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东亚哲学的历史源脉与现实演进——访魏常海教授

东亚哲学的历史源脉与现实演进——访魏常海教授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3 / 阅读:63 / 推荐:0

东亚哲学的历史源脉与现实演进——访魏常海教授

孟领 刘元齐 谈火生

按:新的时代呼唤着新的文化。中学和西学的融会、传统与现代的贯通,将依然是建构现代文化的思路。然而,与举步维艰的社会经济改革相比,民族精神的重塑更是任重道远。这项文化工程离不开每个中国人的自觉和参与;知之明,行之笃。围绕着“究竟如何在文化互动的国际背景下看待传统文化及其走势”这一主题,我们禅学社一行五人于1999年底拜访了我国知名学者、原北大哲学系副系主任魏常海教授。魏先生精辟而不失风趣的解答,使我们获益匪浅。由于刊物付梓在即,今且匆匆整理出几段,遗珠之憾在所难免。

问:魏老师,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的研究方向是佛教和东亚哲学,请您首先谈谈东亚哲学研究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答:总体来说,国内对东亚哲学的研究很不够,研究力量也比较薄弱。本世纪60年代以前,大多数中国哲学史家都没有研究日本哲学和韩国哲学。对日本哲学的研究是从朱谦之先生开始的,在60年代初首先在北大成立了东方哲学教研室,出了很多成果。后来被“文革”所中断,直到1985年才恢复,力量一直不强。特别是对韩国哲学的研究,迟至80年代末才起步,研究成果相对于日本哲学而言少得多。就目前来说,东亚哲学还有很多空白点,已有的研究成果大多不够深入;另外,研究队伍也需要壮大。

现在东亚哲学研究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东方哲学被取消了作为一个二级学科的资格,被合并到外国哲学中。虽然日、韩哲学是外国哲学,但其思想源脉同中国哲学属于一个系统,无法与其他的外国哲学融到一起。因此,这么做完全没有道理,很不利于学科建设,希望能尽早改变这种局面。

问:这是不是与人们不太了解东亚哲学研究的意义有关?请您针对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答:中华民族所创造的灿烂文化,在世界上产生了极其广泛的影响。而对东亚的朝鲜半岛和日本来说,则不仅仅是影响而已。可以这样说,在古代东亚文明的进步过程中,中国文化常常居于主导地位,所以向来有“中国文化圈”、“儒教圈”之称。因此,当我们谈到中国文化时,当我们回顾中国文化的发展历程时,如果忽略了与东亚各国的联系,就会是一个很大的缺憾,甚至就难以很好地反映出中国文化的全貌。

比如说宋明儒学中的程朱理学,虽然产生于中国,但朱子之后理学的顶峰不是在中国,而是在朝鲜半岛,在李退溪和李栗谷那里。他们不仅全面阐发了朱子学理论,而且从不同侧面对朱子学有所发展,丰富了儒学理论。如退溪在理气动静问题上发展了朱子的观点,明确主张理有动静,加强了理的能动作用。他还把理气关系推导于四端七情关系上,引发了在朝鲜半岛哲学史上有深远影响的“四端七情之辩”。宋明儒学中的阳明心学亦如此,阳明学传到日本以后在理论上有所变化,在实践上对日本的明治维新起了先导作用,很有研究价值。

再比如说佛教,我们知道中国佛教的鼎盛时期是隋唐,其实,那时韩国的佛学大家也不亚于中国,元晓(617—686)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元晓通过综合佛教各派思想,达到了极高的佛学成就。华严宗的实际创始人法藏(643—712)的思想受元晓影响很大,我们只要比较他们两人为《大乘起信论》所作的注疏就会发现,法藏大量参考了元晓的研究成果。

我们再来看看禅宗的情况就会更清楚。禅宗传到日本和韩国以后都有些变化。

高丽时期,禅宗特别是由知讷开创的曹溪宗大盛。知讷所着的《真心直说》以“真心”为本体系统地阐发了禅学思想。他将“真心”等同于真如,人的真心也是佛心,是一切众生本来具足的佛性,也是圣凡同具的平等心。知讷把体用关系问题与佛教的修行实践紧密联系在一起,主张在作功夫时要觉悟到自身和世界万物都是基于真心这一本体,只有超越体用的界限,才能得大解脱。这种结合是对中国佛教思想的丰富和发展,因为这项工作在中国一直没有人系统地做过,僧肇只开了个头。另一方面,知讷对禅宗理论采取了“直说”的形式,他反对中国南宗禅“不立文字、以心传心”的主张,依据佛教经典对修禅学道作了许多具体论述,发挥和发展了中国禅学理论。我认为,韩国曹溪宗的长盛不衰与知讷的这种思想很有关系;与此对比,轻慢经教则是中国禅宗后来走向衰落的根本原因。

禅宗传到日本后,在理论上有了很大发展。如曹洞宗的道元,被有些学者称作“中日禅宗理论第一人”。他所着的《正法眼藏》,将禅理用哲学的语言加以阐释,并进行归纳整理,使之系统化。相比之下,中国的禅师基本上没有大部头的著作甚至文章传世,只靠所留下来的语录和公案,不利于理解和传播。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