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一个顽固唯物主义者自述信佛学佛的心路

一个顽固唯物主义者自述信佛学佛的心路

2014-01-07 11: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73 / 阅读:321 / 推荐:52

  (发布者说:个人声明一下,本篇文章作者倪刚居士是我的师兄,我们经常在一起念佛放生,一起交流学佛感受!这是他的真人真事,由于他上网不方便,他写好后委托我发到网上,让更多的佛友一起分享他的经历。)






  很多人以为佛讲的东西都是虚无飘渺、不合实际又无法证实的,是迷信、是骗人的,是统治阶级用来方便控制人的工具,信佛也等于是不讲科学,是愚味落后;也有人认为佛教用来调剂调剂精神还是不错的,至于佛教关于因果轮回等理论就不以为然了,不信人死后还有灵魂。





我生长于国内,所受的教育也和大多数人一样,也是唯物主义主导的,也象大多数人一样,是同一模子出来的,也是从来不信神鬼什么的;虽然自小也学习学习共产主义、唯物主义,毕竟也不是自己想学的,英雄的事迹及他们那种献身精神,离现实是那么远,也没受什么感动。我甚至觉得有信仰真是很可笑、很笨蛋傻瓜,为什么要做那种英雄?我自觉还是蛮聪明的,不会笨到用什么信仰来束缚自己。但命运却给我推到了法国,让我在巴黎住了近六年,把我的世界观引到另一片天地。



  1987年底我在法国半工半读期间,我曾为一位香港人打工,老板叫梁师傅,他与我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一天谈到命运的问题,我们谈到,命运全靠自己努力,一分耕耘得一分收获。那么为什么有的人轻轻松松就发了财,升了官,混得象模象样,风光无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命就这么好,有的努力拼搏却一生贫困潦倒,是不是真有命中注定的事呢?他告诉我,人真的是有命运的。我不相信,问他有什么证据。他感叹地告诉我,他有一张批命的红纸,就是证据。他年轻时也一样不信有命运这回事的。当时在香港带着玩玩的心情去算命,算命先生在红纸批了他一生的概况:何年结婚何年生子,有几子女,何年有财运,何年有灾,何年有桃花,都写出来。当时也不以为然,不过回家还是把算命批字藏好了。经过几年风雨,一天忽想起批命的事,找出对照几年的事,看准不准。一对照,所预言的竟然都实现了。从那以后,他每过一段时间取出对照,认为批命的准确度可以打90分以上,且愈老愈服当年的算命先生,真的很有水平,不但大事算得不差,连何年有桃花运竞也差不多,所以每到有桃花运的时期,他就留意,而且以他又年纪大又不算高大英俊,竟也有几段婚外情,而且情人比他年青多了,真不知看中他什么。我认识他时他已是六十多岁了,这是他讲的真事。(后来我读了《了凡四训》,觉得他与袁了凡遇孔先生的经历前半段有点相似)从那时起我就留意观察了。



  人死后是否有灵魂,这也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在许多科学研究杂志上读到,国外对临死体验及前世记忆做了大量科学调查及记录。如有许多死而复生的人,描述他们“死”的那段时间所见的人事物,很多都可得到证实是确有其事的。还有催眠师对参加实验的人实施深度催眠,然后,用“时间退回技术”使他们回到小时候,进而回到过去一生二生以至多生前的记忆,引他们说出当时的事情,并把他们讲出的过去的信息讲录下来,包括过去生的姓名、生活的地方、环境、生活经历,然后到所述地点调查,结果都能一一印证,引起轰动。以下就是我身边的人发生的一些事,也许能说明问题。



  那时有一位姓张的台湾同学,把他一次特殊经历告诉我:他在台中的故事是这样的,当时他被热恋的姑娘抛弃,受到严重的打击下,他想寻死,就买了足够量的安眠药吃下,渐失去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他忽见下面一群医生护士正围着他的身体抢救,而他却浮在天花板,且渐升渐高。不久他感觉沉重,忽“掉”在身体上醒过来了。那次经历使张同学的人生观改变,不但不再自杀了,还有了信仰。



  我在巴黎有一位好朋友叫郭国威,在巴黎十三区开首饰店。他的故事也很生动。他告诉我,他父亲本来是柬埔寨做生意,他十几岁时被送法国读书。过了多年,柬爆发“革命”,革命时期的华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郭生急忙赶到泰国设法营救亲人。住在旅馆时的一天白天,在半睡半醒中忽见父来,愁容不语,拿五根火柴给他看,其中四根已点过的,仅一根未划过。他惊醒,四周空无一人,心里觉得不祥。不久终于找到妹妹,才知在柬一家五口已死了四人。过后很久才想到,在旅馆所见的应是父亲的魂,那时间父已死。那火柴数目不正是家里人数?划过的数不是正好代表已死去的人数?剩一根是否告知他还有一活着?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