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浅谈佛法饮酒戒与世间法禁酒令的差别(释慧澈)

浅谈佛法饮酒戒与世间法禁酒令的差别(释慧澈)

2013-11-22 14: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98 / 阅读:198 / 推荐:0

浅谈佛法饮酒戒与世间法禁酒令的差别

释慧澈

序 言

饮酒的历史可以追述到酿酒的历史。从史书上看,中国最早的酿酒记载应该是夏朝以前,而印度大规模的酿酒应该在公元前六世纪的吠陀时期。大量的酿酒与无节制的滥饮,给社会造成了沉重的负担与副面影响。因此,饮酒的历史同时就是禁酒的历史。

关于禁酒,佛法与世间法都有诸多记载,有些地区和国家甚至通过立法等强制手段来进行约束;但是就其根本目的来说,二者却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别。本文将通过佛法与世间法中相关问题的比较,抛砖引玉,以求更好的理解佛法“不饮酒”一戒。

一、佛法与不饮酒

什么是酒?犯酒戒如何界定?四分律中对此作了严格的定义。酒有二种:一者谷酒;二者木酒。酒者或用根茎叶花果用种子诸药杂草作酒,酒色、酒香、酒味,饮能醉人是名为酒。不得饮酒——酒色、酒香、酒味不能饮;或有酒,非酒色、酒香、酒味亦不能饮——乃至小草头一滴亦不得饮。

佛陀为什么要对饮酒作如此规定呢?酒,作为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本身是没有罪恶的,最初只是一种甘美的饮料。然而酒后的那种飘飘欲仙的快感,那种醉后让人们暂时摆脱现实的烦恼与苦痛的体验,几乎让所有上瘾的人乐不思蜀。佛教是一种崇尚智慧和觉悟的宗教,他要求它的信徒们始终保持清醒寡欲的状态。于是当佛陀目睹了饮酒会使人疯狂,危害人的身心健康,不但凡夫会为其所乱,即使是证了二乘果位的圣人,也不能逃出酒毒的病患时,特制定了不饮酒一戒。

佛陀制定此戒的本意是让佛教徒断出贪欲、清净修行、远离颠倒梦想、早脱生死流转的苦海。根据这一根本精神,当代杰出的青年法师净因法师将酒的概念扩展为,凡是能使人乱性的,就名为酒。他说,酒不论多少,哪怕一滴;不论什么酒,哪怕果酒、米酒绝对饮不得。在阐释它的现实意义时,法师说:一方面我们提倡不饮酒,远离麻醉品;另一方面我们要强调的是获取更多的健康的精神食粮。于是他将不饮酒的外延扩大为不饮酒、不吸烟、不吸毒、不看色情书刊等。

同时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虽然不饮酒作为一条根本戒列入戒条,但是它没有性罪,在五戒中是唯一的遮戒。圣严法师在他的《戒律学纲要》中说,只有同时具足了是酒、酒想和入口三个条件才构成了可悔罪,否则是无罪的。

二、世间法与禁酒

酒,是一种神奇而又特别的东西。一些人认为它气味刺鼻,饮后伤胃又伤身;一些人一闻到它则全身骨头酥软,饮后便精神焕发;一些人把它当成导致疾病的罪魁祸首;另外一些人则把它当成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因此自古以来,人们对它褒贬不一。

今天,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人际交往的频繁与复杂,酒成了人们交际的一种重要的手段和工具。小到狐朋狗友,大到国家元首,饮酒几乎成了一种必不可少的外交辞令。在中国人眼里,尤其是中国文人眼里,“海量”一词几乎成了行侠仗义、豪迈奔放的代名词。武松打破了店家“三碗不过岗”的自夸,一口气干掉十八碗,还醉打猛虎的故事更是流传千古。相反,那些不会饮酒的人则被人讥笑为心胸狭窄的小男人,没有男子汉气概。但是,鉴于饮酒的种种危害与过患,中国官方对此也作过不少努力,在特别时期甚至通过立法来加以强行制止,收到一定效果。

夏朝时候,大禹不仅不饮酒而且还预言,“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战国策·魏策二>>)对后世提出了警告。

西周时候政府发布了我国最早的禁酒令《酒诰》,其中规定:除祭祀外,平时不得饮酒;对于聚众饮酒者,投入大牢,并处以死刑。

西汉前期也实行“禁群饮”的制度,相国萧何制定的律令规定:“三人以上无故群饮酒,罚金四两。”

不难看出,中国历代统治者之所以对私下酿酒和公众群饮进行严格的限制,其目的不外出于对社会安定和战争需要的考虑:一方面,社会生产力低下,粮食的生产远远不能满足粮食的需求;而大量的酿酒又必然导致大量粮食的浪费。百姓衣食不保,必然导致社会的动荡与不安。另一方面,战争需要粮草,战士作战需要有体力;而大量的酿酒必然导致粮草的困乏,过量的饮酒又导致士兵战斗力的下降。因此每到战争和饥荒岁月,禁酒就被提上日程。事实证明,中国古代统治者所采取的这一系列措施是富有成效的。

历史延续到今天,粮食问题已经不再是影响社会稳定和战争的成败关键,因此一度时间内酿酒业飞速发展,饮酒也蔚然成风。然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说家庭暴力、社会暴力、卫生疾病、交通事故、工作安全等等,又迫使当政者不得不重新阐释禁酒的意义。

在美国,纽约首先发起了禁酒的命令:规定凡不满十八岁的公民不得饮酒,饮酒需持政府颁发的有效证件或者能证明其成年身份的有效证件。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