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克孜尔石窟的分期问题

克孜尔石窟的分期问题

2013-11-26 15: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58 / 阅读:358 / 推荐:0

克孜尔石窟的分期问题

霍旭初

克孜尔石窟的分期问题,是学术界长期关注的一个问题。已有几种不同的分期观点并有研究成果发表。1

包括克孜尔石窟在内的龟兹佛教石窟艺术具有西承东启的作用,它是佛教艺术传播的载体。克孜尔石窟是龟兹石窟中最有代表性的,因此,研究克孜尔石窟的年代分期,对龟兹石窟以至整个新疆地区石窟分期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自1986 年起,我国开始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全国性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分类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该巨型画册中又分有《中国壁画全集》,新疆石窟壁画占其中的6 卷,即克孜尔石窟3 卷,库车吐拉石窟1 卷,库车其它地区石窟1 卷,吐鲁番地区1 卷。《中国美术分类全集》编辑委员会明确规定,新疆石窟壁画卷必须按年代顺序编排,不能再以洞窟序号编排,否则新疆石窟壁画卷将没有意义。此时新疆壁画编辑组的同志们面临着新的重大使命,即在前人研究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新疆石窟的分期问题。这既是编辑画册的需要,也是我区石窟研究形势所使然。

众所周知,克孜尔石窟有其特殊的历史文化背景。历史文献中关于龟兹佛教的记载是不足的,在克孜尔石窟中虽有不多的古龟兹文题记,但目前尚不完全明了其含义。因此,依据史料来对克孜尔石窟年代作出推断是很困难的。我们只有借助于洞窟各个时期形态及其变化的比较等进行分析。另一方面,在史料不足情况下,采取碳14 同位素年代测定,就成为重要的断代手段。1979 ~1981 年,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实习组和在此之前新疆有关单位对克孜尔石窟部分洞窟进行碳14 测定,其结果经过参证核对,基本上是可信的2 。新疆壁画编辑组在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在全疆石窟中采集了标本100 多个,其中克孜尔石窟45 个,经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测定,结果经多方核证,亦属基本可信3 。加上以前北京大学考古系和其它部门发表的数据,克孜尔石窟现取得的洞窟碳14 数据已达60 余个。这些数据对克孜尔石窟的断代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我们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龟兹佛教的历史背景、壁画题材内容、绘画风格、洞窟形制等方面进行综合比较,并参考碳14 测定的数据,对克孜尔石窟提出了年代划分的初步意见。

克孜尔石窟大体经历了四个时期:初创期、发展期、繁盛期和衰落期。现按各时期作一概述。

初创期: 龟兹佛教始于何时,历史文献无明确记载,但在公元3 世纪中、4 世纪初,龟兹已有不少僧人到中原翻译佛经。龟兹人白延于曹魏甘露三年(258 )到洛阳白马寺译出《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其后晋武帝太康五年(284 )竺法护于敦煌从龟兹副使羌子侯得《阿惟越致遮经》胡本。太康七年(286 )竺法护译《正法华经》时,“天竺沙门竺力,龟兹居士帛元信共参校。”4 东晋宁康元年(373 年)月支居士支施仑在凉州诵出《首楞严经》、《须赖经》、《上金光首经》,“时译者龟兹王子世帛延,善晋胡音,延博解群籍,内外兼综。” 5 《出三藏记集》卷十一《比丘尼戒本所出本末序》对龟兹佛教也有段重要的记载:“拘夷国寺甚多,修饰至丽。王宫雕镂,立佛形像,与寺无异。有寺名达慕蓝(百七十僧),北山寺名致隶蓝(六十僧)剑慕王新蓝(五十僧)温宿王蓝(七十僧)。右四寺,佛图舌弥所统。寺僧皆三月一易屋、床坐,或易蓝者。未满五腊,一宿不得无依止。王新僧伽蓝(九十僧,有年少沙门鸠摩罗,才大高,明大乘学,与舌弥是师徒,而舌弥,阿含学者也。)”阿丽蓝(百八十比丘尼),输若干蓝(五十比丘尼),阿丽跋蓝(三十尼道)”。“右三寺,比丘尼统,依舌弥受法戒。比丘尼,外国法不得独立也。此三寺尼,多是葱岭以东王侯妇女,为道远集斯寺。用法自整,大有检制。亦三月一易房,或易寺。出行,非大尼三人不行。多持五百戒,亦无一师宿者,辄弹之。”根据上引资料,我们可以知道公元4 世纪时龟兹佛教已经十分兴盛。

开凿石窟,是佛教发展到相当程度和社会经济有了相应的发展才能做到的。在广建佛寺的同时,开凿石窟亦会应运而生,两者时间应是大体相当的。我们将克孜尔石窟的始建时间定在3 世纪末4 世纪初,就是从上述龟兹佛教发展情况考虑的。目前我们掌握的克孜尔洞窟碳14 测定数据,也可提供参证。最早一个洞窟是118 窟,其碳14 测定数据为公元205±85105年,考虑到标本的情况,我们计入误差的85年定在公元300年左右。把克孜尔石窟最初开凿时间定在此时,是可以说通的。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