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岩头全奯禅师悟道因缘

岩头全奯禅师悟道因缘

2014-01-04 16: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036 / 阅读:526 / 推荐:510

  岩头全奯禅师悟道因缘



  鄂州岩头全奯(同“豁”,音huo)禅师,德山宣鉴禅师之法嗣,俗姓柯,泉州人。少而挺秀,气度宏远,而性情疏略。初礼青原谊公落发,后往长安宝寿寺受戒,并学习经律诸部。学成后,即行脚参学,游历诸方禅苑,与雪峰义存、钦山文邃禅师为友。



  行脚期间,全奯禅师曾从杭州大慈山曲曲折折北上,准备参访临济义玄禅师,不凑巧的是,刚一到达河北,临济禅师便归寂了。于是全奯禅师不得不南下江西,礼谒袁州(今江西宜春)仰山慧寂禅师。



  初礼仰山和尚,全奯禅师便提起坐具,大声喊道:“和尚!”



  仰山和尚取过拂子,刚要举起,全奯禅师却抢先道:“不妨好手。”



  于是仰山和尚便休。



  全奯禅师随即便离开了仰山。前往湖南朗州参德山宣鉴禅师。



  初礼德山,全奯禅师一如参仰山时,手执坐具,进到法堂,左瞻右视。



  德山禅师问道:“作么?”



  全奯禅师却大喝一声。



  德山禅师便问:“老僧过在甚么处?”



  全奯禅师道:“两重公案。”



  [禅林中,“两重公案”一语,多含揶揄之意,意谓没有创意,仅只模仿他人,非从自性中流出。]



  说完便走出参堂。



  德山禅师道:“这个阿师稍似个行脚人!”



  第二天,全奯禅师前来问讯。



  德山禅师问:“阇黎是昨日新到否?”



  全奯禅师道:“是。”



  德山禅师故意试探道:“甚么处学得这虚头(不实在、口头禅)来!”



  全奯禅师道:“全奯终不自谩(man,欺骗)。”



  德山禅师一听,知道他已经彻悟,遂给予印可,并说道:“他后不得孤负(辜负)老僧。”



  全奯禅师悟道后,继续留在德山座下参学。



  一天,全奯禅师前往参德山,刚一跨进门便问:“是凡是圣?”



  德山禅师一听,便大喝一声。



  于是,全奯禅师便伏身礼拜。



  后来有人把他们师徒之间的这段公案告诉了洞山良价禅师。洞山禅师赞叹道:“若不是奯公,大难承当。”



  全奯禅师听说后,说道:“洞山老人不识好恶,错下名言。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nuo,按、抑)。”



  全奯禅师在德山座下的时候,雪峰义存禅师亦在德山当饭头。



  有一天,饭迟了,德山禅师便擎着钵,走出法堂。当时雪峰禅师正在晒饭巾,看见德山禅师来了,便问道:“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么处去?”



  德山禅师一听,便回方丈去了。



  雪峰禅师后来把此事告诉了全奯禅师。全奯禅师说道:“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



  德山禅师听说了此事,便令侍者把全奯禅师叫到跟前,问道:“汝不肯老僧那(耶)?”



  全奯禅师于是上前,附在德山禅师的耳边,密启其意。德山禅师听了,方肯罢休。



  第二天升堂的时候,德山禅师的表现果然与寻常不一样。于是,全奯禅师走到僧堂前,拊掌大笑道:“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



  三年后,德山禅师果然入灭。



  另有一次,全奯禅师与雪峰禅师同辞德山,德山禅师问:“甚么处去?”



  全奯禅师道:“暂辞和尚下山去。”



  德山禅师又问:“子他后作么生?”



  全奯禅师道:“不忘。”



  德山禅师进一步追问:“子凭何有此说?”



  全奯禅师道:“岂不闻:智过于师,方堪传受;智与师齐,减师半德。”



  德山禅师一听,大喜道:“如是如是,当善护持!”



  于是二人便礼拜而退。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