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白云禅师访谈纪录(三)

白云禅师访谈纪录(三)

2013-12-31 09: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12 / 阅读:312 / 推荐:0

白云禅师访谈纪录(三)

文:侯坤宏、高明芳、赖淑卿访问

六、西藏绦央寺学因明

我在民国26年到西藏业富绦央寺,不是去学密,是去学因明。绦央寺只办了那一届因明学训练,之后因为缺乏经费,就没有再办。

我去西藏都是行脚,曾经走过两个方向:一条路走四川,另外一条走青海。学因明的这一次,我是走青海过去。通常我出门行脚不计时间,计时间干什么?要去寻访隐居的高僧大德,即使爬山走三年六个月,如果能找到一位,就能受用无穷,因为他们真的知道你需要什么,通常几句话就能帮助你很多。

在西藏绦央寺时,我有七个同学,却有五位老师。上课时有汉文翻译,也有英文翻译。老师有尼泊尔人、印度人,也有斯里兰卡人。有一位助理教授是中国人,是《成唯识论》的作者,有中文及英文本,这位助理教授都用中文来表达。同学中,就我一人是华人,另外有韩国人、英国人,也有日本人,这个日本人在我们还没离开时,就水土不服生病过世了,所以进去时虽有七位同学,离开时却只有五位。英国的那一位姓什么我忘了,但我记得他的名字叫罗济世(Lodges),英国的梵文可以说是他带进去的。

在绦央寺学梵文有一个规定:不准抄写,就是要死记;连做笔记、留下纪录都不可以。本来我们另外有一位同学,他也是一位不错的比丘,讲堂里有一本手抄本《梵文中译》,这位出家僧偷拿去看了一下,结果就被赶走了。虽然不准笔记,但是他们会教我们怎么写梵文,梵文有些基础字,在基础字上再加上一些符号,让它能够成为一个句子。

我去西藏学因明的时间不长,只有九个月,也不是学得很好。原来预定学两年,但因为在那里教梵文、因明的老师都没有薪水,完全是发心来教的,所以后来教不下去了。

不论是行脚各地或到西藏学因明,这段时间都是抗战时期,北方、南方、江苏、浙江都很乱,太虚法师向国民政府建议改革。过去在大陆,佛教会是有名无实的,遇事帮不上忙。可是大陆佛教很普遍,尤其在江苏、浙江一带,「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因此对于出家人来说,抗战期间有个好处,就是日本人、国军、游击队都不会来找麻烦,土匪也不会找麻烦,所以出家人很方便,几乎都是通行无阻。不过虽然抗战期间日本人对佛教寺院很尊敬,然而道教庙宇还是被他们破坏不少。

七、学习古梵密

我学禅学,是这边参一点,那边参一点,而藏密则不是到处都可以学得到的。我去过西藏两趟,学过因明,也曾探访寺院,有好奇心想学密,但其实没有专门跟谁学过。

其实讲起来,我也没有特别要跟能海法师学密法。能海法师并不认识我师父,可是因为刚好那时能海法师到西藏,我们碰了面。或许有些缘份吧,他看了我就很欢喜,想介绍一位教他密法的仁波切给我,我说我不要。那时候我年轻,认为自己是汉人,有点优越感,绝不会拜一个边疆民族的人来做我的师父。后来我们就分手了。我回来中国内地以后,跟他没有什么联系。

民国28年我到上海,能海法师也到上海传密法,他有一个剃度徒弟超一法师,是他的大弟子,我在上海看到他的名字。上海有一个哈同花园,现在已经是个商场了,这个花园是一位蒙古王的太太—哈同夫人的,她很相信藏密,特别把超一请到公馆供养,他们不是要学密,而是希望能保护他们更平安、更健康、更有钱。超一有点不务正业,谁要向他学密,每一个密法要5块银元。刚好我去那里,本来不晓得这种情况,后来知道了,气得掉头就走。

但是我和能海法师在上海再次碰面,他还是一直要我跟他学密,我说我对藏密没有兴趣,我喜欢古印度的梵密。他说他也学过一些梵密。他的家乡在四川,这时候五台山邀请他过去,刚好我也要去五台山,就是这样的因缘,所以我们就一起去五台山,大概相处了十来天吧,所谓相处,也不是整天在一起,他教了我几个梵密的密法。他从来没教过人梵密,过去都是教人藏密。所以我们有这么一点因缘。可是我并没有拜他做师父;我因为年轻,又是大学毕业,认为自己不错。那时有点傲气。

从五台山下来,我就回南方。有一天,能海法师到浮丘山雷音寺去找我师父虚因老禅师,一定要我做他徒弟,因为他很气他的弟子超一拿密法卖钱。我师父说:「这件事我不做主,你问问他,他自己愿意的话,我不会有意见。」这象是师父求徒弟,而不是徒弟求师父了。后来能海法师就在雷音寺传法,那时还是下雪的日子。能海法师赐我法名宽一,他传了法以后就走了。这件事在大陆没有什么人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在台湾却消息传开了。

民国30年我行脚到泰国,想去泰北山区找一位中国籍的老比丘,听说他在那里修行得不错。我和一位要好的同参宝乘法师一起去。我们先到缅甸,再去泰国。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一部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 ncheng 于 2小时前 在佛堂 虔心抄写经文:《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五十三)》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