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教植物之芥子

佛教植物之芥子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6 / 阅读:66 / 推荐:0

佛教植物之芥子

1 三千大千世界入芥子中

《芥子园画谱》(亦即《芥子园画传》)是一部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课本,得到清初名士李渔的资助出版,芥子园是李渔的私家园林,遂得名。我知道,芥子园是说其小,但不知道芥子里藏着天地玄机。

佛经上讲,佛能“纳须弥于芥子,于芥子呼现大千世界”。芥菜籽很小,很小,像芝麻粒一样,须弥山很大,很大,芥菜籽里面容纳须弥山,这是不思议境界。须弥山有多大?据《长阿含经卷十八阎浮提洲品》记载,其山高出水面八万四千由旬(一由旬约40里),水面之下亦深达八万四千由旬。偌大的一座山居然可以放进芥子之中而无所增减!芥子不但容纳须弥山,容纳须弥山有什么稀奇?容纳虚空法界。三千大千世界尽入芥子中。

这是一种怎样的法力?“如来悉现毛孔中”。毛孔能现,毛端也能现,微尘也能现。毛孔正报里面最小的,微尘是依报里面最小的,大小的障碍没有了,大小的对立消融了,大里面能现小,小里面能现大,所以,佛在经上讲芥子纳须弥。

佛教有如许的大气魄和大境界。这让我想起了莎士比亚的名言和霍金的名着《果壳中的宇宙》,“人类生活在一个十三维空间的泡沫上。”“把自己关在果壳之中,我仍然自以为是无限空间之王”。人在哪里生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境界和心理状态。须弥是周遭的物,芥子是自己的心。佛教的芥子是一个无我的大千世界,西方文化的果壳里有无限的空间,也有一个无限膨胀的“我”,佛家讲究的是人与宇宙的和谐,西方文化中连果壳里的“我”都有征服的欲望。佛教的芥子里隐隐有两个字:虚无,而霍金的果壳里刻着两个字:科学。

佛教经典中又以“芥子投针锋”比喻极难得之事。如北本《涅盘经》卷二:“佛出世之难得犹如芥子投针锋”。也以芥子譬喻说法,佛说:“地是没有心的东西,播一个芥子那么小的树种,每年尚能收获数万斛的果实,何况人是有心的万物之灵。”劝说人们一心向善,广积功德。

2 芥子,微小,辛辣

芥子是芥菜的种子,有白、黄、黑之品种。芥子,微小。因其小,有一芥草民之说,我们都是卑微、渺小的芥子,在历史中毫不起眼,在历史的舞台上上演的都是帝王将相,小人物似乎就是为衬托他们而存在,草芥一样的小民的悲欢、生死,在宏大的历史叙事中仿佛都可以忽略不计。但芥子辛辣,但谁要忽略它的力量,芥子一定让他泪流满面,芥子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那浓烈的滋味,是浓缩的人生。

印度的芥子是油菜科,自古就广泛种植,生产芥子,制作芥子油,可做香辣料。芥子油不仅供食用,每天沐浴之前,也涂在头上和身上,民间相信芥子菜的种子有消灭罪恶根源的力量,用它镇宅辟邪。即使现在,在念经文或祈祷时也经常用。芥子也作为药用,利气化痰,温中散寒,通络止痛。把芥子磨成粉末,和其他的材料混合成膏状,是治疗皮肤病的重要药品。

佛教经书把芥子、菖蒲、沉香等作为32味香药,由于芥子辛辣异常,多用于修法,降伏魔障。芥子也是密法修法常用的供品。

3 芥子的爱情 苦涩的况味

张爱玲在送给胡兰成的照片背面写道:“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爱情来时,如芥子的浓烈。她因爱而谦卑。爱情又如花朵,美丽,芬芳,照亮了我们暗淡的人生。琐屑的人生,微不可道,而爱情则是须弥山。寂寞的才女张爱玲的须弥山,却不是那么牢靠。

晚年胡兰成在写作《今生今世》和《禅是一枝花》(书名都带有佛教意味)时,想起张爱玲,想起那段爱情,负心的胡兰成会如何想。无情无义,是不是另一种执着?张爱玲在胡变心之后,是怎样决绝地对爱情记忆清洗。一粒芥子的爱情,有着难以言传的苦涩的况味。

佛说:每一点绽放都是前尘,

每一棵芥子都是世界,

花开,有根,是情,

花落,无根,是爱。

每一种情爱都是因缘,

每一次轮回都有纠结。

心在,情浓,是苦,

心死,爱淡,是苦。

请芥子告诉我,如何不爱呢?

4 芥子劫,可怕的时间

劫,是一个时间单位。一劫到底有多长时间呢?劫有大劫、中劫和小劫。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