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白云禅师访谈纪录

白云禅师访谈纪录

2013-12-25 16: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406 / 阅读:406 / 推荐:0

白云禅师访谈纪录(一)



文:侯坤宏、高明芳、赖淑卿访问



  一、娘胎内的出家



  如果从大陆时代开始谈起,会很广泛。大陆各地佛教形态都不同:



  民国时代,南方的佛教几乎都是以虚云老和尚为主:北方则以倓虚法师为主;在中部的中原地带,就很纷乱,无所谓以谁为主,代表性的人物,我们一般以为是以太虚法师为主,事实上不是他。



  我出家时,中国的第一任佛教学会理事长是寄禅禅师(也就是八指头陀)。大陆上有两位寄禅禅师,担任佛教会会长的是湖南的寄禅禅师,另外还有一位是北方的寄禅禅师,他是一般寺院的出家人。



  我从小出家,所处环境和一般出家人完全不同。其实我不是7岁出家,只能说是7岁时现出家相。真正说来,我在娘胎内就出家了,因为我父亲和师父(虚因老禅师)是同科举人,我还在娘胎时,他们口头上就约定:如果生下男孩,要让他出家。我母亲是基督徒,我父亲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我母亲对这项约定没有反对,因为母亲不相信和尚说的会生男孩;母亲心中希望生女儿,因为我们家里女孩太少,甚至几乎没有女孩。结果我这个男孩出生了。虽然只是口头约定,当时是清末民初,一般人很在意口头约定、很讲信用,所以口头的约定就确定下来。



  当然在我的父亲、母亲来说,他们其实是不愿意我出家的。因为我母亲是独生女,姥姥-就是外祖母,更不愿意让我出家。我出生在北京,姥姥就一直把我留在北京,直到6岁才让我回南方-湖南。



  我父亲是湖南人,而我母亲是北京人。我父亲是我母亲大学的老师。我父亲是中国第一批留德的学生,曾经在好几所大学任教。当时大学还不普遍,最早设立的大学有闻名的北京大学,当时称为京师大学堂或称书院。



  过去大陆的学制和现在不太相同,我就读的国小-也就是现在的国民小学,过去称为学堂,以学区划分,每一学区有一到二家学堂。



  我的初、高中阶段时有书院,书院里又有最高书院,等于现在的大学。我虽然出家了,还是受正规教育,我们的俗家也都世代是读书人。



  二、虚因师父与师承



  我师父虚因老禅师是北京东城人。我师父是举人出身,那时代如果想要当官,一定要考上进士,但是我师父一直没有官运。他没考上进士,不是他才能不如人,而是他没有钱买官。我师父家庭环境不好,当时有钱的人可以花钱买官位,没有钱的人只有苦读。师父从距离北京几十公里的家乡进京赶考,每天我的师公都在东霸的大石桥上等他考试归来,师父一共考了四次,师公也一连等了四次,结果每次师公都很失望。最后一次没考上,师公就带著我师父出家了。



  本来我师父不要出家,可以说是我师公压迫他出家。我们的禅寺天岳山梵音寺在湖南洞庭湖边,寺院里有关房,是用石头砌的,师公把师父带到寺院,就把他送进关房,并且把一部《大藏经》摆进关房里,把门反锁,吩咐侍者每天为他送饭,之后师公就下山了。这一关就是三年,师公根本不理他。



  师父被关在关房里面,三年里没别的事,只有佛教的经典在旁。师父有举人的身分,文学的基础很好,而且没有其它的书可读,就只有读《大藏经》,此外别无选择。



  过了三年,师公回到山上,把关房门打开,对我师父说:「如果你仍然想做读书人,不想做出家人,你就跨出这个门槛,赶快下山去!」毕竟我师父已经过三年佛法薰陶,大有效益,本来脚要跨出来了,最后又把脚步缩回去,门一关,向师公说他愿意留下来,愿意出家了。我师父就是这么出家的。



  其实我师父出家的经过并不传奇。真正有修养的出家人,他们的智能不同于一般人,很多时候都是不需要很多言语。我师父不随便讲话,就如同我常和门下弟子提起的,我跟著师父二十几年,师父和我说的话,不如我和徒弟们一个月所讲的话多。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