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藏传佛教的现代传承者——访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藏传佛教的现代传承者——访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0 / 阅读:60 / 推荐:0

藏传佛教的现代传承者——访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黄海华

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设在北京西黄寺内,一进西黄寺院内,但见殿宇相连,古木参天,就感觉被一种宁静致远的气氛所包围。放眼望去,清净化城塔高耸云间,庄严而又肃穆,昭示着藏传佛教的神秘光辉,使人不禁敛声屏气地行走着。引领着我们的是五世丹迥活佛,他身着一袭僧装,意气神韵颇像国画里点染的瘦竹,清癯的脸庞透着参悟了佛教精义的睿智和高深,这使得他和整座寺院的格调浑然一体。丹迥活佛告诉我们,寺内享有盛名的清净化城塔初被八国联军破坏,后逐渐破损,现在所见的已是经过了多次修复后的样子。我们这些食人间烟火者,在他的引导下,就这样不经意间走进了佛学院,走近了藏传佛教,走近了藏文化。

早在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时期,佛教就从中原、印度、尼泊尔传入吐蕃,融会藏族本土文化后逐渐形成和发展为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历史可谓久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运用法律、经济和行政等多种手段,保护和弘扬藏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我们走访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1987年9月1日,由第十世班禅大师和当时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倡导,并经国务院批准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正式创办,由第十世班禅大师亲任院长,还聚集了藏传佛教各派高僧大德。

以藏传佛教为特色

高级佛学院与人们通常所了解的普通高校很不一样。它以佛学专业为主体,以藏传佛教为特色,是藏传佛教的教学中心和研究中心。学校授课使用藏语,教材也都是用藏文编写。学员主要是来自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藏族地区和内蒙古、辽宁、新疆等蒙族地区的藏传佛教转世活佛(也有少部分学僧)。截至2000年6月,共有七届大专班250人完成学业。十世班禅大师就此曾经指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成立,这在我国藏传佛教史上前所未有。尤其将活佛组织在一起学习宗教、政治、科学文化知识,更是藏传佛教在培养高级传教人才方面的一个历史性改革。”丹迥活佛就是由班禅大师亲自选定的第一届学员,精通蒙、藏、汉文和佛教经典,后被大师选中留校任教至今。

现代学院式教学

高级佛学院积极探索从经院式教学到现代学院式教学的历史性改革,所谓现代学院式教学,是在继承和发展经院式教学(即寺院教育)的基础上形成的,采取现代化的教学组织、教学方式和教学管理,有着适应新时期藏传佛教传播的鲜明特点。首先,高级佛学院的办院方针、任务和目的不同于传统经院式教学。佛教以广结善缘、普度众生为目的,以便获得正果,获“涅?四德”(常、乐、我、净),因而备受信众推崇,寺院也广纳学徒,以弘扬佛法、振兴如来家业为己任。而高级佛学院实行的现代化教学则在此基础上,将佛教的高尚境界与自己的祖国和各族人民紧密联系在一起。十世班禅大师所制定的办院方针“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发扬藏传佛教”,使得这种佛家境界得到了升华和飞跃,真正体现出了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光辉传统。

藏传佛教入寺学习的僧人很多,只要虔诚信仰,能守戒律寺规者,寺院并不考虑他们的年龄和学历,一律以扎仓为单位编入预备班学习。高级佛学院则避免了这种经院式的“随意性”学习,主要招收藏蒙地区信仰坚定、誓言清净,有一定宗教知识,有培养前途的活佛或格西(格鲁派在显宗的一种学位,译成汉语为“善知识”)。

