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认同与承认——中国哲学的个性品格与普遍意义

认同与承认——中国哲学的个性品格与普遍意义

2013-11-22 10: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59 / 阅读:359 / 推荐:0

,研究的范式和研究的对象总是相互关联,对象的存在形态,同时规定了我们用什么方式去把握这个对象。从中国哲学的研究看,在讨论用什么方式来把握中国哲学这个问题的同时,对中国哲学本身的存在形态也需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笔者在以前的一些文章中也曾涉及这个问题,这里再简要地提一下。在宽泛的层面上,我们也许可以从“形式”和“实质”两个维度来理解中国哲学的特点。从形式的方面看,中国哲学表现为既成形态和生成过程的统一。作为历史中的对象,中国哲学无疑已经取得了既成的形态,我们现在所讨论的哲学史对象(从先秦到近代的各种学派、学说、体系等等),都已在历史上完成,具有既成的形式,在此意义上,它们确乎表现为既成的形态。但另一方面,这种形态同时又处于一个生成的过程,其内涵在历史的演化中往往不断深化、扩展,这一过程在近代并没有终结,今天的中国哲学也可以说在延续着这个过程。质言之,既成性和生成过程的统一,依然是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中国哲学的一个特点。以上是就形式的层面而言。

,这里又涉及哲学的历史与哲学的理论之间的关系。作为既成的、已经完成的形态,中国哲学同时也获得了一种历史的品格;但另一方面,与它的生成性特征相关联,中国哲学同时也具有内在的理论品格。事实上,中国哲学历史中的各种学说、体系在成为历史中既成的对象之前,首先表现为一定历史时期哲学家们理论探索的产物。换言之,它首先是理论形态,然后才成为历史中的对象,并获得历史品格。按其本来形态,何为中国哲学与如何研究中国哲学这两个问题总是彼此相关,也就是说,中国哲学的历史形态和它的理论内涵无法截然分开。中国哲学的以上特点,决定了我们在研究、把握中国哲学的时候,既需要一种历史的视界,也需要一种理论的视域。

,是不可偏废的。事实上,自中国哲学取得现代的学科形态后,在胡适、冯友兰等对中国哲学的疏理、阐释中,都可以看到以上两重视野的交错、渗入。当然,对具体的哲学家、哲学史家来说,其研究的进路可以有所侧重,如有的也许偏重于历史的视角,有的则可能着重于理论内涵的探讨。但在总体上,似乎难以把两者截然分开:在中国哲学的研究中,我们需要的是“有历史的哲学”和“有哲学的历史”。

,是以中国哲学为“哲学”。从逻辑的角度看,在把中国哲学理解为一种哲学之前,似乎可以进一步追问:中国哲学究竟是不是哲学?如果是,又是何种形态的哲学?这样的追问,事实上就涉及承认问题。“承认”之所以会成为问题,与中国哲学所面临的现实状况,包括世界范围之内主流哲学形态对中国哲学的理解等相关联。如所周知,黑格尔在他的《哲学史讲演录》中已经提到中国哲学,但是他对中国哲学的评价并不很高。事实上,他并没有把中国哲学看作他心目中那种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对他而言,孔子所表达的不过是一些“常识道德”而已,“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同样,《易经》虽然涉及抽象的思想,但“并不深入,只停留在最浅薄的思想里面”,如此等等[1]。对中国哲学的这种理解,现在依然可以看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便是:在当今西方主流的大学、特别是英美大学的哲学系中,中国哲学总体上并没有成为研究、教授的对象。通常研究、教授中国哲学的,大部分分布在宗教系、东亚系等之中;也就是说,主流的西方哲学并没有把中国哲学作为一种重要的哲学形态来对待。尽管随着近些年华裔学者逐渐在北美一些大学任教,也开始出现了在某些哲学系教授中国哲学的情形,但对于主流的哲学系统来说,中国哲学仍然没有进入他们的视野,他们并不承认中国哲学是“哲学”这个大家庭或共同体中的成员。这种现象目前并未从根本上得到改变,对此我们毋庸回避。

,便发生了“承认”的问题。这一问题之成为问题,从根本上说涉及对哲学的理解:哲学究竟是什么?什么样的观念系统才算是哲学?哲学除了共同的品格之外是不是还可以具有多样的、特殊的表现形态?对于西方哲学的主流来说,他们所承认的哲学似乎就是一种单一的形态,这就是西方自古希腊演化而来、取得现代形式的哲学。除此之外,像中国哲学这样的系统,就不能归入他们所理解的“哲学”之类。对哲学的这样一种理解显然有其片面性。关于哲学,我们当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也可以给出不同的界说,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在“哲学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完全一致的看法,具有不同哲学背景的哲学家对哲学往往有自己的理解。但是,一般或宽泛意义上的共识,仍然可以达到。作为不同于知识的思想形态,哲学首先表现为一种智慧的追求,在智慧之思这一层面,哲学无疑体现了其共性的、共同的品格:不管什么样的哲学形态,都可以看到它不同于经验学科、经验知识的特征,在最宽泛的层面上,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与知识形态不同的一种智慧追求或者智慧之思。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