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限度与生态:在新一轮经济危机中重建政治—经济新秩序

限度与生态:在新一轮经济危机中重建政治—经济新秩序

2013-11-22 10: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714 / 阅读:714 / 推荐:0

2008年伊始,南方一场雪冻,使半个中国陷入高寒之中,其后是地震、矿难、毒奶、还有汹涌袭来的全球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整个2009年新春高寒隆隆。无论我们采取怎样的救市方案,或者如何开动宣传机器散播阳光与温暖,但最终不能改变气温,改变气温的只能是大自然,当大自然没有得到改变,或者当“人与天调”的生态格局没有真正恢复之前,人们只能在高寒绵绵中度过新的灾难的一年或又一年。这绝不是散布悲观,而是在张扬理性。温家宝总理在与美国金融人士的谈话中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然而,信心又来自于何处呢?且信心的支撑力又是什么呢?信心来自于生的希望,而支撑信心不衰和信心不灭的,只能是理性的力量、理性的精神。以理性的态度来看,2008年的雪冻、地震、矿难、奶毒与当今正要全面承受的经济危机之间,却存在着深层维度上的内在关联性。因而,只有接受理性的引导,正视这种深层维度上的内在关联性,才能够找到最切实可行的解救的根本之道。

一、危机生成与扩张的根源

这场新世纪以来的全球性经济危机,直接策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从根源上讲,爆发于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其生成之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后期美国的互联网新经济泡沫和“9·11”恐怖袭击事件,此前后相续的两大事件,给美国经济制造了许多方面的负面影响,为了重振经济,作为“一种银行家的经济上的政府”在本世纪初五年内[1](P580),采取了不断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正是这一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了在大量廉价进口商品平衡下的稳定的通胀率,市场由此充斥大量廉价资金。在这种金融环境里,从互联网新经济泡沫中抽身出来而坐在现金堆上的华尔街银行家们,很快发现了通过投资房地产来盘活资本的新渠道。因为在利率不断下调的刺激下,住房市场不断升温,房价加速上涨,由此推动各类信贷机构大力发放住房贷款,次级房贷产品应运而生,并获得了广阔的市场。房贷机构将这些次级贷款用不甚透明的方式打包,出售给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在一路飓升的房价面前,将这种潜藏着巨大风险的资产包当作优质资产品来促销,他们注入大量现金并继而抬高房价,由此形成房产泡沫。在此房产泡沫面前,为防止国内通货膨胀抬头,美联储采取货币紧缩政策,利率不断升高,全美住售房速度放慢,新建房空置量上升;另一方面,由于次级房贷大多以合同方式约定起初两年为较低固定利率,第三年开始上浮利率,因此随着2006年合同约定的利率重设期高峰的到来,利率调高导致月供款额上升,很多次贷借款人无力还贷,造成次房贷信用违约普遍化。由于次贷违约上升,不少次贷发放机构相继破产,直接导致次贷衍生证券信用违约和资金链断裂,使货币市场流动性抽紧,从而波及到整个金融市场,形成金融危机。

如果回顾一下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市场,包括资本市场的走向,货币工具的使用等方面,是不难看出与美国有许多相似之处。

许多经济学者把美国的这一场次贷危机所引发出来的金融危机概括为如下三个方面,一是政府不当的房地产金融政策为危机的爆发埋下了伏笔;二是金融衍生品大行其道,拉长了金融交易链条,助长了投机;三是货币政策推波助澜。从表面看,确实是如此,但如果从更深层次看,就不那样简单。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