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教與中國印刷

佛教與中國印刷

2013-11-28 13: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1 / 阅读:61 / 推荐:0

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经中华民族增加一份坚强无比的活力。这在民族生活的各个方面皆表现得异常明显,而对於印刷术,尤其彰着。

古代印度的佛经,开始只是师徒相承,口语相授,并无见诸文字。直到公元前一世纪第四次结集时,才把经文和注疏化录在棕榈叶上,成为卷帙浩繁的三藏经典。梵文称树叶或叶片为「pattia」,音译为「贝多罗」,因此便把这种记录在棕榈叶上的佛经简称为「贝叶经」。它的装帧,类似我国古代的竹简,用细绳一片片串成。用棕榈叶制成一部经书,要经过采叶、水煮、晾乾、磨光、裁割、打洞、画线、刻写、上色、装订等十几道工序,十分麻烦费力。

佛教传入中国时,我国尚无印刷术的发明,但已有纸张出现。到二世纪初,蔡伦改进造纸术,用树皮、破布、废网等造纸,纸质坚韧,造价便宜,於是「天下咸称蔡侯纸」。所以,我国翻译的佛经就可以抄写在纸上,这比刻写在棕榈叶上方便多了。但抄写佛经并非易事,特别是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佛经的进一步发展,上至贵族,下至平民,信仰佛教的人很多,需要的佛经数量更大,仅靠抄写不利於佛教的传播。

我国商代刻甲骨,先秦雕印玺,秦襄公刻石鼓,秦始皇封禅勒石,汉蔡邕令学生摩拓经文,魏晋道家制符篆,晋代反写阳文砖志,南朝梁反刻念文神道石柱,以及陶瓷的印花,丝质的镂板印花,都表明人们刻学技术的不断提高。而创自东汉,发展於魏晋的松烟制墨,以其不会模糊漫漶而成为印刷技术产生的必要条件。

佛教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也继承了我国古代的石刻技术,六世纪中叶北齐高氏王朝统治时期已有石刻佛经,其代表作有山东泰山经石峪的《金刚经》,山西太原风峪的《华严经》,河北武安北晌堂山的《维摩诘经》等。到了隋代,石刻佛经大发展,沙门静琬开始在幽州大房山石刻佛经,以後历代继续增刻,成为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石刻佛经。另外,寺院和佛教徒还用捺印的方法制作小块佛像,供人作为崇拜敬奉的对象。以後又刻印一些大张佛像和律疏。相传唐代玄奘法师曾以回锋印普贤菩萨像,布施四方。正是在这诸多因素影响之下,我国在隋唐时代终於发明了雕板印刷术。

迄今我们能够看到的最早的印刷品实物,大都同佛教有关。如韩国发现的《陀罗尼经》,它泽印於武周最末一年的长安。唐末司空图为洛阳敬爱寺僧惠确写的雕刻律疏文,曾说印本共八百纸,可见那时寺院已有施舍用的律疏印本了。

敦煌发现的唐咸通九年(八六八年)王玠出资雕刻的《金刚经》卷子,是现存世界上最早的第一部标年木刻印书。此经用纸七张复合成卷,全长四八七七米,高○‧三三米。第一张扉页印释迦牟尼佛说法图。释迦牟尼佛坐於祗树给孤独园的经筵上说法,长老须菩提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面佛而言。佛的左右前後,围站着两员护法天神以及许多贵人施主和僧众。经筵的前面,卧着两头勇猛的狮子,说明佛法无边足以降服野兽。

图的上部,在微风飘动的幡幢上,两位仙女驾着祥云而来。画面纯用浅刻,刀法遒劲,流畅严谨。由於处理得巧妙,自有虚实关系。画刻者为使画面灿烂完整,还在地面上施以四方连接图案的毡纹样。整幅画的布局结构和人物线描的技巧风格,与唐代佛画的手法大致相同。

图片左面,是《金刚经》文,字体劲拔,体兼颜(真卿)柳(公权)。经文後面有『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玠为二亲敬造普施』的题化。这件比较成熟的雕版印刷品,反映了我国当时印刷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可惜这卷举世闻名的唐代雕版印刷的佛经,为斯坦因劫去,现存英国博物馆中。

一九五四年,四川成都唐墓中又出土了一张成都府成都县龙池坊卞家印的梵文《陀罗尼经》,大约一尺见方,中央刻有佛像一尊座於莲花座上,环绕佛像印有梵文经咒,咒文外四边又刻印各种小佛像。这件珍贵的雕刻印刷品是目前国内仅存的最古的唐刻本。

五代时期,我国的雕版印刷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当时已能雕刻整部书籍,而且多是佛经和通俗书。我国最早期的雕版印刷品,一般都不留刻工姓名。敦煌石窟藏经洞发现的刻於後晋开运四年(九四七年)的《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像,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留有刻工姓名的雕板印刷品,在世界上也属於最早。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