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废名三十年代诗歌佛禅意蕴赏析

废名三十年代诗歌佛禅意蕴赏析

2013-11-28 10: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13 / 阅读:213 / 推荐:0

废名三十年代诗歌佛禅意蕴赏析

刘娜

摘要:废名及其诗歌长期以来游离于中国现代文学的边缘。废名行事风格特立独行,长期坚持个人写作,在群体意识强烈的20世纪初的中国文坛显得格格不入,他的作品也遭到冷遇,问津和研究者甚少,几乎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被世人所淡忘。随着改革开放,以及文学审美性的回归,废名重新得到大家的关注,本文以废名最具特色30年代诗歌作为赏析对象,从佛禅背景角度予以赏析。

关键词:废名诗歌;三十年代;佛禅;赏析;

引言:30年代是废名诗歌创作的鼎盛时期,其中尤以1931年为甚,可称作是废名的“诗歌年”。陈建军认为“30年代转向现代派,诗思生涩,禅味甚浓,最难理解” 。30年代废名写就《天马》和《镜》两本集子。从废名《天马诗集》自序中可知,1931年废名作诗约120首,其中《天马》收录80余首,《镜》收录约40首。《天马》今存约四分之一,手稿和零散发表各占一部分,其余不得而知。《镜》则得以完整保存,主要依据于存于周作人后人处的一份完整书稿。本文就废名三十年代诗歌佛禅意蕴分类进行赏析。

一、花

“花”多指莲花、荷花。《华严经》里的华藏世界,最下为风轮,风轮之上有香水海,香水海中生大莲华,此莲华中包藏着微尘数的世界,所以又称莲华藏世界。作为华藏世界的中心,莲华便具有特殊的意涵。《大日经?疏八》曰:“花者,是从慈悲生义。即是净心种子于大悲胎藏中,万行开放庄严佛菩提树,故说为花。”

《拈花》

我想我走过的山林我应该不怕,——

我不晓得我真个不怕了,

遗世而独立,

微笑以拈花。

《拈花》一诗直接引用了佛禅经典“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公案。佛教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因缘而成,其本身并不存在,称离烦恼为“寂”,绝苦患为“静”,所谓“观寂静法,灭诸痴闻”。正因为一切因缘皆无皆空,所以不畏不惧。如《拈花》开篇所说,“我想我走过的山林”应当是作者人生的道路,我应该不怕,我未走过的山林我也一定不怕,“遗世”和“独立”都是我追求的“寂静”状态,悟到这一点,就如同证得禅家妙法,不免微笑拈花了。

二、甘露

甘露是佛教用语,又名天酒,据说为天人所食用,味甘如蜜。“甘露王”、“甘露王如来”都是阿弥陀之别号。注维摩经七:“什曰:诸天以种种名药,着海中,以宝山摩之,令成甘露。食之得仙,名不死药。生曰:天食为甘露味也,食之长寿,遂号为不死药也。” 。

《莲花》

莲花落水夜无影,

明镜如水净无身,

白日当天

余大地游行,

余有身而有影,

亦如莲花亦如镜,

神仙乞露效贫儿,

余将死而忠于人生。

神仙为我讨来度我成仙的“露”,“余”表示,死而忠于人生。这首诗表达出了废名可贵的“担当”精神。出离人间固然潇洒,但明知苦而继续寻苦,就有了儒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悲壮气概了。这首诗表现出废名对于佛禅的态度,在那个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的时代,废名一介书生虽然无力扭转乾坤,但他们以“出世的态度做入世的事”,在诗歌中发出自己的一声呐喊,喊出自己的“忠于人生”。

三、坟(墓)与生死

坟墓在古代诗词中的运用颇为忌惮,大都是与穷、愁、病、苦联系在一起的,废名对此不以为然。他在《天马诗集》的序中称,“惟人类有纪念之事,所以茫茫大块,生者不忘死,尚凭一抔土去想象,其平生无一面缘者直为过路之人而已,是曰坟” 。坟墓是废名颇为喜欢使用的意象,似乎有着特别的偏爱,废名曾说“中国诗人善写景物,关于‘坟’没有什么好的诗句” ,还说过,“我是喜欢看陈死人的坟的,青草年年绿”。

《墓》。

吁嗟乎人生,

吁嗟乎人生,

花不以夜而为影,

影不以花而为明,——

吁嗟乎人生,

吁嗟乎人生,

人生直以梦而长存,

人生其如墓何?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