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中国佛教初传史辨述评——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

中国佛教初传史辨述评——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

2013-12-31 16: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661 / 阅读:1140 / 推荐:521

中国佛教初传史辨述评——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

王志远

有史以来,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曾对人类的文明进程产生过难以估量的巨大影响。但是,这些历史事件在当时不一定轰轰烈烈、光彩夺目,它们的壮丽辉煌,要过几十年、几百年乃至几千年才能为世人所瞩目、所理解。对于目前占世界人口大约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来说,佛教的初传,正是这样一次历尽千载愈显可贵的历史机遇。当年的中国人何尝会想到,正是这个机遇,为中华民族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民族传统注入了一股永不枯竭的甘泉;正是这个机遇,使中华民族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民族传统驶向了一片蔚蓝的无边无际的智慧之海。

是谁抓住了这个机遇?是谁为我们送来了佛法?其功不可没,其名不可泯。特别不应忘记的,是它记下了中国佛教的起点。数典岂可忘祖?我们要为中国佛教的千年诞辰做一次隆重的纪念。

目前,有关佛教初传中国的纪年,主要有两种论点:一、伊存授经说(汉哀帝元寿元年,即西元前2年),二、永平求法说(汉明帝永平十年,即西元67年),相差69年,大约三代人的时间。

永平求法说,在中国历史上长期流传。其实,此说法当初并非佛教界自身所认定。据汤用彤、任继愈、杜继文等学者考证,“汉明感梦”的说法,首见于后赵着作郎王度上石虎(西元334年)之奏议:“往汉明感梦,初传其道。”(《高僧传·佛图澄传》)

其后,在诸多攻击佛教的文献中,此说法屡屡被采纳。例如,北魏太武帝在太平真君七年(西元446年)取缔佛教的诏令中说:“昔后汉荒君,信惑邪伪,妄假睡梦,事胡妖鬼,以乱天常,自古九州之中无此也。”唐韩愈在《论佛骨表》中则说:“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流入中国……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汤用彤先生认为:“而《谏迎佛骨》一文,既为后人所传诵,故此说更认为定论。”

佛教方面接受了“永平求法”的说法,亦有当时的具体原因。汤用彤先生认为:“汉明为一代明君,当时远人伏化,国内清宁,若谓大法滥觞于兹,大可为僧伽增色也。”南北朝时,佛教来华未久,佛道相争甚为激烈,无论出于寻求自己的依靠,还是出于攻击对方的背景,汉明感梦,永平求法,都成为第一话题。佛教何时初传,反倒不被重视。

“往事越千年”,如今早已不是佛道相争的年代,佛教也不必再用皇权来为自己增色,重寻一个历史的真实,认真做一次千年的回顾、百年的展望,具有更深刻、更重要的历史意义,万邦瞩目,百宗归心,诚为一大事也!

中国学者的论点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佛教史学之大家,首推汤用彤先生。其着名学术专着《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至今仍为扛鼎之作。吕澂先生评价此书:“受日本人的影响就少,所用资料比较丰富。”关于佛教初传,汤先生认为:

最初佛教传入中国之记载,其无可疑者,即为大月氏王使伊存授《浮屠经》事。

……《裴注》与《世说注》所引相同,而年代又均较早,则谓伊存使汉,博士弟子景卢受经,或较为确实也。

……诸书于授经地点人名虽不相同,但受者为中国博士弟子,口授者为大月氏人,则按之当时情形,并无不合。……据此,则伊存授经,更为确切有据之事也。

关于永平求法(西元67年),他认为:

汉明帝永平年中,遣使往西域求法,是为我国向所公认佛教入中国之始。……然使永平年前未传佛法,则不但哀帝时伊存已授佛经,明帝时楚王英已为桑门伊蒲塞设盛馔,其时已有奉佛者在,且即就此传说本身言之,傅毅已知天竺有佛陀之教,即可证当时朝堂已闻有佛法。……至若佛教之流传,自不始于东汉初叶。

学界、教界的另一位大学者、佛教思想家吕澂先生则认为:

一般采用的,就是见诸记载而事实上也有可能的,乃是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大月氏使者伊存口授博士弟子景卢以佛经的材料。认为这就是佛教传入的开始。

就当时所掌握的资料而言,吕先生对大月氏是否信佛尚存疑问:

日人白鸟库吉认为,贵霜王朝前二代是不信佛教的,而大月氏又在贵霜王朝之前,当时是否已有佛教流传,还值得研究……(见《中国佛学源流略讲》,1961年讲述)

吕澂先生的高足、着名佛教学者杜继文先生曾亲自聆听过吕先生的这段论述。他在1980年参与任继愈主编的《中国佛教史》一书时,回答了老师的疑问。他认为:

大月氏在公元前二世纪移居大夏后很快就接受当地的风俗文化,因此在公元前一世纪末盛行佛教并由其来华使者口授佛经,是完全可能的。

因此,在接受国家教委委托编写《佛教史》高校教材时,杜继文写道: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