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欧阳竟无:近现代最杰出的佛教学者

欧阳竟无:近现代最杰出的佛教学者

2013-11-28 11: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80 / 阅读:80 / 推荐:0

欧阳竟无:近现代最杰出的佛教学者

欧阳渐(1871年-1943年),江西宜黄县人,字镜湖,四十岁之后改字竟无,被尊称为欧阳竟无先生、竟无大师。支那内学院的建立者,复兴法相唯识学,是现代中国佛教研究的先行开创者。着名的弟子有熊十力、吕澂、蒙文通等人。

欧阳渐生于一个普通官宦之家,父仲孙公官农部二十余年,不得志,母汪氏。六岁丧父,家贫,自幼刻苦攻读,二十岁捐得秀才。但他对举业看得很轻,所以入南昌经训书院,从其叔父宋卿公研读程朱理学,考据经史,兼工天算,为经训书院的高材生。1894年中日甲午之战后,竟无先生有感于国事之日非,转而专治陆王之学,冀欲补救时弊。这时,他的一位好友桂伯华(杨仁山居士的学生)由南京回来,劝其学佛,由此,竟无先生开始注意佛学。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竟无先生三十四岁,赴北京廷试后南归时路过南京,专程到金陵刻经处拜访了杨仁山居士,得到了杨氏的教导,从而对佛学的信念更加坚定。不久,他回到宜黄,兴办正志学堂,自订科目,自编课本,亲自讲授。1906年,竟无先生三十六岁,于广昌县教谕任间,遭母丧,悲痛万分,即于母丧之日“断肉食、绝色欲、杜仕进,归心佛法,以求究竟解脱”(吕澄:《亲教师欧阳先生事略》)。

次年,竟无先生赴南京,追随杨仁山居士学习佛法。不久,他奉杨氏之命,东渡日本,寻访佛教遗籍。在东京,他结识了章太炎、刘师培等,常在一起讨论佛学。回国后,为了筹集今后能够长期专心学习研究佛法的经费,竟无先生接受两广优级师范之邀,出任讲席,后因病辞职。继与友人李证刚共同经营农业于九峰山,又大病几死。于是,竟无先生决心舍身为法,置家庭生计于不顾。1910年,竟无先生再次赴南京依杨仁山居士研究佛法,专攻慈氏法相唯识学。是年,竟无先生年已四十。1911年,杨仁山居士生西,以金陵刻经处编校、刻印事业嘱竟无先生等。时值辛亥革命军攻打南京,城内十分溷乱,竟无先生坚守刻经处四十余日,保全了经版。1912年,竟无先生与李证刚、桂伯华等一起发起成立佛教会,激励僧徒自救,主张政教分离,然因宗旨不能实现而解散。从此,竟无先生不再过问外事,埋首佛典,把一生都献给了佛法研究、佛典整理、佛教教育等事业,为中国近代佛学的振兴与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竟无先生继承杨仁山居士遗志,在主持整理、刻印佛经方面作出了重大的成绩。首先,他遵照杨仁山居士的遗嘱,于民国七年(1918年)刻成《瑜伽师地论》后五十卷,并做了一篇长叙,阐发慈氏法相唯识学一本十支的奥义,发前人之所未发。1922年,支那内学院成立后,他继续组织师生积极认真地校刻佛典。前期,刻成唐代法相唯识学的重要经论、章疏一百余卷,为研究法相唯识学提供了一批珍贵的原始资料。1927年后,内学院的刻经重点则转向了刻印《藏要》。先是竟无先生有鉴于佛教经籍卷帙浩繁,编次溷乱,错讹迭出,给后人的学习和研究带来重重困难,因而计划精选要典,慎择版本,严加校勘,编成一部《藏要》,以供学习、研究佛学者使用。经内学院师生二十年的努力,最后编选刻印成《藏要》三辑,总计收入经律论七十三种。其中,部分重要的经论都以不同汉译本,以及梵文本、巴利文本、藏文本等多种版本详加校勘,竟无先生又亲作序言,叙其源流及要旨,论说精审,实堪称迄今最佳之佛教经论选刊本。此外,竟无先生晚年有感于抗战期间“文献散亡、国殇含痛”,更发愿精刻佛藏一部以慰忠魂。他亲自选籍五千余卷,剔除疑伪,严别部属,意欲一洗宋元以来大藏经编次上的溷乱。可惜,不久竟无先生谢世,此愿未能实现。然而,仅就在他主持下已刊印的二千余卷佛典而论,即已对近代佛学研究作出了贡献。

在佛教教育方面,欧阳竟无先是于1914年在金陵刻经处成立佛学研究部,聚众讲学。以后成为他最得力助手的吕澄先生,就是佛学研究部的第一批成员。1918年,竟无先生与当时一批着名学者,如沉子培、陈伯年、梁启超、熊秉三、蔡孑民、章太炎等,共同发起在金陵刻经处研究部的基础上筹建支那内学院,其间刊布的《支那内学院简章》,标明内学院乃“以阐扬佛法,养成利世之才,非养成自利之才为宗旨”。《简章》后附有章太炎写的《支那内学院缘起》短文一篇,文中盛称竟无先生的为人、为学,以及内学院为培养在家信解之士的特点。经过四年的筹备,支那内学院于1922年 7月正式成立,欧阳竟无任院长,吕澄任教务长。1943年竟无先生去世后,由吕澄接任院长。1949年,支那内学院改名为“中国内学院”,1952年经内学院院董会决议,自行停办。在内学院的三十年历史中,为近代中国培养了一大批着名的佛教学者。如在中国近代思想史、学术史上卓有成就的梁漱溟、熊十力、吕澄、汤用彤等,都与内学院有着密切的关系。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