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试论初期佛教自然观

试论初期佛教自然观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68 / 阅读:168 / 推荐:0

试论初期佛教自然观

[越南]杜国伟-DO QUOC V

【摘要】本论文从《阿含经》所记载的文献,探讨初期佛教僧侣生活的方式,并且以缘起法的分析来看初期佛教对大自然的看法。

【关键词】初期佛教;自然观;《阿含经》

一、缘起

本论文写作的出发点,是在研读张伯伟着“禅与诗学”其中‘山水诗与佛教’一文,其论文中作者提出佛教的自然观,但其所论述比较扼要。今此笔者借由这论题,从佛教的文献中来探讨初期佛教的自然观。针对佛教的自然观,笔者主要探讨两个问题:一、佛教修行者与自然之关系?二、佛教如何看待自然?本论文探讨范围锁定于初期佛教,所以依据文献是《阿含经》。

二、初期佛教自然观之探讨

初期佛教重视自然生态的看法,僧侣们以森林为生活的地方,以树林为修行的道场。僧人修行也求淡泊简朴,不侵犯大自然资源,而与自然结合同一块。佛教也以缘起法来阐明佛教对自然的看法。以下是论文所论述:

1、修行者与自然之关系

佛教的创立,最初并没有建立寺院,佛陀带领弟子们沿途行化,森林成为出家人的修行场所,僧侣们早晨从山林走到村落,托钵乞食,游行说法,黄昏下山又回到山林,在树下禅观法义,精勤修道得到法喜之感。正如《阿含经》所说: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法,多所饶益修安那般那念。何等为五?住於净戒波罗提木叉律仪,威仪行处具足,於微细罪能生怖畏,受持学戒,是名第一多所饶益修习安那般那念。复次,比丘!少欲.少事.少务,是名二法多所饶益修习安那般那念。复次,比丘!饮食知量,多少得中,不为饮食起求欲想,精勤思惟,是名三法多所饶益修安那般那念。复次,比丘!初夜.后夜不着睡眠,精勤思惟,是名四法多所饶益修安那般那念。复次,比丘!空闲林中,离诸愦闹,是名五法多种饶益修习安那般那念。

此外在《长阿含经》也说:

佛告比丘,复有七法,令法增长,无有损耗:一者乐於少事,不好多为,则法增长,无有损耗。二者乐於静默,不好多言。三者少於睡眠,无有昏昧。四者不为群党,言无益事。五者不以无德,而自称誉。六者不与恶人而为伴党。七者乐於山林闲静独处。如是比丘!则法增长,无有损耗。

以上所引的经文,不难看出初期佛教的修行都以山林作为修道的场所。为何早期僧众选择山林作为修道的地方呢?山林是闲静独处,能远离诸多的喧闹,修行者住在山林中容易调节控制贪欲之心,而能安住於少欲,少事,少业,少希望的修道精神。并且以山林为修道的道场,也能亲近善知识,远离恶知识,乃至静修身、口、意三业清净。

此外,在《杂阿含》(855经)说明修行者放逸,不放逸问题,本经已点出行者安住在深林修行所成就的结果如下:

时有难提优婆塞,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圣弟子,於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为放逸,为不放逸?」佛告难提:「若於此五根一切时不成就者,我说此等为凡夫数。若圣弟子不成就者,为放逸,非不放逸。难提!◎若圣弟子,於佛不坏净成就而不上求,不於空闲林中,若露地坐,昼夜禅思,精勤修习胜妙出离,饶益随喜;彼不随喜已欢喜不生,欢喜不生已身不猗息,身不猗息已苦觉则生,苦觉生已心不得定。心不得定者,是圣弟子名为放逸。於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如是难提!◎若圣弟子成就於佛不坏净,其心不起知足想,於空闲林中,树下、露地,昼夜禅思,精勤方便,能起胜妙出离随喜;随喜已生欢喜,生欢喜已身猗息,身猗息已觉受乐,觉受乐已心则定。若圣弟子心定者,名不放逸。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本经说明,完全不具五根者是凡夫。而圣弟子满足于四不坏净而不更上求,不昼夜禅思,故心不得定。心不得定者,名为放逸。若心得定就名为不放逸。此外,从经文中可看出好的修行道场就深林道场。依托森林的宁静,证入内心的清净,达成内心与外在清净地融合在一起。

总之,初期佛教,佛陀非常肯定山林生活的意义,因为树林能帮助修道者达到身心的宁静,易于耕植智慧的种子,所以体验森林生活,对修道者智慧的显现和开展有很大的帮助。这是初期僧众的修行方式的特点,也就是与大乘佛教生活方式的区别。

2、佛教对自然的看法

初期佛教的自然观,是从佛教基本的缘起法来探讨。缘起的道理可分为十二因缘,十因缘等,但其主要的内涵一般被定义如下: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