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抄经的功德

抄经的功德

2014-01-08 09: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943 / 阅读:2646 / 推荐:297

妙懿(佛光山抄经堂堂主)


一、前言


  佛光山修持中心的建立,乃佛光山开山大师有于多年来,佛光山的僧众平时努力弘法,信徒一向发心护持,而佛光山的僧俗二众,闲暇欲进修用功时,却苦无一处具多种功能的修持殿堂可用。另一方面,亦因时下台湾社会弥漫拜金风气,道德人心迷失低落,急需拯救。故特别建立修持中心,以长年举办禅坐、念佛抄经等行门修持,来增进僧俗二众的心地工夫,期能改善社会风气,净化社会人心,为我们的社会、国家、世界略尽棉薄之力。


  佛教行门之一的抄经,有时亦称为写经,即是用最虔敬的心来抄写佛经。抄经约起源于西元前一、二世纪,初期写经的材料,大多使用贝多罗叶,后来渐渐有素帛、金、槐皮、桦皮、竹帛、纸等;书写之用具,则有笔墨、棘刺等。古代写经遗品中,最常见者为贝叶,如现存之梵语原典即多以贝叶书写;较晚则以纸、墨书写[注1]。


  中国书法源远流长,几乎是中国传统文人共同的精神素养。它不但是体现中国艺术,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形式之一,亦是东方文化特有的一项艺术瑰宝,可说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枝奇葩。中国书法从形象艺术的角度来看,它能以丰富多彩的形象,反映生命,表达心灵深处的感受,所以它是一种对人身、心两方面均极有益处,能感动人心的艺术。书法作品不但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从实用价值的角度来说,用途更广。因此在中国,自东汉开始翻译佛经之同时,即有笔墨书写之经典。译成之经文大多由笔受者等直接以笔墨书写下来,其后复因为流布经典,更将译文辗转书写,由是,写经之风,大为盛行。


二、抄经与佛教的流传


  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以后,在政治、文化、思想、信仰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佛经的流传,更是深广长远的影响了中国的文学与艺术。由于佛教初传中国时,印刷术尚未昌明,佛经的弘传流通,只得靠纸墨抄缮,所以与中国书法结下不解之缘。佛经与书法艺术结合之后,不但书法创作的题材更宽广,内容更丰富,意境更提升;而且佛法的传播也因此而更快速、普遍。[注2]


  随着佛教的传播与发展,佛经圆融精妙的思想、精美优雅的语言文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文人墨客乃至帝王将相等抄写流传佛典。从六朝、隋、唐到宋、元、明、清以及近代、现代,均有不少寺院僧侣是有名的书法家,以抄经为媒介,接引文人、士子皈依佛教;而士大夫、文人又以书法抄经酬谢助扬佛法,所以产生了不少抄经的书法名作。如王羲之书《佛遗教经》;唐邕书《维摩诘所说经》;张旭书《心经》;柳公权书《金刚经》、《心经》等;智永禅师书《千字文》;南唐后主李煜书《心经》;苏轼书《心经》、《金刚经》、《华严经》、《楞伽经》、《圆觉经》;黄庭坚书《文益禅师语录》;柳闳书《楞严经》;苏过书《金光明经》;宋高宗书《金刚经》、《心经》;赵孟书《金刚经》、《佛说四十二章经》、《妙法莲华经》;林则徐书《阿弥陀经》、《金刚经》、《心经》、《大悲咒》、《往生咒》等;欧阳渐书《心经》;溥心畲书《金刚经》及其他血书经典;弘一大师书《华严经》、《心经》等等[注3]。


  经典的抄写并非易事。抄经者出于对佛法的虔诚和对佛经的崇敬,必须十分虔诚慎重,因此抄写的佛经书体一般呈现出熟练、持重、严谨、自然的风格面貌。所以六朝以来,大的寺院盛行建造经楼以珍藏写本经卷。据现存记载的粗略统计,仅从陈武帝(五五七)令写一切经十二藏起,至唐高宗显庆时(六五六)西明寺所写一切经为止的一百年间,皇室和民间的写经就达八百藏之多。写经事业大约一直延续到南唐保大年间(九四叁-九五七)才终止。可惜的是,这批辛辛苦苦抄写成的藏经绝大部分没有流传下来。现在敦煌石窟中发现的六朝隋唐写经,虽然已是残篇零卷,也堪称举世的瑰宝了[注4]。


叁、抄经是修行培福之道


(一)抄经的功德殊胜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注5]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