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永明延寿禅修思想境界的诗证

永明延寿禅修思想境界的诗证

2013-11-28 10: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412 / 阅读:412 / 推荐:0

——试以《永明山居诗》为中心

《宋僧传》载永明延寿“雅好诗道”,这是唐宋时代许多禅师们的普遍禅风。他们作歌吟诗,不同于一般诗人,或为功名,或为诗道,只是悟道见真,有口难道而触眼生机,处处般若,信手拈来的借象立意。永明延寿亦然,他山居深隐,修行一世,歌吟一生,却只是“依山偶得还源旨,拂石闲题出格诗。”(1首)[1]“禅后不妨敷六义,只图歌出野人情”。(20首)“吟经徐傍芙蕖岸,得偈闲书薜荔墙。”(57首)“拂石闲题”,“闲书薜荔墙”,大有寒山拾得遗风。不知有多少创作随历史的烟云消散了,后人搜集录下的,不过是断简残篇,所剩无几。今金陵刻经处刊刻的《永明山居诗》共计六十九首,虽只是一斑,也可略窥全豹。

以诗证史,是二十世纪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行之有效的创用,我们也可移来以诗证心。以中国传统诗教理论“诗言志”的观念来看,诗歌就是人发本真心的意象。《易经·系辞》上说:圣人因“言不尽意”而“立象以尽意”。故而从象契入,是可以神会其意,把握到一个人真实的思想和心迹的,永明延寿的诗歌也不例外。我们选取他创作的诗歌这一角度,旨在于揭示出他多少被后人忽视了的,却又是真实的另一面,以期更全面地了解永明延寿。

一、奉持禅宗 旗帜鲜明

永明延寿“为法眼宗嫡嗣,属于禅宗,所以他自称‘心宗’”。[2]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曾去天台山参礼法眼宗二祖德韶禅师,“一见而深器之,密授玄旨。”并许之“他日大兴佛事”。[3]法眼宗在宋初盛极一时,是与永明延寿的大力弘扬分不开的。他住永明寺(今杭州净慈寺)十五年,度弟子一千七百多人,“开宝七年入天台山度约万余人”。[4]

永明延寿的借机接引学人,也是极典型的禅门家风,他上堂开示:“雪窦这里,迅瀑千寻,不停纤粟。奇岩万仞,无立足处。汝等诸人,向甚么处进步?”僧问:“雪窦一径,如何履践?”他说:“步步寒华结,言言彻底冰。”有僧问:“如何是永明妙旨?”他说:“更添香着。”僧说:“谢师指示。”他说“且喜没交涉。”僧礼拜,他又说:“听取一偈:欲识永明旨,门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风来波浪起。”有人问:“学人久在永明,为甚么不会永明家风?”他说:“不会处会取。”问:“不会处如何会?”他说:“牛胎生象子,碧海起红尘。”有人问:“成佛成祖,亦出不得。六道轮回,亦出不得。未审出甚么处不得?”他说:“出汝问处不得。”有人问:“教中道,一切诸佛及诸佛法,皆从此经出,如何是此经?”他说:“长时转不停,非义亦非声。”有人问:“如何受持?”他说:“若欲受持者,应须着眼听。”有人问:“如何是大圆镜?”他说:“破砂盆。”[5]机锋禅语,直指人心,迫人道断,妙不可言。

永明延寿倾一生心血撰写了《宗镜录》,针对当时禅人轻视教理,流于空疏的弊风,以华严思想,阐明禅宗大义,“举一心为宗,照万法如镜。”(自序)。又撰写《万善同归集》,阐述以心为本,万善同归之理。他曾在天柱山独自禅修入定达九十多天;连小鸟在衣服上筑巢也不知。他临终之时,“焚香告众,跏跌而寂。”[6]他曾有偈:“孤猿叫落中岩月,野客吟残半夜灯。此境此时谁得意?白云深处坐禅僧。”[7]

纵观他的这些行藏,尽管他一生力倡禅净双修,被后人推为净宗六祖,但他禅修的思想和行持,贯穿一生。禅修的境界,已臻人性至境,确实是不争的事实。而这在他的诗歌里,更是信手拈来,随处都可找到充分佐证。例如第七首:

事多兴废莫持论,唯有禅宗理可尊。

似讷始平分别路,如愚方塞是非门。

刳肠只为生灵智,剖舌多因强语言。

争似息机高卧客,年来年去道长存。

这首诗针对时人的疑惑争论,旗帜鲜明地指出了唯有禅宗之理才是可尊祟奉行的,劝导人们“事多兴废莫持论”,不要把工夫浪费在争论上,要“似讷”才能弥平分别之心,“如愚”才能塞断心地的是是非非生起。与其诤讼,不如息机挂起,长做无事的高卧客。也只有“息机高卧”这种顿歇狂心,息却妄缘,任运自然的禅宗修法,才可“年来年去道长存。”颇有六祖慧能反复劝导人们不要只顾争来吵去,重要的是去“自悟修行”的味道[8]。理奉禅宗的思想,可谓是坚定鲜明的,勿庸置疑的。第10首在描述了自己“暖眠纸帐茅堂密,稳坐蒲团石面平”的禅修生活后说:“只有此途为上策,更无余事可关情。”第33首说:“万象从来一径通,但缘分别便东西。”这些诗语,都无不是奉持禅宗,坚定禅行的禅宗思想的表达。

作者非但这样奉持和修行,更以自己的禅修实践亲自体悟验证,第38首说:“松阴疎冷罩寒门,静见吾宗已绝伦。

驱得万途归理窟,更无一事出心源。”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