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日本佛教印象记

日本佛教印象记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01 / 阅读:101 / 推荐:0

日本佛教印象记

一提起“日本”,国人(包括留日归来的同胞)往往是复杂之情溢于言表。这复杂的心情,其 实并不见得就复杂到无可理喻,无非是两种矛盾的东西在那里打架:一方面,日本几十年来 的经济现代化成就有目共睹,作为邻居的中国人观感尤深,君不见北京长安街东端,堂堂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这座殿堂顶上,顶戴的就是几个妇孺皆知的日本名牌广告标志。这种遍布神 州、气势夺人的日本广告,无时不在向国人提醒彼邦“国富民强”!人的本性,总是艳羡先 进,向往富足安定,您没听说身边哪位特向往那几个战乱不止、愈斗愈穷的非洲国家吧?可 另一方面,日本啊日本,“日本”是谁?在百年来所有受过这个岛国军国主义侵略的亚洲邻 邦中,就数咱中国人受创最深,这是铁的事实。咱们从小受“阶级仇,民族恨”的教育,现 如今这“阶级仇”早就不提了,可“民族恨”那不是谁宣布不提就可以不提了——您当然可 以向老百姓进行“将日本人民和军国主义区分开来”的高层次教育,可杀人父兄、淫人妻女 这等大恨是会变成梦魇般的心灵密码,代代相传下去。这疙瘩什么时候能解开?那怎么起码 也得让仇家真真诚诚地鞠个躬“对不起”吧?可是国人迄今好象还没等到这一声言语,您说 这疙瘩怎么解?所以,难怪国人心情复杂。

提到“日本佛教”,情况颇有相似——倒不是日本佛教界与我们结下过什么深怨,不是,人 家日本佛教界老一辈许多人士和赵朴老等中国的同道、大德十分友好,在赵朴初推动下的这 种民间友好,对于中日邦交正常化乃至今日的两国友好,起过极大作用,善莫大焉。但中国 佛教同人往往私下有那么一点“腹诽”的,是日本佛教百年以来的变化——可以娶妻生子, 喝酒吃肉穿西装更不在话下,这“僧装、素食、独身”全打破了(这中间自然有笼统一锅煮 之嫌),那还算得上正正经经的佛教么?这不,我的一位书读到博士、游历见识甚广的比丘朋 友,刚刚在日本呆完一年要去欧洲,临走丢过来一句话——“日本佛教只有佛学,没有‘佛 教’!”他这话当然只代表他个人观感,可有这样个人观感的岂只一两位。

对象我这样未曾去实地感受过的人来说,如此这般一来,只要说起“日本佛教”,就免不得 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一面是中日佛教界频频友好往来,日本佛教各宗来华朝拜祖庭的 团队络绎不绝,有关日本佛教的书籍也开始出得越来越多,可另一方面,私下里的议论中又 有这么一种“只有佛学”的“腹诽”……

那么,日本佛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97年10月下旬,因赴日参加“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日本大会”的殊胜因缘,还真地让 我得到了寻求答案的机会。

这个答案当然完全是我个人的,可能因为肤浅而贻笑智者,但完全是真实感受——这就是“ 与 时俱进”四个字。这话说白了,就是一句:当代日本佛教已经是与日本社会整体相适应的, 是与它所属时代共同前进的。

仅仅依靠在日本不到十天的功夫,我是不敢轻易下这个判断的。去年年底,读到杨曾文教授 主编的《日本近现代佛教史》一书,这本书使我得以从历史上比较系统地知道了日本近现代 佛教的情况,知道了今日所看到的日本佛教背后的百年激荡史。

先贤有言,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而人们最易患的就是某种“历史健忘证”。我这个从事佛 教研究、教学和工作十余年的人,托杨教授着作之赐,也才第一次如此逼近和逼真地“发现 ”日本近现代佛教的历史细节。转述和渲染这些细节不是这篇小文的事,也许只要说几句话 就够了:整整一百年前,日本佛教界有一批二三十岁的热血青年,正在为日本佛教适应社会 变革进程而全力以赴,奔走呼号,牺牲甚巨。这场掀天揭地的“新佛教运动”,以百年之后 的眼光看去,也许是早已成为遥远模糊的历史“细节”,您尽可以遗忘,但“细节”的重要 性并不因此而减弱——这方面又一个可相提并论的“细节”是:我曾问友人:“日本何以有 今日国富民强”?友人正色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我深以为然,但再问一句:“百 年前日本办教育的银子从哪来的?”友人摇头。我告之以刚刚发现、令我震撼不己的“细节 ”,甲午战后日本从满清朝廷拿去的所谓“战争赔款”——亿万银两,悉数办起它自己的国 民教育了!

佛说一切皆是因缘作。世间语也早有“其来有自”的古训。可惜至少在看待今日日本佛教时 ,我们尚未学会如是观。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