其次,高级佛学院依托藏学经典,更新现代化教学内容。传统寺院由于教派不一,多重视对自己教派经典的学习。而高级佛学院则注重学习佛教的根本经典以及藏传佛教各教派的理论精华,在传统教材基础上编撰了28部藏文典籍。佛学专业是学院的常设专业,也是最主要的专业。开设的基础佛学理论科目包括《现观庄严论疏》、《蓝色手册》、《喻法论聚宝》、《入行论注疏》等,为进一步实践和研究佛学奠定基础。此外还开设了《宁玛派源流》、《葛举派源流》、《萨迦派源流》、《格鲁派源流》、《藏蒙佛教史》,使学员掌握各派对佛教教义的不同见解、佛教的历史渊源、藏传佛教的形成和传播以及对藏蒙地区哲学及社会思想等方面的影响。除了佛学专业外,第四届大专班开设了《藏族天文历算学》,第五届开设了《声明学》,开课时中央民族学院等院校的师生也前来旁听。目前藏区对上述两学科造诣颇深的老一辈学者已寥寥无几,高级佛学院正是本着抢救继承的精神,开设了这两个专业。

此外高级佛学院还整理出版了60多部约3万多册将失传的古文献和民间易流失手抄本,从而真正为发掘、抢救和整合藏传佛教文化作出贡献。

学院以必修课的形式开设了《西藏历史与现状》,学习历史上藏传佛教界为实现和维护祖国统一所作出的卓越贡献,学习以实际行动同分裂祖国的阴谋活动作坚决的斗争,从而提高学员的爱国主义觉悟。学院还专门开设《政策法律》课,讲授党和国家的宗教、民族、统战政策以及《文物保护法》、《游行示威法》以及《宪法》等法律的内容。从而使培养的活佛和僧人,不仅能讲经说法,以其高深的佛学知识和修养受到教徒的尊敬,而且是懂得政策和遵纪守法的模范。学员们还学习科技文化知识,参观过北京汽车制造厂和农间科技种田,从而走出了过去的封闭式教育。为适应藏传佛教传播与交流的需要,学院每星期开设两节汉语课,条件成熟还将开设英语课。

传承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寺院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形成了独特的教学方法,即经过老师传授,再经过背诵和辩论学习知识。这可以使学员熟记更多的经文,锻炼口头表达能力,但却缺乏主动钻研和创造性的发展。高级佛学院则以讲授、辅导、学生独立做作业为基本形式,以电化教育为辅助形式进行教学。学员没有自己固定的老师,各门课程均由精通该课的老师任教,各司其责,以课堂讲课形式向学员集体讲授。同时,各位老师还根据学员对知识的掌握情况,进行集体或个别的辅导,解疑答难,避免了寺院从师学经的单一性。对学员独立完成的作业进行评判,既可以补充经院式教学背诵、辩论之不足,又可以启发学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作为现代学院在教学管理上也不同于寺院,寺院本身不是专职的教育机构,在管理上比较松散,缺乏直接性和针对性。而学院本身则是一种专职的教育机构,教学管理部门齐全,组织规范完备。学院的招生条件对年龄、思想作风、身体状况都有具体规定,还制定了现代学院式的学员规章制度。在学制及升级方面,寺院教育的学制没有严格规定,如格鲁派显宗的学制大体上从13年到15年不等。升级制度也不甚规范,有些人甚至以学僧身份终老一生。学院教育则有严格的学制限制,目前佛学专业学制为2年,以后将逐步开设本科生班和研究生班。学员修完每学年教学计划规定的课程,经考核成绩合格者,准予升级或毕业。寺院教育一般只采取口试,而高级佛学院的成绩考核则采取考试、考查形式,并按百分制记分。经原国家教委同意,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毕业生享有全国高等学校同等待遇。丹迥活佛微笑着说,十世班禅大师曾把现在誉为藏传佛教的再宏期,因为党和政府的民族政策特别好。前年他到日本访问,去年又到哈佛讲学。当有人对中国存在信仰自由表示质疑时,他笑答道:“如果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对话!”

告别了活佛,我们回首那矗立蓝天下的清净化城塔,悠然想起公元1780年,第六世班禅大师东行为乾隆皇帝祝寿,曾下榻于西黄寺,后因染天花不幸在此圆寂。乾隆敕建此塔,以志殊胜因缘,塔前东侧至今还有汉、满、蒙、藏四体合璧的《清净化城塔记》石碑。民族的融合趋势是不能阻挡的,一种文化的发展也从来不是孤立进行的,在相互融合和吸收的过程中,具有藏民族特色的藏传佛教在新时代得到弘扬和光大,这是符合文化发展规律的。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07月14日第三版)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