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蔡小霞赦救部属

蔡小霞赦救部属

2013-11-29 16: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92 / 阅读:192 / 推荐:0







蔡小霞先生在陕西担任布政司的官职时,他的部属某知县,因为年老多病而退休。某知县在任内挪用亏欠公款,达三千金之巨,为后任揭发。当时的法律很严厉,挪用公款百金以上,不仅要受到没收家产的处分,并且还要下狱追缴,倘若在限期内不能将侵占的公款缴出,就可能被判死刑。可是某知县平日做官很清廉,他在任内亏欠三千多金,都是因公应酬太多而超支,并非贪污肥己者可比,因此退休以后,身无分文,何况他的性情很耿介,也无法请同事们大家帮忙,只有静候法律严办,束手待毙而已。蔡小霞公对于某知县这样不幸的遭遇,极为同情,在案发后第二天,就在布政司官署召见某知县,屏退了左右,对某知县说:‘你亏欠的三千金公款,我知道你无法缴出,你可呈一解缴款项的公文来,我可以替你批收完案。’某知县听了蔡公的话,很惊恐的回答说:‘我怎么敢这样做呢?’蔡公笑道:‘我不是对你开玩笑的,因为看你平日做官廉介,为了公事而被累,因此,我愿意把平日养廉的积蓄,替你弥亏补欠,但这事要有一定的手续,所以要办一件解款的公文,这样可以使你免除牢狱的刑祸。’某知县看到他的上司蔡公,竟肯这样大力的慷慨帮忙,喜出望外,感激得一时说不出话来,顿首谢别。过了一天,某知县把解款的公文送上,蔡公亲手填注收讫的年月,盖上自己的印章,销除这件侵占公款的巨案。后来某知县穿了官服晋见蔡公言谢,叩首大声的说:‘小子承蒙公的再造之恩,永远不忘,可是我今生年已衰老,恐无法报答,我死后一定要投生公的家中,做你的儿子,以报答大德。’从此某知县就退休归乡。



时光像流水一般的过去,十余年以后,蔡公自己也年老罢官归里。有一天中午,蔡公在家中厅堂打瞌睡,睡眼朦胧中,忽然看到某知县穿了官服入室拜谢,与十余年前无异,他想这地不是陕西官署,并且某知县早已退休,说不定已经去世,怎么能来呢?正在惶惑的时候,忽然看到某知县直奔妻子的卧房,蔡公惊呼而醒。不一会,婢女来报告太太诞生儿子的喜讯。蔡公说:‘这是某知县的再来人,将来一定能振兴我的家庭。’就为这新生的儿子取名振武,名麟洲。这儿子很聪明,在不到二十岁时,就经童子试而考取第一名,丙申年考中进士而入词馆,后来官至广东道台,颇有良好的政声。(取材自坐花志果)



湘清按:因感激他人的恩德而投生为其子的事实,佛教书籍及近代报纸,常有记载,兹为证明轮回的不虚,附录二则类似的事实如下:



(1)龙舒净土文卷七‘青草堂后身曾鲁公’一文云:‘宋朝有二青草堂,在前者年九十余,有曾家妇人,尝为斋供及布施衣物,和尚感其恩,乃言老僧与夫人作儿子。一日,此妇人生子,使人看草堂,已坐化矣,所生子,即曾鲁公也。以前世为僧,尝修福修慧,故年少登高科,其后作宰相,以世俗观之,无以加矣。虽然,此亦误也,何则?此世界富贵不长久,受尽则空,又且随业缘去,轮回无有了时,不如且生西方,见佛了生死大事,却来作宰相,故虽入胞胎中受生,此一性已不昧,所以虽在轮回世界中,已不受轮回,而生死去住自如矣。今未能了生死,乃念区区恩惠,为人作子,则不脱贪爱,永在轮回,其失计甚矣。



(2)一九五九年六月四日台北市大华晚报忆梅庵杂记‘程德全为高僧转生’一文云:‘辛亥革命任江苏都督之程德全,四川云阳人,其母素信佛,某岁有黑龙江某寺僧,道行甚高,因朝峨眉路过云阳,病甚,程母留与医之饭之,僧始得至峨眉圆寂,为感程母恩,遂转生为程。程生而颖慧,弱冠入泮,因事忤县令,令谋以盗案诬陷之,程惧而走京师,由戚推荐于黑龙江某提督,某提督甚优礼之。但程至齐齐哈尔后,忽有异感,觉是处景物,皆所素悉,顾此生实未一履此土,胡为稔熟如是?甚以为怪。会俄人于此时入寇,围齐齐哈尔急,某提督御之而败,因语程曰:“吾不能守土,罪当死,愿以职权授君,为善其后。”言已自杀。程遂往见俄酋,谓提督已因逼自杀,彼代领其众,如俄军能绕道而行,固幸,否则当身先士卒,同为玉碎也。俄酋服其勇,壮其行,竟绕道而去,黑龙江省会因获保全。事平,俄使觐西太后,力赞程为中国首屈人才,西太后闻而悦之,亟召程入京,不久擢拔,荐升至江苏巡抚。程至江苏,又觉景物甚熟,不解其故。及辛亥革命,程被推为提督,卸职后,迳至常州天宁寺为僧,似已还其本来面目矣。’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