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从《论语义疏》看中古佛教词语的扩散

从《论语义疏》看中古佛教词语的扩散

2014-01-02 19: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54 / 阅读:154 / 推荐:0
从《论语义疏》看中古佛教词语的扩散

周先林 化振红

(南京师范大学 中文系,江苏 南京 210097)

摘要:《论语义疏》是正统的儒教经典注疏作品,在很多方面却受到了佛教的深刻影响,行文过程中常常引用佛教人士话语、借用佛教概念印证或阐释儒家理论,并且大量使用了佛教词语。这些词语比较准确地反映了中古时期佛教词语向中土文献扩散的基本规律。

关键词:《论语义疏》;佛教词语;词汇扩散

东汉末年,佛教东渐。魏晋数百年间,外来的佛教逐步完成了与汉地文化的深度融合,开始全方位地影响当时的社会生活。到南北朝时期,佛教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基本形成了与儒道思想鼎足三分的局面。随着佛教对中国社会影响的日趋扩大,佛教词语在汉语词汇系统中也呈现出了与之相对应的融合态势。本文拟对皇侃《论语义疏》中包括佛教词语在内的各种佛教成分进行剖析,进而探讨佛教词语在南北朝以及中古汉语中的扩散情况。

一、《论语义疏》所受佛教影响

皇侃(488-545)是南朝梁武帝时期的着名经学家,据《梁书》、《南史》之“儒林传”记载,皇侃出身名门望族,精通儒家经典,每逢讲经时,听众多达数百人,其《礼记讲疏》、《论语义疏》颇受皇帝青睐,因而拜受侍郎之职。《论语义疏》的主旨在于阐释儒教经典,所体现的思想观、价值观本来应该符合纯正的儒家理论体系,但是皇侃思想却深受释家学说的熏染,这是《论语义疏》掺杂大量佛教因子的根源所在。

《论语义疏》体现出来的佛教影响,大致包括三个方面:

义疏文体本身蕴涵的佛教因子。汉晋以来的典籍传注,一般偏重于字词训诂、章句;魏晋时期,玄风炽扇,其着述着重于剖析名理、发挥玄义;梁代盛行的开座讲经,并不拘泥于原典的字词句,而以阐发佛经意旨为目标。义疏或称讲疏、讲义,本为口头讲经的底本或记录。梁代讲经风气之盛,颜之推《颜氏家训?勉学篇》做过描述:“武皇、简文,躬自讲论。周弘正奉赞大猷,化行都邑,学徒千余,实为盛美。元帝在江荆间,复所爱习,故置学生,亲为教授,废寝忘食,以夜继朝,乃至倦剧愁愤,辄以讲自释。”“俗间儒士,不涉群书,经纬之外,义疏而已。”经讲的内容既包括玄学,也包括佛学,具体内容通常以解说经义为主,也涉及字词的解释,文句的串讲,有时还对各家之说加以征引、评说。因此,义疏实际上全面融合了传统儒教经典传注、玄学义理阐发、佛教讲经作品的特点,比传统的经注详细得多,唐代的正义类作品即深受其影响。

《论语义疏》征引文献时体现的佛教因子。解说《论语》义旨时,《论语义疏》常常直接引用佛教徒、佛学家研习儒家经典发表的言论,如“释慧琳曰:有君无礼,不如有礼无君也。”(八佾,卷2)又,“沈居士云:夫闻之与达,为理自异,达者德立行成,闻者有名而已。”(颜渊,卷6)很多情况下,作者还会使用佛教概念来阐明儒家体系的某些思想,如皇侃自序论及《论语》的性质,“此书之体,适会多途,皆夫子平生应机作教,事无常准。或与时君抗厉,或共弟子抑扬,或自显示物,或混迹齐凡,问同答异,言近意深,诗书互错综,典诰相纷纭,义既不定于一方,名故难求乎诸类,因题论语两字以为此书之名也。”(叙)又,“孔子机发后应,事形乃视。择地以处身,资教以全度者也。故不入乱人之邦,圣人通远虑微,应机神化,浊乱不能污其洁,凶恶不能害其性。”(阳货,卷9)《论语义疏》反复倡明的孔子应机行化、不求一准的思想,其渊源就是佛教的“方便”思想。释迦牟尼与孔子的经历颇多相似:生活在乱世之中,以教化世人为己任,又都被为后世奉若神明。从《论语义疏》可以看出,在皇侃心目中,他们推行教化的最大特点都是所谓“应机作教”(张文修2003)。皇侃多次使用诸如“符应”、“神明”之类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字眼形容孔子,这种作法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孔子原有的平实形象,而把他比附成了类似于释迦牟尼那样的宗教祖师。

《论语义疏》行文过程大量使用了佛教语词。体现出佛教语词向中土文献扩散、与汉语词汇系统融合的种种特点。

二、《论语义疏》反映出的佛教词语扩散过程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