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慧能三偈”是非百年

“慧能三偈”是非百年

2013-12-16 12: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410 / 阅读:410 / 推荐:0

  “慧能三偈”是非百年



  李志军



  内容提要上世纪以来,围绕慧能“嗣法三偈”所展开的禅学和禅宗史研究,角度不同,见仁见智。本文对其中的代表性观点予以扼要的梳理,并认为:①包括“神秀偈”在内的四首偈子,与《坛经》中的传法故事,是慧能后人为“禅宗南宗”思想的发展需要而虚构的;②“神秀偈”并没有如实反映出神秀的禅学思想;③慧能“嗣法三偈”不是落于“有”,就是落于“空”,同样没能准确地把握住慧能超越二元对立的般若佛性的思想核心。



  关键词禅宗 无相偈 佛性 超二元对立



  引言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千百年来,慧能的这首偈子在佛教界、思想界、缙绅、士民之间广为流传,成为代表禅宗顿悟特征的口号。在《六祖坛经》中,慧能的偈子与神秀的“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相对应,二人优劣高下立判。慧能的南宗替代神秀的北宗而为禅宗正宗,进而居于中国佛教发展的主流,尽在情理之中。



  1922年,日本佛教学者矢吹庆辉在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发现了一本斯坦因从我国敦煌千佛洞窃去的“敦煌本”《六祖坛经》。其中,慧能的“嗣法偈”,不是一首,二是两首,并且句子、反映出来的思想内容也与原来人们所耳熟目详反映坛经的偈子大相径庭。



  其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其二,“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外学者围绕《六祖坛经》及“嗣法三偈”展开了热烈而持久的讨论。



  一、“嗣法三偈”是否成立



  先从陈寅恪先生的《禅宗六祖传法偈之分析》谈起。



  陈寅恪先生的《金明丛稿二编》中有《禅宗六祖传法偈之分析》一文,说“敦煌本《坛经》偈文较通行本即后来所修改者语句拙质,意义重复,尚略存原始形式。”并提出了一处怀疑:至慧能第二偈中“心”“身”二字应须互易,当是传写之误;两个批评:1,此偈之譬喻不适当。2,此偈之意义未完备。



  陈先生对自己的怀疑,甚是肯定,“诸如此类,皆显而易见,不待赘言”。对两首偈子,他认为:



  1,印度禅学的观身之法,往往用“芭蕉”等易于解剥的植物,来说明阴蕴俱空,肉体可厌。菩提树即毕钵罗树,“茎干黄白,枝叶青翠,冬夏不凋,光鲜无变”,并且是释迦牟尼曾坐其下而成正觉者,为永久坚固之宝树,决不能取以比譬变灭无常之肉身,致反乎重心神而轻肉体之教义。此所谓譬喻不适当者也。



  2,偈文意在“身心对举”,“完备的意义”应该是“身则如树,分析皆空。心则如镜,光明普照。”而偈文在“心”的一方面,已将譬喻及其本体作用叙说详尽。在“身”的一方面,仅说了一句“菩提树”的不伦不类的譬喻,没有了下文,仅得文意之一半。所以,即使这个譬喻是恰当的,整个偈文的意义也是不完备的。



  陈先生讲了《续高僧传》卷二十五《习禅六·昙伦传》中“昙伦习禅”的故事。



  “释昙伦姓孙氏。汴州浚仪人。十三出家。住修福寺。依端禅师。然端学次第观,便诫伦曰:‘汝系心鼻端!可得静也。’伦曰:‘若见有心,可系鼻端。本来不见心相,不知何所系也。’(中略)异时(端禅师)告曰:‘令汝学坐,先净混情。犹如剥葱,一一重重剥却,然后得净。’伦曰:‘若见有葱,可有剥削。本来无葱,何所剥也。’”



  陈先生认为,北方的“葱”和南方的“芭蕉”,都是易朽之物,用“葱”取代“冬夏不凋,光鲜无变”的菩提宝树来譬喻无常的身体,则不失本旨。“本来无葱,故无可剥。本来无心,故无可系。身心并举,比拟既切,语意亦完。今神秀、慧能之偈仅得关于身心之一半。其关于身之一半,以文法及文意言,俱不可通。”慧能的另一首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倒是与昙伦的意旨一致,应当相对“完备”一些。



  陈先生还说,“昙伦卒于武德末年,年八十余。则其生年必在魏末世。故以时代先后论,神秀、慧能之偈必从此脱胎,可无异议。”



  最后的结论是,古今传诵的绝妙好词,和今日所传的唐世曹溪顿派,“非独其教义宗风溯源于先代,即文词故实亦莫不掇拾前修之绪余,而此半通不通之偈文是其一例也。”



  陈寅恪一文引起了强烈反应。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