:“又精灵起灭,因报相寻,若晓而昧者,故通人多惑焉。”因为印度佛教的因果报应思想不符合中国的传统观念,人们“骇其奇异”,认为它“宏阔胜大”,玄微难测,虚诞无证,因此“通人多惑”。但晋以前的史料并无关于此问题之争论,从东晋开始,此一问题被思想界提升为议事日程,引发多次重大争论。此种论争可划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在东晋,代表人物有罗含、孙盛、慧远、孙绰、戴逵、桓玄、王谧等。值得注意的是,在有关的争论中,双方围绕的常常不是印度佛教的因果报应问题,而是中土传统的善恶报应论,或者双方往往把两者混杂在一起,反映了争论双方对业报轮回理论本身的模糊不清。第二阶段发生在刘宋时代,代表人物有何承天、宗炳、颜延之、刘少府、慧琳等,争论更为深入与激烈。

(一)第一阶段之论争

东晋罗含着《更生论》,为佛教的轮回观作了论证,但只涉轮回,不及报应。孙盛作《与罗君章书》,罗含回《答孙安国书》。三篇书信,点到为止,论证亦相当粗糙。《更生论》基本思想是认为,天地无穷尽,万物的生命都要更替,在无穷的更替当中,新的生命只是旧的生命的循环反覆。此对印度佛教业报轮回说乃是一种极为初浅的理解,他论证的是生死之轮回而不是业报的轮回。孙盛不同意罗含的看法,便根据传统之自然观和感性经验进行驳斥。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