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浅谈佛门对学佛对象的教育经营

浅谈佛门对学佛对象的教育经营

2013-11-22 13: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7 / 阅读:67 / 推荐:0

浅谈佛门对学佛对象的教育经营

静涵老师撰

现在,该是要提到正题了。前面我曾经说过:与其说佛教教育要怎么教,不如说我们在家居士要怎么学,为甚么我要这么说?因为台湾现阶段的佛法教育,常常就是以方便开示和讲经法会的场合,在家居士才能听闻一点法要。大家知道,要受完整的佛学教育就应该去佛学院,但是上班族的在家居士怎能腾出几年的时间待在佛学院呢?看来,要在法师开示和讲经以前,我们不得不要先有点「预习」才行了。

一套完整的系统化学佛的教育体制,早就应该要建立出来。事实上,太虚大师在民国早期已经提出,但何以在台湾未能推广开来,一直要到《菩提道次第广论》来到台湾,台湾的佛教界方才察觉到佛法教育确实需要从根扎起呢?原来,这与过去中国佛教从唐宋以后,禅宗大盛情况有关。由于禅宗强调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所以经教不是禅门教育的重点,而是如实修行。在禅门里不是机锋相斗的公案,就是不倒单的坐香参学。禅门强调安静,从此成为中国佛教的主要风貌,强调生死解脱,即使禅师出家多年,没有参出东西来,也是不敢开口。在这样的风气下,自然经教研究发展的脚步十分缓慢。净土宗继承了这个风气,平日就以念佛为主,将全部功夫放在临命终的那一刻,虽然普及,僧俗都重视临终往生,经教的钻研又再次忽略。

强调修持的中国佛教在宋元以后,虽然在实修实证上面建立了良好的风范,但是长期忽略经教体系的建构与教学结果,就是宗风衰微。由于参禅的人多,开悟的人少,而念佛的僧俗又太重视往生,所以全副功夫都在念佛,研读经教常被视为浪费时间,所以会说法的法师就越来越少,整个佛教的寺庙就发展成经忏法会的基地,有的甚至变成了父死子继的子孙庙。这就变成了民国初年,太虚大师要亟力改革的重点。

台湾佛教发展到今天,佛教院校林立,教育也受到重视。回顾这一段历史,确实不能不承认,佛教在唐代会昌法难以后,钻研经教的宗派没落,强调修证的宗派兴盛,事实上与佛门本身的功利思想有关,修持与开悟,常被视为弘法的成绩,也被信徒看成供养的指标。不可否认,到今天仍有这样的思想存在。事实上,大概很少有人去想:这对佛教的流传,利弊如何衡量?

对于出家众来说,生死是大事,但对在家信众来说,生死不是大事,怎么样安顿生活才是大事。对象不同,在教学态度与方法上必须有所分别。出家众要怎么教学,这里暂且不谈。不过出家一定来自在家,如果没有正知正见的在家众,是不一定会有正知正见的出家众的。在家众的教育必须与出家众教育有别,假如不去区别,这个后果,大家只要看台湾的殡葬仪式当中有所谓的「师公」,也就是在家人穿出家僧袍,念诵佛教经典,举行佛教超度仪式的强况就了解了。如果出家人只会诵经,敲法器,在家人看个几遍,经过出家人指点,学起来并不困难。可是在家人的心理上就会说:这种东西,我也会,就会从心里面看不起出家人了。

前面提过,僧伽的佛学教育体系,在太虚大师的全书里面已经建立,是一套很大的教育体系,大约以三十多年的时间作为经营。僧伽教育体系的建立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值得参考。现在我则进一步提出在家人的佛学教育观。

首先,我们先了解:佛法的特质在离苦得乐,自然不能让佛法成为学习者的负担。在家人,依照对佛教观感,大约可分成三种类型:

一是不信佛的;

二是想要入佛门却又找不到门道;

三是入了佛门,需要佛门的知识;

四是已经入了佛门,受了在家戒(五戒、菩萨戒)的在家行者教育;

五是出家前的预备教育。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