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南传 法与科学

南传 法与科学

2014-01-03 02: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35 / 阅读:635 / 推荐:0

南传 法与科学

P. L. Dhar 教授

追根究底是人类的一个基本特质。打从出生开始,儿童就想了解周遭的世界。等他长大了,他开始了解不同事件之间的因果关係:按下开关灯就会亮,冰块放入饮料中就会冷却,把手放到火上就会热---而且我们会说,孩子藉此学习,获得知识。科学,基本上是人类利用感官,将外在世界所获得的知识的系统化。

等孩子长大成人,并经验了生命中的起起落落,迟早他会开始疑问:「这些事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出生、求学、赚钱、生子、养家、变老、最后死去﹖为什么这么苦---生病、年老、与所爱的人分离、与『坏人』在一起等等的苦?」他开始思考并了解他自己的真正本质,他受苦的真正原因,还有解脱的方法,因此他变得更有智慧。法其实就是人类所得到全部智慧的系统分类。

如此看来,法与科学是人类努力的两个互补层面。如同《依沙奥义书》(Isa-Upanishad)所说,「心灵智慧(法)和世俗知识兼具的人,用后者阻止死亡接近,用前者来体验永生」。

科学(尤其是它的实用面,科技)让我们知道如何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法让我们了解我们的生存目的,知道自己「在哪儿」。显然的,为了社会的和谐发展---为了个人的和谐发展---适当地统合法与科学是必要的。在现今科技大大增强我们力量的时代,这一点特别重要。然而,由于缺乏「智慧」,缺少法,这种科学的进步只带来逐日增加的悲哀:土壤、空气、水和我们的心灵都污染中毒。

对法的误解

「法」字面上意指「自然的法则」。因此法是阐释我们内在世界的法则,就如同科学是阐释外在世界的法则。科学和法两者之间的差异就只是探究领域的不同---就好像科学中不同学界间的差异,如物理、化学和植物。但科学和法之间有一不相容的认知。

有许多因素造成这个认知,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对法和对科学的误解。今天,对大多数人而言,法和宗教教派与神职工作是同义字;他们认为法就是一堆符咒字眼和繁複的仪式典礼,能够挑起邻里之间两败俱伤的攻讦争执,即使他们可能已如兄弟般生活在一起好几代了。更有甚者,法已代表了顽固地拒绝任何对宗教信仰的逻辑推敲。难怪今日的年轻人对它非常厌恶。一个有理性,不因权威而接受任何事物的现代人---不论是宗教导师或圣书〔经典〕的权威---很可能因而完全地拒绝法;即使是他迫切须要的生命方向之永恆真理也一併拒绝了,就这样玉石俱焚。这过程又因科学的本质,亦即全然的物质主义---在各种动力影响之下的物质运动,难道科学不能解释这些现象吗?因此,任何人谈起超越感官知觉的实相之存在,就往往被贴上不科学的标籤---被人视为一个活在他自己幻想中的傻瓜。在这种情况下,要统合科学与法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改变这种状况,显然必须把法当作一种科学,依照科学的方法,排除所有外在的社会政治关连以及行上学的推测。科学态度要求「由事实归纳,而非由教条演绎。我们应该面对事实并从中得出结论,而不是由结论出发去玩弄事实」2。第二,我们也要了解,十九世纪科学传承下来的物质主义是否能被现代科学支持。很幸运的,近来的科学发展正在质疑这种传统的世界观,正确地暸解这些发展可以刺激科学与法的统整过程。

法为应用科学

汤姆生描述出科学方法的精华:「科学的目的是要用尽可能精确尽可能简单,尽可能完整,而且是可证实的语词,去描述与人无关的经验事实。」[1]

为了要成为一门严谨的科学,法必须呈现出能够被所有人,而不仅是少数特选的人经验到的「法则」。任何主张应该要先视为假设,只在经过经验证实后才能被接受,而不是由权威决定--即便是个人或主观的经验*。而且这些主张应该是理性而合逻辑的。(注解*:以研究的本质而言,心灵经验是个人的;但是并非私有的事实。它在别人的个人经验中,是可预测也可证实的。)

佛陀最伟大的心灵科学家之一,他的教诲正符合这些要求。他不断对弟子重複的话,正如同一位人道的现代科学家对年轻学生所说的话:

? 不要只因为别人告诉你,或只因是传统,或你自己想像就相信。不要只因为你尊敬老师就相信他告诉你的话。但是,经过适当的核对总和分析,不论你发现什么可以带给众生好处、利益与福祉,就要相信而且坚持这个信念,并以它为指引。

法的精要,所有的开悟者明确描述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这个说法简要,不带任何奥秘字眼,有时可能会使人忽略其深意。然而它的实际用处及普遍适用性却很明显。在这种观点下,将低层的心灵本能净化,就是法的精髓,因为这会自然地导向善行的实践。它也会导引我们培养出对生命基本特质的洞察力。这个净化的过程并非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神秘知识。它纯粹是一种科学方法,开放给任何有意学习并去证实的人。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