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教大藏经》注讲

《佛教大藏经》注讲

2014-01-03 02: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9 / 阅读:69 / 推荐:0

《佛教大藏经》注讲

佛教大藏经是汇合佛教一切经典成为一部全书的总称,古时也叫做《一切经》,又略称《西经》。因为它的内容主要是由经、律、论三部分构成,亦称为《三藏》,分别利为“经藏”、“律藏”和“论藏”。经是佛为指导弟子修行所说的理论;律是佛为他的弟子所制日常生活应守的规律;论是佛弟子们为阐明经律的理论而作的著述。藏,有容纳收藏的意义,都是从印度梵语意译的。佛教一藏的分类起源很早,相传佛灭不久,他的弟子们为了永久保存佛所说的教法,开始进行了遗教的结集,即通过会议方式把佛说的话加以统一固定下来。佛教的藏经是经过几次结集(会育和编纂)会议才形成的。在佛教传承的二千五百年间,经典的流传大体上经过了口传、书、写、印刷三个时代。印度民族是惯于忆的。他们最初结集三藏时,只是通过问答的形式,把佛的说法编成简短的语句,以便佛的弟子们能够共同背诵而已,其后才有书写流传的作法。我国现存的汉译大藏经,是自后汉(公元一世纪)以来直接间接地从印度和西域各地输入的写在贝叶(贝多罗树叶)上的各种佛经原典翻译过来的。自汉至隋唐时代,都靠写本而流传,到了晚唐,九世纪时,才有了佛经的刻本。现存唐咸通九年(八六八)现所刻的《金刚经》是世界上一本最古的随有美丽版画的印刷书籍。由于佛经的翻译越来越多,晋宋以后就产生了许多经录,记载历代佛经译本的卷数、译者、重译和异译等。在现存许多经录之中,以唐代智 的《开元释教录》最为精详。他把当时已经流传的佛经着录为五千零四十八卷,并用梁周兴嗣撰的《千字文》编号,每一字函(又称一帙),每函约收佛经十卷,把五千零四十八卷,编为五百四十八函,用千字文五百四十八字作为函号,这便完成了汉文大藏经的规模。

佛教大藏经整藏的雕版印刷,始于十世纪末,即宋开宝年间,在四川成都雕刻而运到当时首都开封印刷的《开宝藏》。全藏刻版共有十三万 块。当时官府为了贮藏这副经版,特地制版印行。这种官版大藏经主要是为颁给国家的,无论刻字印刷以及所用的纸张,都非常精美。由于《开宝藏》的刻成,大大促进了我国宋代新兴印刷技术的发展。自《开宝藏》雕成以后,因为可以大量印行,手写的佛经便逐渐减少了。但是官版大藏经的请购手续,有一定的限制,民间不容易普及,于是私人刻印藏经的风气日渐流行,后来便出现不少的私版大藏经。根据佛教文献记载,自宋经过元明清各代,朝野所刻大藏经共有二十次。宋代继《开宝藏》而刻的有福州本《崇左市宁万寿大藏》和《毗卢大藏》,湖湖州本《思溪藏》及平江《碛砂藏》。辽代有《契丹藏》,金代有山西《赵城藏》,元代有杭州《普宁藏》,北京《弘法藏》,不有《武林藏》(相传刻于杭州照庆寿,《径山藏》等。《径山藏》刻于浙江省余杭径山,发行于嘉兴,亦称为《方册藏》大大的便利了学者的利用。

清初雍正、乾隆间,北京还刻了一部《龙藏》,这是中国官刻藏经的最后一部。这部藏经的经版现在保存在北京智化寺内。以上这些大藏经都是雕版印刷的,因为历时悠久,现在除清刻《龙藏》版本尚完整外,其他历代所刻大藏经的版本都不存在;宋元的藏经印本流传到现在的也很少,抗战以前在西安发现了一部宋刻《碛砂藏》的残本,后来运到上海影印出版;在影印过程中,为了寻补《碛砂藏》的缺本,又在山西赵城广胜寺访得了一部金刻《大藏》,因为它在赵城发现,通称为《赵城藏》。谈起这部《赵城藏》,还有一段惊险的历史。在抗日期间,侵占山西的军官想抢走这部藏经,我们八路军得到这个消息后,为了保护这批宝贵的文物,立即组织了一只战斗队负责迁运任务,在途中几遇敌人阻劫,牺牲了八位英勇的战士,最终才保全下来了这部藏经。

解放后,这部《赵城藏》护送到了京,现保存在北京图书馆善本室。对残损页卷已进行了复原整理。以上历代所刻的藏经,体积都很庞大,对于学者研究很不方便。在清末民初时,上海频伽精舍依日本弘教院本藏经,用活字排版印刷了一套,称为《频伽藏》,这是我国最初的一部铅印大藏经。后来上海商务印书馆又影印了日本出版的活字《续藏经》,它的特色是专收过去未收入藏的古德著述,为佛教名宗思想的研究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