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元代佛教领袖“释教都总统”考论

元代佛教领袖“释教都总统”考论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52 / 阅读:152 / 推荐:0

元代佛教领袖“释教都总统”考论

叶宪允

[摘要]元朝崇信佛教,僧官众多。 “释教都总统”是地位仅在帝师、国师之下的高级僧官。本文首次对“释敬都总统”的存在时间与时代背景、在元代僧官体系中的地位、管理职责等方面加以细致考辨,以尽量还原其历史面貌。

[关键词]元代佛教僧官制度释教都总统

中国古代僧官制度包括各朝代为管理全国佛教事务而设置的官吏、机构。元代重视佛教,设置僧职众多,僧官制度发达。《宗统编年》卷二十七:“革罢僧道衙门。祥符荫曰:沙门封官爵,自秦魏始,梁唐继之,宋世不废。然但加衔食禄,未锡印信,设衙门也。至元世祖,设立宣政院僧录网正,锡以印信,行移各路,主掌教门。”“释教都总统”是在“帝师”和“国师”之下的佛教领袖,为元代所独有。但对元代“释教都总统”这一僧官长期以来少有论及,其真实面目含糊不清。本文梳理相关佛教典籍和其他历史文献数据,在此对其全貌进行梳理勾勒。

一、元代僧官制度与“释教都总统所”的设置

元代崇尚佛教,僧尼众多。由於佛教振兴,寺院和僧人众多,僧官制度的发达就有其基础。《元史》卷一十六记载,元至元二十八年,“宣政院上天下寺宇四万二千三百一十八区,僧、尼二十一万三千一百四十八人。”赵天麟《汰僧道》:“方今天下,僧道极多。”对於元代佛教兴盛的记载颇多。元程矩夫《袁州大仰山重建太平兴国禅寺碑》:“皇元有天下,佛法益尊大,天下名山,思致崇极以称德意。”叶昌炽《语石》卷三:“元人起自朔荒,庙堂制敕犹沿椎髻之风。开国之初,崇尚道释。”从《全元文》中,也可以看到诸如此类的记载。例如:孔章《创建永圣院功德记》:“皇朝统御以来,迁官选士,发政施仁,开阐文风,尊崇佛教。官僚有慈善之德,士庶有礼敬之心,於是天下名寺多被敕修。至於乡间细民有欲结善缘以邀福利者,虽倾赀布施不吝也。释教兴隆,莫此为盛。”虞集《智觉禅师塔铭》:“国家崇尚佛乘至矣。”《晦机禅师塔铭》:“於皇圣元,崇佛尚祖,旁求硕师,蜜赞神宇。”正是由於佛教的兴盛,朝廷的重视,僧官和僧官制度才有了其发达的基础。

元代僧官制度始建於宪宗,备於世祖。管理佛教的机构名目较多,也屡有兴废。最初朝廷设总制院,後又有功德使司。至元二十五年(1288),总制院改称宣政院。地方上,各路设有行宣政院,各州府相应设置僧录、判正、副都纲等僧官,由宣政院管辖。至顺二年(1331)撤销行宣政院,另於全国设立广教总管府十六所,掌管各地僧尼事务。元统二年(1334),又罢广教总管府,复立行宣政院。《佛祖历代通载》卷二十二:“迨我皇元世祖皇帝混一海宇,条纲制度一出睿思。谓以俗制於僧殊失崇敬,谕天下设立宣政院、僧录僧正都纲司,锡以印信。行移各路,主掌教门护持教法。”元朝再次统一中国南北,结束了佛教长期分割不通的问题,客观上也促进了佛教管理制度的发展。元家铉翁《瑞云寺记》:“区宇中分,而释氏宗教亦判为南北,各师其师,各道其道,枘凿冰炭,不相为谋,百有余年矣。岂期车书混同,万里一辙,释氏宗教,因是亦合於一。淮、浙、荆、楚有志於访道者,络绎而北;燕、趟、齐、魏有志於求师者,亦振臂而南。南北一家,佛道祖教由此而中兴。”《断崖和尚塔铭》:“皇元混一海内,崇尚象教,度越前代。”

在元代僧官制度中,还有一重要的机构“释教都总统所”。“释教都总统所”是中央政府级别的管理机构,拥有实际的管理权力。从《古今图书集成》之《释教部汇考》卷五的元代部分,也可以看到元代僧官制度建立的情况,其中有关於佛教“总统所”的记载。如“至元二年,诏州郡设僧录等官,设三学讲、三禅会。按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年二月甲子,诏谕‘总统所’,僧人通五大部经者,为中选。以有德业者,为州郡僧录判正副都纲等官,仍干各路。设三学讲、三禅会。至元三年,诏僧道祈福,以僧机为总统。”元方回《桐江续集》卷三十六《建德府兜率寺兴复记》:“复之者僧录法济也,其所以能复之何?一曰:归侵疆。寺左右故地广袤,民夺为室庐,今案籍如故。艺桑麻栗芋蔬果可货食屋其上犹有余;二日:集群力。郡僧三千人,醵泉五百,得百五十万,为倡檀施始,源源而来;三日:殖崇产。岁租人旧无口,吁之总统释教所,新益田为亩若干。”“总统释教所”应是僧职机构。山东灵岩寺《举提点寿塔碑》还记载:“诸路释教都总统所,照得泰安州灵岩禅寺监寺僧智举,胜心广运,院务繁兴,容众尊贤,上和下睦。具斯美德,宜赠佳名,可曰‘园明广照大师’。”可以判断“释教都总统所”的行政权的存在。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