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在佛教新时代的起点追忆弘一大师(学诚法师)

在佛教新时代的起点追忆弘一大师(学诚法师)

2013-12-25 16: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03 / 阅读:503 / 推荐:0

在佛教新时代的起点追忆弘一大师



作者:学诚法师

  编者按: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在“纪念弘一大师圆寂70周年”活动之后,接受弘化社《弘化》杂志专访。



  《弘化》记者:弘一大师圆寂至今已70周年,在这70年之中,您认为中国佛教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弘一大师在近代中国佛教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我们如何去认识?



  学诚法师:中国佛教在20世纪虽历经挫折磨难,但凭藉佛教的深厚底蕴与顽强生命力,在广大佛教徒的努力护持下,终于从荆棘丛生中辟出生路,重振生机,弘教方式正逐步现代化,并有了相当多的实践经验和一批成功典范。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佛教界的一件大事,三大语系佛教徒从此有了一个全国性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以“人间佛教”思想为指南,多年来在政府的支持和四众弟子的努力下,在寺院管理、僧众教育以及规范传戒等方面在全国佛教界发挥了规范及指导作用;通过大灾大难时对佛教徒的赈灾动员以及参与实际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进一步发挥出佛教界对国家和社会的积极作用;三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举办,进一步凝聚了中国佛教的力量,使之为促进社会和谐与世界和平做出了新的探索和贡献。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佛教协会多年来的大力倡导和组织下,我国汉传佛教三坛大戒的传授日趋规范和健康,如今的局面可以说是中国佛教史上前所未有的。进入21世纪,中国佛教除了进一步完成社会化的转换以外,还面临着全球化的挑战与机遇。如何将佛教传统的教理教义与最新的现代文明成果相结合,如何让佛教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这也是新的时代大家需要去认真思考和实践的。同时,如今佛教受到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寺院商业化现象严重,在不少地方也出现僧源不足的现象。弘一大师是我国近代文艺先驱、教育家、著名爱国高僧、律学宗师。太虚大师在弘一大师示寂后写挽诗赞誉:“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前会长赵朴初居士曾评价:“精持梵行,严净毗尼,著述等身,中外敬仰”,“自清末以来,各宗大德阐教明宗,竞擅其美。其以律学名家,戒行精严,缁素皈仰,薄海同钦者,当推弘一大师为第一人”。大师的伟大,不仅体现在其自身品格的严明清净,更体现在他对佛教事业不遗余力的奉献与发扬上。他戮力纾解,使强占寺院的“庙产兴学”运动化为无殃;创办佛教养正院,培育法门幼子;深愿大行,重树南山律幢,使南山律学重兴于末法时代,奠定了中国佛教复兴的坚固基石。大师对国家充满了深厚感情,在国家社会处于危难之际,为民族大义挺身而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是其爱国护教思想的高度浓缩。弘一大师有着严肃的做人精神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在所涉及的艺术、教育、宗教等诸多领域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精神文化遗产,在中国文化史和中国佛教史上都有着相当高的地位。



  《弘化》记者:您的家乡在福建省,福建自古佛法兴盛,被誉为佛国。弘一大师晚年即在东南(福建)等地辗转,弘法度生,这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弘一大师的弟子圆拙老法师又是您的依止师,能否为我们开示一下您的出家及修行,和弘一大师的戒行高品又有怎样的因缘?



  学诚法师:弘一大师在承天寺时,有一次曾对人讲:“弘一是闽南人。”大师希望自己能用弘一这个名字为闽南人做一点事。大师在闽期间,极力推动僧教育,在大师身教重于言教的精神感召下,福建佛教的整体形象得到了相应提高。同时,有许多致力于弘扬律学的僧青年,追随于弘一大师左右,并最终成为持戒严谨、甘于淡泊的人天师范。圆拙老法师堪称弘一大师的衣钵传人。1936年老法师入闽南佛学院求学,在养正院亲近弘一大师,从大师的言传身教中,深刻地认识和体会到戒律对佛法住世的重要。尤其将大师教导僧青年应注意的四项——惜福、习劳、持戒、自尊,奉为圭臬。圆老一开始就非常注重戒律,培养律制人才。现在汉地律学做得比较好的寺庙,都跟圆老有关系。在圆老以身作则的行为感召下,福建佛学院、莆田广化寺的学风、道风、寺风建设得到了全国佛教界的认同。我16岁到莆田广化寺出家,得到他老人家的悉心栽培。我能有今天,与这位老法师有着很深的因缘。以圆拙法师曾经亲近过的印光大师、弘一大师两位来说,印光大师老实,弘一大师认真,所以圆拙法师就教导我既要老实,又要认真。我一直遵照老人家的教导来为人处世。弘一大师在家的时候,无论是去日本留学也好,在杭州教书也好,出家以后持戒也好,弘法也好,都是非常认真,也就是干哪一行,就像哪一行,精哪一行,成就哪一行。这也是非常高的境界。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