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教的弘法传播

佛教的弘法传播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02 / 阅读:202 / 推荐:0

佛教的弘法传播

海涛法师

一、引言

佛教弘法传播的种种方式,推究其动机,皆可以将其视为佛教“法布施”精神的体现。经上说:“诸施法施胜,诸味法味胜,诸喜法喜胜,除爱胜诸苦。”一切布施中,法布施最为上。佛法的施予能启迪众生开智慧、得解脱,是滋养众生法身慧命的精神资粮,它的受用与效果远比财施来得殊胜。

在以法施法的方式上,先贤古德首重抄经流传,特别推崇印赠佛经的相关功德,诸如:从前所作种种罪过,轻者立即消灭,重者亦得转轻;至心奉法,虽无希求,自然衣食丰足,家庭和睦,福禄绵长;所生之处,常得见佛闻法,直至三慧宏开,六通亲证,速得成佛……等。佛经能让人接触佛陀的深刻智慧,使阅读者的内心平静、安详;而一本深具启发性的佛经故事、心灵小品,能引发读者内在思考,自我修持,也是充满正面意义的现代善书!无论时代是古是今,助印佛法善书,永远都是端正人心、利人利己的殊胜功德。

在古代,印刷术并不发达,唯有靠手工传抄书写,才有办法将传法的经卷文字传播开来。到了近代,随着印刷术的越来越发达,加上大众传播媒体的发展,流通经典、传播佛法也可说是越来越方便了。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手工抄录经典较为耗力费时,心思专注其上的时间也较长,因此功德较为殊胜;而或许又有些人会认为:大量印制经典,或者以新时代的媒体将佛法广为传播,能影响的层面较广、人数较多,自然功德更大了。其实,只要是意正心诚,真正相信佛法、想将佛法传播出去,不管以什么方式去传播,都具有相同的功德利益,而如果仅抱持着表面形式,或是向他人炫耀的心态而将佛法施予他人,就很难拥有法施的殊胜的功德和利益。

法布施的范畴自然不只是传抄、印赠经典佛书而已,例如我们在得到经典、听闻佛法之后,更可进一步地时常阅读、修持、背诵;若能熟记经典、理解其意义之后,便可以介绍他人阅读、为他人解说,帮助一些不了解佛法、不知道该如何阅读佛典的人入门,这些都是一种法布施的形式。而在自身修行方面,学佛的人面对满载佛法的经典,也应能时常讽诵、思维法义,进而依法起修,才能帮助自己在修行境界上更上一层楼。

自身有了够深厚的理解和体悟后,一方面能更顺利地将佛法的精义传达出去。自己所感受到的修行利益,也能让他人对修学佛法的产生信心。而对外法施,除了直接累积布施功德也可帮助自己更加熟悉法宝、对佛法更加有体会,无形中对自身修行也有莫大帮助!自身修行与对外法施,实在是两种可以并行不悖且能相辅相成的弘法途径。

二、台湾佛教的传播历程(先询问可以出现台湾字眼吗?)

回顾台湾佛教真正走向弘法化,可说是一九四九年以后的事情。自一九四九年起,许多来自大陆的法师开始从事佛教讲经弘法活动,这可说是第一波积极弘法化的佛教发展;第二波则是后来各大专院校先后成立佛学社团、陆续接引年轻知识份子出家,之后讲经、听经风气大盛,弘法活动也渐具规模,甚至成为定期的常态活动。此风潮对台湾佛教的发展贡献颇大,也让正信佛法的观念在台湾逐步传播、扎根。

韩愈说:“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近年来印经事业、佛教出版事业的兴起,让佛法能更加广传流通,也方便了许多因为时间、地点等因素而不便亲自聆听佛法的大众。在现代,佛教相关出版事业所印刷、流通的书刊也早已不限于传统的佛教经典,这些出版单位除了传播佛法的角色外,更扮演了传播文化、教育的角色,因此在相关出版内容上也涉及了生命教育、道德教育等层面,并以更贴近现代人生活、也日渐丰富多元化,从传统的早晚课、法会现场录影、法师讲经等节目,一直到佛教戏剧、佛教卡通、素食节目等等,这些电视台的节目播放,以声光兼具且超越时空限制的方式,让许多电视观众多了一个亲近佛法的管道。以电视媒体来弘法、传播佛法观念,可说是台湾在佛法传播上逐步开拓的一个新领域,为佛教的弘传带来了突破性的转变,影响层面也相当的广泛。

而以后者来说,其影响力更是相当显而易见且无所不在。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运用现代数位科技于佛教传播上也是一种必然之势。例如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自一九九八年成立,尔后陆续发表了《大正藏》校勘版、《卍续藏经》等数位化档案与读经工具,让大众可透过网路下载、浏览、检索,除了透过网路吸取各种佛教资讯外,也让珍贵的传统佛典能够被永久地妥善保存,让更多人使用与研究。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