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邢光祖:禅与诗画——中国美学之一章

邢光祖:禅与诗画——中国美学之一章

2014-01-02 18: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32 / 阅读:132 / 推荐:0

邢光祖:禅与诗画——中国美学之一章

在中国艺术哲学的范畴内,有一种风靡骚坛艺苑的美学特质,足堪凌驾甚至曲包印度所说的“味”(rasa)(注1),与日本所说的“幽玄”(Yugen)(注2)的,应该是禅。禅是中国佛教十宗之一的名称,但其引用,并不局限于宗教。禅在中国词人画家之中,已经成为通用的习语;禅的风趣,自第五世纪甚至魏晋以来,即弥漫在中国的诗词与文评之内。禅是中国美学上的重要原理之一,一千多年来,对于中国的诗画,曾发生绝大的影响,并已成为日本文化的主流,现正开始流行于西方了(注3)。所谓禅,不是语言文学所能表达的,所以禅家自始便有“不立文字”与“不执文字”的训戒(注4),甚且揭出“语言道断,心行处灭”(注5)之说。不过,为了行文的方便起见,我们可以说,禅是一种神秘的经验或境界(注6)。从经验来说,禅是自性的灵照;从境界来说,禅是实质的真空;从整体来说,禅是“无念为宗,无住为本,真空为体,妙有为用;所以道尽大地是真空,遍法界是妙用,且道是甚么人用得?四时运转,日月长明,法本无迁,道无方所,随缘自在,逐物升沉,此土他方入凡入圣”(注7)。

在这里,我们可以约略指出,西洋的神秘主义,是一种天人的感会( Communion with God),而禅的神秘经验,是一种心物的契合,正唯如此,西洋的神秘经验,具有宗教的色彩,而禅的神秘经验,只是内心的自证。一切神秘经验包括文艺上的美的经验及诗的经验,大抵均已超出智识论理的范围,端赖中国禅家所说的“悟”,或西洋所说的“直觉”(注8),才能获致。因此,通度神学禅道与文学艺术的桥梁,在中国是“悟”,在西洋是“直觉”,在当代文艺心理学上是所谓“灵照”( illumination)(注9)。这种“悟”,“直觉”或“灵照”,有如钻石出火,云开电射,是熏修的顿超,是三味的解会,也是一切创作的发轫(注10)。在宗教的神秘经验里,我们所悟所觉所照的,西洋自柏拉图以来,简称为“灵”(soul),人格化以后则称之为“上帝”。在禅的神秘经验里,我们所悟所觉所照的,禅家自达摩以来,简称为“心”,人格化以后则称之为“佛”。中国人常把“心”与“灵”连用,足见中西在定名上并无杆格,暗中相合。不论是心,不论是灵,其本体与现象,我们应该承认是“空”的,是“无”的;因为是空的,是无的,所以我们的心灵才能摄取宇宙万物及大地山河,才能辐射宇宙万物及大地山河;因为是空的是无的,是无的,所以我们的心灵才可以有创造的活动;因为是空的,是无的,所以我们的心灵的创造活动,才能随缘自在,神通妙用。我们的心灵,跟它与天感会与物契合的神秘经验或境界,是不可思议的,也是难以捉摸的。这种心灵的经验或境界,不是理性所能理会,也不是概念所能概括的,不是感官所能感到,也不是推理所能推知的,这种心灵的经验或境界,是藉超越理性与概念,感官与推理能力范围以外的悟性体会出来的。所谓悟,根据铃木居士的义解,是“般若的直觉”(Prajina-intuition)(注11),或按照法国当代文艺批评家马理丹(Jacques Maritain)的剖析,是“创造性的直觉”(Creative intuition)(注12)。在这般若或创造性的直觉中,所有心之与物,法之与相,意之与象,性之与情,事之与理,境之与遇,因之与缘,有之与无,虚之与实,体之与用,动之与静,本之与末,知之与行,有我与无我,主观与客观,抽象与具体,理想与现实,精神与物质,相对与绝对,普遍与个别,方法与目的,入世与出世,宇宙观与人生观,圆觉融通,完全合一,这是中国禅学的特征,也是中国精神之所在(注13)。中国自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以至东汉初年佛教的传入,这一段的时间,大抵可说是禅学的先意识时代(注14)。

〔下载〕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