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镰仓时代日本的佛教与早期武士道思想的形成

镰仓时代日本的佛教与早期武士道思想的形成

2013-11-28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8 / 阅读:58 / 推荐:0

镰仓时代日本的佛教与早期武士道思想的形成

在镰仓时代的日本,佛教仍是居于统治地位的宗教。并且,在原来外国(主要是中国)传入的基础上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下面,简单的谈一下镰仓时代日本的佛教几个主要的派别。

一、净土宗与净土真宗

镰仓中后期,在战乱频繁、社会关系激变中更加走向没落的京都贵族中间,充满了对“末世来临”的畏惧和寻求解脱的苦闷。广大农民在坚持反抗封建领主的现实斗争的同时,其中不少人也对来世抱有幻想。正适应这种思想要求,僧人法然(即源空和尚,公元1133年—公元1212年)发展了前代以来流传已久的佛教净土思想,并使它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宗派,即净土宗(与中国的净土宗不完全相同)。他的净土宗主要思想是告诉人们,任何人在佛的面前都是平等的,所有人只要“专修念佛”,即反复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真经,依靠佛力就能“往生极乐”——“他力本愿”,而不必再去搞那些为特权阶级所专用的建寺、造佛、念经等繁琐的宗教仪式。

在法然之后,他的弟子亲驾(公元1173年—公元1262年)在净土宗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发展。亲驾生活在东国(关东地方)农村达20年之久,对东国农民中那些在佛教看来从事“杀生”因而有严重“罪恶”的东国渔民、猎人的疾苦有较深的了解并寄以很大的同情。于是他在“往生极乐”问题上针对其师傅法然的“善人正机说”(法然语:“恶人尚且往生,况善人耶”),而更进一步的提出了“恶人正机说”(亲驾语:“善人尚且往生,况恶人耶”),意思是说,被封建统治阶级和佛教诬为“恶人”的劳动群众才是最容易进入“极乐”境地的人们。他较为彻底地排除了佛教中一切所谓的清规戒律,认为人们即使不出家,不素食,过娶妻生子的世俗生活,只要诚心念佛,那么依靠佛力也能“往生”,从而又在净土宗的基础上开创了净土真宗(即一向宗,简称真言)的教义。净土真宗是广大被压迫人民反对封建压迫的阶级斗争在宗教上的反映。有如思格斯在论述早期基督教运动的性质时所指出的那样,这是一种“被压迫者的运动”。净土真宗在亲驾在世时极兴盛,关东、奥羽一带就已拥有10万信徒,其中绝大部分是农民,也有少量商人、工匠和下级武士。亲驾死后,曾有一段低潮,但是后来由于在民众中的广泛传播,却成了在日本真正占统治地位的佛教宗派。

二、时宗与日莲宗

在镰仓时代的中后期,以人民群众为主要传教对象的新宗派除了净土真宗之外,还有僧人一遍(公元1239年—公元1289年)创立的时宗和僧人日莲(公元1222年—公元1282年)依法华宗开宗的日莲宗(即法华宗)。时宗也是支属于净土宗而主张“他力往生”的一个宗派,在农民中拥有许多信徒。日莲宗则稍有所不同,它宣称只要人们反复念诵“南无妙法莲华经”就能即身成佛,全民信仰此宗则整个国家就能成为佛的净土,而其余各宗却皆不能。公元1260年日莲曾向幕府献上他所着《立正安国论》一书,书中描绘出人民涂炭、社会凄凉的情景,批判幕府政治,进言须按正法(法华经教义)施政,否则必将招致人心思乱、外敌入侵、国家危亡的严重后果。由于这件事触怒了幕府,他先后被流放两次,但仍不屈不挠。日莲宗这种不仅来世,即使现世也能得救且造福国家的教义当然也是幻想,但它反映了人民群众争取现世幸福的迫切要求。由于思想上的一些局限性,日莲宗主要在城市商人和部分武士中间流传。

三、禅 宗

在武士中间最广为流传的佛教新宗派是禅宗。禅宗其实早在中国唐初就已经传入日本,但是到了镰仓时代僧人荣酉和道元(公元1200年—公元1253年)从南宋分别把它的分派临济宗和曹洞宗传入日本之后方才大盛。禅宗宣扬“自力本愿”;即人们“成佛”要靠自己的主观力量。它认为,客观世界是不真实的,只有人的主观世界“内心”才是真实的,人人内心都有“佛性”,宣传人们只要除掉内心的“妄念”,达到“空心”境地便可“成佛”。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