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安岳石刻与宗教义理(二十二)

安岳石刻与宗教义理(二十二)

2013-11-26 15: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0 / 阅读:50 / 推荐:0

安岳石刻与宗教义理(二十二)

西方净土变这种佛教造像题材兴起于唐。因为唐朝的时候,封建经济、文化全面繁荣,人们生活在太平盛世,希望看一看佛教宣扬的死后的天堂,即极乐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人们在幻想极乐世界的时候,又对现实的唐朝进行了渲染。在西方净土变中,除了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庄严、肃穆外,还表现了极其壮丽的亭如楼榭,欢乐的歌舞伎乐和优美的飞天散花等景象,充满了欢腾的气氛。这种以佛为中心构成的花团长锦簇、富丽庄严、气象万千的极乐天国,虽然并不存在,但它却是以唐代这个封建盛世的贵族地主阶级的生活作为虚构的基础的。如果没有唐代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并且保持比较安定的社会秩序,给贵族地主阶级积累了大量的财富,那么,这个想象中的极乐世界就不可能按照现实生活中的样子塑造出来。而到了五代、宋朝,人们更多的是沿袭唐风,是对唐朝这样的盛世的留恋,同时,也寄托了广大劳苦群众包括创造这些石雕的民间艺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供养人像

供养人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因为他们是出钱修造龛窟的人,他们把自己的像也刻在壁上,表示这龛(窟)内的佛、菩萨都是由他们所供养的,所以他们就被称作“供养人”。

供养人像与佛、菩萨不同的地方,是他们都是现实世界中有名有姓的真实人物。安岳石刻中的供养人像,从唐至清代,各代都有,不可胜数。从大小来说,有高达2米的,也有小到几厘米的;从人物身份来说,有显赫的官吏,有地主豪富,也有一般的平民百姓,包括封建社会不同时代的广泛的各个阶层,尊卑贵贱,男女老幼,形形色色,构成了一部真实而又生动的封建社会的人物画廊。他们穿着当时的服饰,旁边还有题记,写明他们的职衔、姓名、身份等,是研究历代的阶级关系、社会生活和历代服饰演变极为珍贵的形象化资料。

圆觉洞7号窟左壁下方供养人像

宋代雕刻。共刻有四供养人像,其中内侧二供养人中,男像高1.3米,女像高1.5米,男像头戴儒巾,身着盘领窄袖袍,腰系带,双手拱揖,头上方刻有题记:次男孙衡庾申十一月二十四日生。女像束高髻,偷耳坠,身着直领对襟窄袖袍,双手牵襟。头上方刻有题记:黄氏小娘丁丑五月初四日生。此二供养人当属于一般读书人阶层。

圆觉洞14号二供养人像

男供养人像头戴桶巾,高1.8米,身着圆领窄袖袍,腰系带,双手于腹前执长柄香炉;女供养人像束云髻,身着直领对襟襦,下着百褶裙,袖手捧一绅带,其上托物已毁。此二像为功德主杨正卿之父母杨元爱和胡氏。可以说,一看这造像,就知道杨家是大富大贵之家,杨元爱的神色气质,非常悠闲安然,但体态上却又十分端庄,使大贵之气溢于言表;而女供养人胡氏,十分虔诚恭敬。可见,雕刻艺人对人格气质特征的掌握是驾轻就熟的。

净慧岩2号阿弥陀佛窟正壁右侧女供养人像

图中供养人像身着交领大袖衫,躬身,双手拱揖。此像最能表达封建时代妇女心理特点。她谦恭的身躯,是受剥削和压迫命运的写照,是生活的艰辛所致,使她感到自己的卑微,没有正视这个世界的勇气。她那凄苦的脸,是饱经沧桑的岁月印痕。同时,她那么虔诚,这是一种善良的美德,她为爹娘、丈夫和儿子祈求平安,这才是信佛的根本原因。雕刻家如果不是对生活的洞察如微,是塑造不出这种典型人物的。

毗卢洞10号窟左右壁供养人像

四像均为浮雕,为一对老年夫妇和一对青年夫妇,双手合十,立于云头,既表现了对佛的虔诚,又表现了人们对佛界净土的向往。可见柳本尊“即身成佛”的教义对人们影响的深刻,他们连造像中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佛,

供养人对佛、菩萨的供养,有“五供”。五供指香炉(一个)、蜡杆(二个)、花瓶(二个),质地有泥、石、木、金属、瓷等,古时用以祭祖、祀天、供奉鬼神之器具。早在原始社会后期,人们封神灵献祭已成为祭祀活动之一。在我国,至周朝祭祀制度形成,《周礼·天官·大府》:“邦都之赋,以待祭祀”,即通过一定的仪式,并以器具、食品等,代表人向神献祭,同时亦代表神向人传谕,其目的是祈佑风调雨顺,五谷丰收,消灾祛病,降福赐财。《辞源》载:“古无香炉,汉时造博山炉,始有香炉之制。”随着祭祀制度的规范化,香炉与蜡杆、花瓶并用,并形成规制延续下来。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