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楚雄妙峰山德云寺禅修记

楚雄妙峰山德云寺禅修记

2013-12-31 09: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31 / 阅读:531 / 推荐:0

楚雄妙峰山德云寺禅修记

周重林

禅修,重在修心,获得内心安宁。知行合一是一个传统,书斋不是最后的避难所,所以,我们选择出门,远行,寻找内心的平衡之道。我深信,解救之道,就在其中。

——题记

一路向西,时光倒退几百年

徐磊、马林夫妇选择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约大家上路,含有出去晒晒太阳之意。想我宅家两月有余,徒然不知市里新建的小西门立交桥居然还有红绿灯,自然看不出龟背二字是何意。倒是徐磊说,德云寺养有龟数只,不妨多放生一事。

近两月来,龟占据了电影院的大屏幕,那是西方人的发现,《功夫熊猫》里龟是智慧的化身,《赤壁》里,龟是八卦阵的起源。一智一狡,任君宰割,尽显中国文化的混沌。他们揶揄我之时,就说,中国没有宅男,只有乌龟会闷在壳里。多么神奇的动物啊,可以在至俗和至雅之间都找到归宿。我离开狗窝,前往德云寺小住一夜,说是禅修,其实是为了沾点仙气。

一路有歌,此处不表。

从昆明西去约一百六十公里,到楚雄南华县;从南华县北上约六十公里,过姚安而至大姚海源;自大姚海源往东南去二十公里,便是妙峰山,德云寺就隐藏在其间。妙峰山植被葱郁,古柏老辣;德云寺乃清净古刹,作风高古,不流时弊;德云寺有常住僧九位,九僧天南地北来,多半知识分子出家;住持印严和尚,擅丹青书法,最爱结交文人墨客。

此一路,时空几度被抛,“世界恐龙谷”提醒你侏罗纪公园所言非虚,“元谋人”则令你牢记祖宗。“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尊酒,日往烟萝。花复茆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黎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此情此境,如何叫人不旷达?郑千山老师在车上高吟《将进酒》,感触良多。

从大姚县城往妙峰山一段,要经过数座村落。路边的种植的大片玉米、洋丝瓜生机盎然地吐露心声:我们来得太久,不知道祖先在何处。

玉米在大明正德皇帝年间传入中国,此后落地生根。我们到到达之时,玉米品种已经改良至很多代,“楚单7号”已经为当地农民增收几千万元。农民出身的司机也许不知道玉米的来源,但他能够说出洋丝瓜与洋花烛(即火柴)的内在联系。车内仅六人,却是天南海北,不识植物已久,因有夫子“五谷不分”的传统,大家只有相视笑过。

玉米自西而入中国,满足了先民的物质需求。一百年之后,佛法也自西而来,彻庸禅师洞悉了这片土地精神的贫乏,遂于天启年间建德云寺于此。妙峰与德云,均来自《华严经》,中国许多地方都有以此命名的山峰与寺庙,大约都出于创始人对佛法的理解、感召与个人追求。

彻庸留有一诗云:“我爱青山全是道,青山与我亦忘年。日常无事青山里,高枕烟霞只打眠。”于深夜读来,大有妙处唯有与君说之感。

德云寺喝茶记

当日德云寺下午茶是印严法师主持的。

骤雨初晴,人神既定,先听法师往事。

少年英才,师出名门,弱冠已是相识满天下,以文会友,以画宏志。先有陈立夫赠送“艺以弘德”,后有权希军题送“艺以弘道”,先德后道,失道而后德,《释印严书画集》两墨并列,“道德”二字脱缰而出,俨然其人生,因果有应,不拘泥于儒道,而被释家本焕上人机缘示现,遁入空门,闭关清修;受彻庸神果感召,远赴妙峰山,接上自彻庸禅师、无住禅师香火一脉。担当之后,诗书画三域群僧暗淡,印严法师以三精承三绝,立志为佛求传统,求变通。

印严谈尘世,谈出世,舒缓平淡,都以智力而为,强调个人修为不分身在何处。我等以禅修为名,越槛而入,慧根缘分因果都在相逢一瞬间。

印严禅师谈喜欢围坐,一问一答,烦恼来自执着,其实,他说,“不妨自问自答。”禅师有《妙峰山品茶图》,一炉、一壶,一扇,一僧静拥月光,画中诗说:“云影待催开,中秋茶一杯。松柏清泉伴,明月照禅台。”没有月光的时候,禅师说:“今夜中秋无月踪,清风送雨入庭中。茗茶释子参禅道,佛韵依然飘妙峰。”

有所问,尽喝茶,茶淡人走,人走茶凉,茶失去人,而无附庸,人无茶,失题失礼失谈。禅茶一味,总不关乎其茗如何,其人如何,而在心智。

应无所往,而生其心。

周日拜偈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