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陀传:第六章 真理王国成就─传道的决意

佛陀传:第六章 真理王国成就─传道的决意

2014-01-02 21: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59 / 阅读:59 / 推荐:0

佛陀传:第六章 真理王国成就─传道的决意

微妙的心的记录 释尊,从他在菩提树下得到大悟后,不久在鹿野苑,将他所悟得的,做广大教训在人们面前,将它展开的几十日以前,其间,有关那些去来于释尊胸中的种种思考,好的是,我们能够在古经典中找到可以窥知它的几多资料。可是那些资料的有些部分,所讲的是假藉着婆罗门诸神的说话的,又有些部分所讲的是以恶魔的诱惑形态的,又有些部分是过去的佛传作者将他的深意放过的。

苏格拉底曾经就赫拉颉利图斯的著作这样说:『我所能理解的,全部都是优秀的。我所不能理解的,我想也是同样的。所以想研究该著作的人,必须是熟练的潜水夫。』这些话语我常常在经典面前想起它。而每一次想起它来鞭跶我自己。

只抚摩文字表面,而自以为有充分理解的,对于经典没有比它更可怕的。我们在那里,绝不可停滞在水的表面,必须要跳进水中,潜入水里去探测它的深处。所以,熟练潜水夫在这里是比任何其他更需要的。现在我们想探讨释尊从树下成道起到最初的说法之间,去来于他胸中的思考时,也最强烈地痛感它是必要的。因为能在这里所找出的,是释尊胸中的心情的微妙动向,而为他的线索而存在的,却为诸神的说话,或为恶魔的诱惑而被传承的资料,所以当然我们也同样,若不是能勇敢地跳进水中,潜入它的深处,调查它,绝对无法触摸到释尊胸中的心情微妙动向的片鳞。

那麽我要首先,举出可以认为确实的几个经典资料,然后再与读者一起,儘可能潜入于它的深处去查看一下。

依法而立 相应经典六之二的题为『恭敬』的一经,像下开那样,将在释尊大悟后不久,于他的胸中去来的思念之一加以记录。

那时,世尊当在尼连禅那河边,一棵树下耽住着,在玩味着他所得到的智慧喜悦。可是那时,在他的胸中,忽然地有他的心思生起。

『尔时,世尊独坐、静观、作如是想:如没有所尊敬的人,没有所恭敬的人,生活是苦痛的。我应该尊敬怎麽样的沙门或婆罗门,去就近他而住呢?』

这部经的这一句所说的意味,对于能深深地潜入于水中深深地玩味的人,会觉得有深湛的兴味。释尊在这时得了最高智慧,他尚且还在寻求可以依靠的某些物。想在其他人格找出所应该尊敬的对象,希望能近侍那个人,凭依那个人而搅动了他的心情。并说没有可凭依对象的生活是苦痛的。对于独自一个人在内心抱持着智慧,觉得有某种不安。那是为什麽呢?不过,对于它的理由的追问,暂且将它留在后头,现在,首先依照经典所记载的来说一说。

且说,抱着这种心思的释尊,复又想──假如我,对于戒依然有不能满意的,对于定依然有不能满意的,或对于智慧依然有不能满意的,如关于这些有足以使我跟着他学习的沙门或婆罗门的话,尊敬那个人,近侍他跟他学习是有理由的。可是,我现在,关于戒、关于定、关于为解脱的智慧,都同样没有找到可以尊敬他、近侍他,跟他学习的人物。所以关于它,我觉得很遗憾的是,不能找到比我更卓越的人,这样想着,结果释尊所得到的结论是──『我宁可尊敬、近侍而耽住在我所悟得的法中。』

这个结论,对于想追随释尊之道的我们,应该以非常重要的意味接受他。请想起佛教术语有『依法不依人』话语。于世间的很多宗教,所说的都是依人。即由于人而树立他的信仰。我们也同样,动不动会觉得,由于人而树立他的信仰是很自然的。可是,释尊之道,却明明白白地教人以『应该由于法,不应该由于人』的道。那些的最坚确表现,被记载在这位大师面对着入灭,还为弟子们而垂示的训诫中:

『于此要以自己为灯明,以自己为所依,不以他人为所依。以法为灯明,以法为所依,不以其他为所依。而耽住于此。』

那是叫做『自归依、法归依』的教示,而为我们以最深感铭所记忆的所在,于那里最明白地,而且最严肃地宣言的,那种佛教的基本的立场,如说在它的开始时,是怎样地被自觉,怎样地被确立的话,那我们想指在这棵树下瞑想之间去来于释尊胸中的心思,正是将正法中心的立场确立起来的。

又,这部经又继续说,释尊于到达这种结论时,梵天王现出他的姿容,将衣衫披在一方,对释尊礼拜,称讚他所刚刚得到的结论,唱着偈,说如下开:

『如过去的正觉者,和未来的诸佛,

又现在的正觉者,能解除众生的诸般忧虑烦恼的人都同样,全部都要尊敬正法,而且耽住于此,

现在要耽住,又,未来也要耽住。

这一些对于诸佛,是法的当然。

因此,如想为自己求利益,想成为卓越的人,

必须忆念佛的教示,而尊敬正法。』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