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周易》明象与现代语言哲学及诠释学

《周易》明象与现代语言哲学及诠释学

2013-11-22 10: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815 / 阅读:815 / 推荐:0

“明象”是《周易》诠释学的一个特殊概念,它是指《周易》中卦爻象和卦爻辞被理解领会的一个复杂过程。《系辞传》云:“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① 又云:“八卦成列,象在其中。”② 《周易》本质上是一本试图运用意象符号体系来象征世间万事万物的典籍。关于象的来历,《系辞传》这样解释道:“是故夫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③ 既然“象”组成易学的核心,如不“明象(阐明象)”,就无法通晓《周易》。

《周易》不仅是一本关于卦象和爻象的书籍,也包括用文字表达的卦辞和爻辞。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④ 这句话确立了卦象、爻象、卦辞和爻辞的排列顺序。“象”组成了《周易》的核心,并且驱动了几千年的诠释学传统。因为象在易学诠释学传统中占有重要地位,无数研究者努力廓清卦象和卦辞的关系。这些研究必然涉及到意指、表征和阐释。通过研究明象和现代语言哲学的关系这类主要问题,我们就能了解古代中国思想家如何解决语言哲学和诠释学方面的难题。

在所有澄清“象”和“辞”关系的尝试中,王弼的《明象》在探索语言哲学和中国诠释学传统中具有开创意义。虽然这篇论述一直被认为对周易研究有着重大贡献,但它对中国语言学和文学思想方面的贡献还未得到应有的认可。几乎没有汉语理论和评论书籍⑤ 特意提及这篇文章,更遑论中国传统文学思想论着⑥。后者虽未完全忽视王弼的《明象》,但也绝少触及。令人奇怪的是,即使它偶尔进入文集,虽然篇幅不长,只有寥寥数百字,竟也未被完整收录。这里原因较多,但其中之一似乎与后半部文章引起的争论有关。一般学者对文章的前半部没有争议,但对后半部分,他们的观点分为两派:“象数派”和“义理派”。王弼之前,易学家都强调“象”的重要性。在他之后,“忘象说”大行其道,“义理派”遂压倒“象数派”。然而,后者并未销声匿迹,更曾一度活跃在宋、清两代。围绕“明象”拉开了一场大辩论,一些学者赞成王弼的敏锐洞见,另一些学者则怀疑其正确性,还有学者持中间立场,试图结合相反的两派观点,折中给予阐释。在这场关于王弼治易观点的激烈争论中,涌现了大批评论和著作。笔者试图细读王弼和相关学者的论述,结合符号学、语言学及文学理论等现代研究方法进行详细分析,从而评价这些思想家对中国语言哲学和诠释学所作的贡献。另外,笔者也将探究两个主要的阐释范式如何从易学明象发展而来,以及“象数派”和“义理派”之争对诠释学跨文化理解的重要意义。

“明象”即解释卦象,它是思想与言语、思想与文字之间关系的产物。《系辞传》引孔子云:“书不尽言,言不尽意。”⑦ 这句据说是孔子的原话精辟地指出了言语和文字、语言和意义之间的隔阂,并且开始了《周易》诠释学的意指和表征的探索。

孔颖达(574-648)对这句话的评注显示了最初“明象”出现的必要性:

书所以记言,言有烦碎,或楚夏不同,有言无字,虽欲书录,不可尽竭于其言,故云书不尽言也。又曰:意有深邃委屈,非言可写,是言不尽意也。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⑧孔颖达认识到文本在表达口语和意义方面的不足,但他似乎认为《周易》的象征符号能充分表达言辞所不能传递的意义内容,并能揭示世间万物的内在状态。宋代郭雍(1103—1187)则如此强调象传递意义的重要性:

系辞曰:易者,象也。又曰:圣人立象以尽意,盖以易之意不可得而尽,故有象以尽之也。意不可尽,徒玩其辞,皆空言耳。⑨

近代学者尚秉和同意上述观点,他说:

意之不能尽者,卦能尽之;言之不能尽者,象能显之。故“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⑩

他们似乎都认为:意义是模糊不清的;言语不足以表达意义;只有“象”能充分表达意义;语言,无论是口语还是书面语,只能帮助表达意义。与语言表征相比,他们似乎更推崇象似表征和指示表征的象征体系。王弼的《明象》意味着诠释学传统的重心从象似表征向语言表征转移。这个变化又导致了两种阐释范式,即保守的作者导向型范式和激进的读者导向型范式之间漫长的争论。在此大背景下,所谓的“象数派”与“义理派”之争拉开了帷幕。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