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慈氏学闻思修班 第三次讨论

慈氏学闻思修班 第三次讨论

2013-12-10 11: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725 / 阅读:725 / 推荐:0

慈氏学闻思修班



第一期:安慧《唯识三十论》



班长:宗性(中国佛学院研究生)第三次讨论:



1999年12月26日上午于北京法华寺参加人员:



丹增邓珠(六世则热活佛)



性慈(中国佛学院教务处)



养辉(中国佛学院研究生)



智海(中国佛学院研究生)



崇智(中国佛学院学生)



证实(中国佛学院学生)



续明(中国佛学院学生)



扎巴(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系副教授)



赵振乾(北大学生)



叶少勇(中央美院学生)



范居士



吴居士



妙新(国际关系研究所)



=========================



妙新:我们的班长宗性法师的师父病了,宗性法师回成都去照顾师父,一时回不来,他从成都来电话嘱咐我们讨论要继续进行,所以今天我就临时为大家服务一下,组织一下讨论。



前边两次讨论已经把造论缘起讨论过了,今天开始讨论第一个颂子。第一个颂子一共四句话,韩老都是译的七言句。我先读一下安慧的论文。



“颂曰:



(一)由假安立我和法,若诸种种等出现,



论曰:颂中应补言辞、谓‘於世间、及诸论中’。”



“由假安立我和法”,简单地说,我是指人们认为每人都有的不死不变的灵魂,法是指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这些都仅是我们凡夫认为有而实际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这就是遍计所执性。假安立,玄奘法师译作“假说”。因为我和法仅仅是我们“说”它有,而实际它们根本不存在,所以叫“假”说。我们凡夫无始以来整天都在假说我和法,这种现象千奇百怪都有已经数不清种类了。



颂文后边这句话比较好理解,因为颂文比较简短,一些背景情况不能说得很清楚。所以解释说,在这两句颂文前应该补充说明,在世间法和佛教的经论里,都是“由假安立我和法,若诸种种等出现”。佛教里假说的我和法,用的名称也随顺世间,但其含义却大不相同,一会儿再详细探讨。下面是第三句颂文:



“颂曰:彼者转为辨别识,”



就是说,上面假安立我和法的这种现象,就转变成了辨别识,就是八识。



这句颂文韩老的翻译跟玄奘法师的翻译差别比较大,我先作个背景介绍,就是韩老的翻译和玄奘法师的翻译不同在哪儿,为什么韩老会有这种不同的翻译。



韩老的译法与玄奘法师有两点不同:①第一句颂文的主语不同。玄奘法师认为是我法,韩老认为是假安立。从颂文上看不出这种区别,但从解释里是可以确定的。玄奘法师对“由假说我法,有种种相转”的解释是:“我种种相,谓有情、命者等,预流、一来等;法种种相,谓实德业等,蕴处界等。”(《成唯识论》,《大正藏》第三十一卷第一页第一栏第二十七行)韩老对第一个颂子的解释从来都是“假安立”转为辨别识。如果按玄奘法师的用语,就是韩老把“假说”当成主语,玄奘法师把“我法”当成主语。



②第三句颂文中“识”的角色不同:玄奘法师把识当作能变者,韩老把识当成所转变的结果。玄奘法师所译后两句颂文是:“彼依识所变,此能变唯三。”论文中解释说:“识所变相虽无量种,而能变识类别唯三。”(《成唯识论》,《大正藏》第三十一卷第七页第二栏第二十六行)三类能变识就是八种识。韩老的第三句颂文是:“彼者转为辨别识。”即前两句的假安立转为八种辨别识,八识是转变出的结果。



我们来看一下韩老翻译得对不对,能否讲得通,能不能作为一种译法成立。



一、韩老的文字翻译对不对?



①民族大学藏学系编写藏文拼音与文法教材的周季文老师,现在已经退休了,我问他这第三句颂文韩老译得对不对,他说,只能象韩老这样译,不可能有其它的译法,因为从藏文文法上讲,只能是这一种译法。



②桑周扎喜活佛的翻译水平很多人是知道的,他翻译的《入中观般若论》,不但准确,而且通篇用四字偈颂,朗朗上口,就象用古汉文写的一样,非常流畅,几乎没有翻译的痕迹。我请他口头翻译了一下:“我和法所假象安立的,种种出现的这么多,就是变成了一个识,这个识就是三种。”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