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读《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

读《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

2013-12-09 14: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69 / 阅读:169 / 推荐:0

读《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



方广锠



中华书局最近出版了《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全七册,叔迦先生一生撰写的主要佛教论着基本上均已收入。书前有方立天、程恭让序言各一篇。程恭让序认为,本书的出版,“可以说是当代中国佛教文史研究中的一件盛事,……基本上可以反映一代佛教文史大家周叔迦先生学思的全貌。”方立天序指出:“《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的问世,必将嘉惠学林,推动佛学研究的开展,进而有助于弘扬佛教优秀文化传统,有益于我国精神文明的建设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对中华书局出版本书的意义,都作了高度的评价。



周叔迦(1899—1970),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着名的佛教居士、佛教学者、佛教教育家、佛教活动家。从1927年研读三藏起,到1970年逝世,亲近佛教四十余年。这四十余年,也正是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四十余年,是中国佛教经历凤凰涅盘的四十余年。因此,我认为,《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既是叔迦先生一生研究佛学的结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反映了一个中国佛教学者、佛教知识分子在这翻天覆地的四十年中的心路历程,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佛教这四十年的历史。



佛教起源于天竺,弘扬于中华。古代,它在中华大地绽开绚烂的鲜花,结成丰硕的果实,与儒、道一起,支撑起中华文化之鼎。但是,随着中国封建王朝走向没落,佛教也日趋衰败。其实,作为人类社会,有宗教存在是正常的,没有宗教存在却是不正常的。然而,就某种宗教而言,它在某个社会能否生存,取决于它是否符合那个社会的需要。佛教虽然曾为古代中国需要,有过辉煌灿烂的历史,但到了清末民初,它已经奄奄一息。当时,佛教被教内的革新派指斥为“死人佛教”,被相当一部分民众视为晦气之物[1],被主张科学与民主的新派人物当作封建迷信的代表。那么,佛教是否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无法适应新社会需要,只能被弃如弊履呢?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佛教界必须做出自己的回答。



本文无意对当年的佛教自救运动作全面的论述。只是想指出,叔迦先生家学渊源,又上过大学,对中西文化均有深入的了解。他虽然是佛教徒,但不是僧人,并非出自丛林,这使他有别于太虚这样的佛教革新人士。他虽然接受了现代科学的熏陶及现代治学方法的训练,但他之钻研大藏,他之学习、研究佛教的目的是出于信仰,出于个人的安身立命乃至振兴中国的佛教,这又使他有别于汤用彤这样的教外学者。因此,以叔迦先生为代表的这样一批中国佛教知识分子的活动,在整个中国佛教自救、自强的运动中,具有独特的地位。



通过《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我们可以看到,以叔迦先生为代表的中国佛教知识分子,他们既保持着佛教的本位,又努力与东渐的西学接轨。他们应因着时代剧烈的变动、社会需要的变化,重新审视佛教的历史与传统,审视佛教教理中那些在当时依然有着生命力的积极因素,力图使佛教既如理如法,又应时应机地焕发其固有的生命力,以努力维护佛教的生存权,争取发展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佛教进入中国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为什么佛教能够在百年中,从清末民初的极度衰败发展到今天这样欣欣向荣的局面?除了其他种种因素之外,佛教本身的转轨,无疑是极其重要的原因。而佛教能够从被社会所贬斥转轨到为社会所认同,离不开无数相关人士的努力。叔迦先生就是为促成佛教的转轨做出了历史贡献的代表人物之一。比较《周叔迦佛学论着全集》中30、40年代发表的论着与50、60年代发表的论着,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努力的轨迹。因此,《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成为我们了解、研究中国近现代佛教的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料。



《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总结了叔迦先生一生对佛教研究的成果,内涵了许多深思熟虑、真知灼见,也处处体现出转轨期承上启下的特点。详细研究与总结叔迦先生在这部着作中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不是我这篇小文章所能承担的。但我想要说的一点是,拜读《周叔迦佛学论着全集》,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就是文章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开放、大度、平实的人格魅力。



在90年代末撰写的《季羡林与佛教研究》中,我曾经对20世纪中国佛教研究的情况,作过一个概要的叙述:



佛教传入中国大约2000年,已经溶化到中国人的血液中。说起中国人对佛教的研究,应该说从佛教传入之日起就开始了。但那时的研究大都具有很强的“党性”,或者为了信仰而研究,或者为了反对而研究。真正把佛教作为一个客观对象,并在现代科学的意义上进行学术性的研究,则是本世纪才出现的。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