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一位母亲面对儿子死亡的真实记述

一位母亲面对儿子死亡的真实记述

2014-01-07 13: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99 / 阅读:399 / 推荐:0

轮回战场上的勇士——用喜悦的心情面对死亡





  为了利益轮回中的众生,我发心记下儿子临终的经历,愿一切有情超越生死轮回的痛苦,究竟解脱。



  我的儿子马慧海,男,21岁,武汉中南民族大学大三学生,在不治之症突然降临之时,坦然面对,用最后的十四天,修持《上师阿弥陀佛极乐捷径》法门,怀着喜悦的心情,顺利往生。



  突然而至的死亡讯息



  2010年5月 28日夜半,我在睡梦中被独子马慧海从武汉打来的电话惊醒:“妈妈,我头痛,非常难受。”放下电话,我再也睡不着了。觉得他的话音里透着无助,感到此刻他一定很需要我,我必须马上到他身边去。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乘坐第一班去武汉的飞机,赶到了他的学校。随即带他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做了彩超检查。医生诊断说头痛是由于学习过度紧张引起的神经性痉挛所致,开了些药服用。可一周过去了,头痛仍在加剧。我要求医院做一个CT检查,结果查出脑部松果体区域有一个肿瘤,引起脑部积液,引起头痛。



  我立刻买了返程机票,打算带孩子回重庆治疗。下午我们做好了回家的准备,还特意约见了他喜欢的女同学,让他俩告个别。晚上,我辗转于床,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因为就算是良性的肿瘤,开颅手术也有极大的风险。我开始意识到他有可能离我而去,我的心在滴血、在哭泣,但却不能哭出来。我不能让他感到压力。躺在他身边,听着他坚强忍耐着头痛而发出的吸气声,我只有不停地念诵心经。在心经的加持下,我陡增了面对有可能出现的“无常”的心力。



  第二天早上,他对我说:“做开颅手术有可能要输血,我曾经献过400 CC血,可以享受优待,要不要去拿上献血证?”于是我们一起去他的宿舍去拿献血证,顺便收拾了一下他的房间。我下意识地想到也许他再也回不到这里了。仿佛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问我,如果治不好怎么办?我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论花多少钱,哪怕卖房子,我们也要把你的病治好。”他又问 “如果还是治不好呢?”我说:“那无非就是死,但死也没什么可怕,每个人都会死的,只是早晚而己。这个世界的死,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关键是你会去哪个世界。阿弥陀佛世界的功德与庄严,在佛经中有确切的描述。那是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如能好好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死就不是坏事,而是一种解脱了。”他听了后若有所思地说了句:“那倒是!”



  生命救援



  当我们在去武汉傅加坡机场赶乘大巴车时,他突然昏厥在地,身体一下就凉了。我以为他不行了,马上念诵阿弥陀佛的名号,祈求佛陀接他往生。此时此刻,送他到极乐世界是我唯一的目的。送我们去大巴车站的朋友打电话向120求救。120将他送到了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救治。当即做了脑腔分流手术,解决颅内的积液问题。十天后做了伽玛刀手术,切除了肿瘤。肿瘤是恶性的,手术时就已发现有两处转移。术后紧接着做了全脑全脊髓的放射性治疗。



  治疗的过程总共二十次、五十多天,十分痛苦、异常艰难。而他从始至终没有流过一次泪,总是默默地忍受着,还问我:“妈妈,我这算不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病啊?”我说应该算吧。有一天在做完放疗回病房的路上,他对我说:“这是勇敢者的游戏”。还有一天,我陪他在放疗中心外等待治疗时,楼前开来一辆宝马车。他自语道:“这个车再高级,把我们病房里的每一个人放到驾驶座上,他们能干个啥?”(他所在的神经外科病房的病人都处于脑外科术后不能自理的状态)。



  我回应说,“是啊,世界上再好的东西,他们都无能力受用。再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实在的意义了。”



  武汉治疗期间,作为当妈妈的,我的身心承受着多重的压力?看到孩子受苦心痛,如在己身;一次次突发的险情,胆颤心惊;长时间的陪床生活,令身体极度疲惫;……。当我感到十分痛苦,几乎快支撑不下去时,就想:“也许所有病孩的母亲都会承受这样的身心痛苦,愿我以此苦代替所有病孩子母亲的苦,让她们免受此苦。”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