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从文强的福兮祸兮碑谈起——两江书生

从文强的福兮祸兮碑谈起——两江书生

2013-12-18 14: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5 / 阅读:65 / 推荐:0





文强在仙女山立福兮祸兮碑,没有悟到其中真义,反而祸从福转,看梁武帝的故事,颇感意味。



梁武帝萧衍一生礼佛,态度坚决,信仰坚决,却不得善终。何也,《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萧衍的苦修,不过都在一个“有”字上下工夫,尽在沙上筑塔,根本看不清事物的虚幻本质,一生纠缠实相,破不了一个“我执”;南朝480寺不过一直在坚持有形的东西,破费民力,焉有不败之理。



人生有常还是无常,的确不好说,古人在玄幻之际,能够看透世界。说无神,结果不少人都没有敬畏,作起恶来很糟糕。文强立福兮祸兮碑,在温柔乡中、怎能明白人生兴亡。说有神,却也虚妄,害人无数。探讨人的终极存在,其实也不过是另一场虚妄,故星云法师礼人间佛,却是道理,现世的精神关照与慈悲比起离世的虚妄,要有意义得多。



就是说到意义这个词,也是无趣,还是说自在吧,一切自在,则心灵自在,心灵自在,则清静而有禅,人生无常这个终极命题,可以好好的体味。既然不知道明日何如,那就在今天自在一点。



可怜我中华200年光阴,把心灵世界打破了,却从此没有重建,使得不少人没有慧根,处于蒙昧状态,不少人明白这一点,又急急忙忙的跑到庙子里出家或者是赶快烧香拜佛,终究是身在庙中,心在功业,不是佛的路数,倒是儒家的修行,出世了。所以佛之真谛,按照现代学术的规范,是一个伪问题。看下面这段禅门公案,或许可以悟出一点什么,交锋双方是梁武帝萧衍与禅宗东土初祖菩提达摩。



萧衍问:“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纪,有何功德?”



达摩答:“并无功德。”



萧衍大惊,忙问:“为什么说没有功德?”



达摩答:“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萧衍问:“如何是圣人所求的第一义谛呢?”



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



连连碰壁,萧衍未免烦躁,舌锋一转,盯着达摩蓦然厉声抛出一句妙问:“在朕面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人?”达摩答得更绝:“我也不认识。”



对于世界,对于生活,或许就是这样,我不认识。(文:两江书生)

























编辑:晏如





  • ncheng 于 32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3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4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5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6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7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37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43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43分钟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平分秋色 于 1小时前 在佛堂 自在堂 虔心抄写经文:《解冤咒》一部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