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传喜法师:吃它一块肉,欠它万万千

传喜法师:吃它一块肉,欠它万万千

2014-01-06 11:0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033 / 阅读:665 / 推荐:368

我们前天晚上在台北桃源屠宰场,本来排的计划是星期天,因为星期天屠宰场休息,他们原来是这样想的哦,但是我到那边不是这个情况。大家有没有礼拜天不吃肉啊?所谓礼拜天,有没有不吃肉啊,造恶业有没有停止啊?造恶业有没有礼拜天啊?没有啊。



还是要吃肉啊。那市场需要肉怎么办呢,肉从哪里来,肉从屠宰场来啊,那屠宰场能不工作吗。那天下着雨,我们来到屠宰场之后啊,幸亏是下着雨哦,就下着雨那个血的味道都闻得到。下着雨,刮着风,都是腥味,血雨腥风,屠宰场。然后我们在那边放着生、火供、超度。我们一边在做法会,那边猪在嚎叫着,猪要被杀的时候发出撕心裂肺的那种悲嚎声,猪叫起来比狗还响哦,传的声音蛮远的。一会儿就是一阵惨叫,一会儿又是一阵惨叫。伴着一阵惨叫,距离因为也不远嘛,然后一股开肠破肚的味道就传过来。



所以那天的法会我心情一直都很沉重,连笑都笑不出来,没办法笑了,血雨腥风哦,一阵阵惨叫,一股开肠破肚的味道就过来了,我们在那超度这边就在杀。人也长于天地之间,猪也长于天地之间,人竟然吃猪的肉,要杀它,吃它的肉。你说作为我们这个生命,你吃那个生命的肉,那你被吃还会远吗,是不是?就是这个道理啊。



你吃它,在地球上这么不公平。我们人这种生命,有力,有力的吃那些弱的,那你人还有好日子过吗?人类社会这样子的话还能长远吗?我们老祖先跟我们说:“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夜半屠门声。”半夜猪被杀的那种惨叫,你就知道人惨叫的原因从哪来的,人类的悲哀。人类悲哀的结果是他自己悲哀的因里修来的,对不对,是自己修的,自作自受啊。



那些屠夫,杀的人没有什么,他们当工作一样,他们觉得我们就做这个工作,市场需要啊,市场需要多少我杀多少啊。那吃肉买肉的人,这没什么,我到菜场里我买肉而已啊,又不是我杀的。但是那是一个恶的循环,这是一个罪恶的整体配合一样,好像说好了我吃,我不负责杀,这边我杀我不负责吃,对不对,那就等于是里应外合,配合好的,像一个贼的集团一样,像个黑社会集团一样,配合好的。杀是为吃的人杀的,吃的人觉得反正不是亲手杀的,就形成了这么一个市场,这样一个人类的共业。



一天要杀将近两千头猪,那你想想隔几分钟能有一个,两千头猪啊,一天二十四小时啊,一小时六十分钟,那几分钟就是一头猪。一声惨叫,开肠破肚,这头进去,那头猪的身体就被砍成一半,吊在铁钩上,五脏六腑归五脏六腑、头归头、尾巴归尾巴、脚归脚。前两天我也刚去过台湾南部,有个叫万峦,万峦喜欢吃猪脚,我就想起那一幕啊,人要喜欢吃猪脚,一个猪只有四个脚啊。罪恶的来源,多少罪恶的来源,那个猪就惨叫啊。你说叫能叫多长时间,叫也叫不了多长时间,惨叫,“嘭”头被砍掉了,叫也没机会叫的。我一到那边就有居士被猪上身啊,他们都吓坏了,那个居士在哭,头在甩,居士们吓坏了:师父师父,那个居士。我一进去就闻到那种血腥味嘛,屠宰场血腥味,难以言表的那种心情啊。



我去之后我就看着他,我看着他是充满了悲悯的,看着他、看着他……那个居士头在甩,身体在挣扎啊,眼睛都红红的,哭啊!他也在哭啊,流泪啊,眼泪、鼻涕、口水汇聚在一块,随着头一甩,甩得到处都是。我一道眼光看过去,定在那里看着,慢慢镇定下来,打了好几个膈,好像那个猪从他身体里出来了,他又恢复平静了。



泪水擦擦,清醒过来了,合掌说“师父师父,对不起”,我说跟我坐到前面去。我坐到法座上,他第一个坐到我这里,与我面对面他就没有被附体的机会嘛。有的人比较敏感,那离我近点。因为他这样大家也都知道猪多可怜,不是杀掉,被肢解它就没有了,它痛苦。你说它恨不恨人啊,谁吃它的肉它恨不恨啊,这怎么会有好呢。



正好那天有个男的,胖胖的,他就来说:师父,每次做火供超度,我肚子里就难受,翻滚。我说你过去肉吃太多了。他说师父,是的是的。我说你吃那么多肉,冤亲债主都在你肚子里啊,一做超度就有反应了。吃的每一块肉都是罪恶的源泉,所以我们老祖先说:“吃它一块肉,欠它万万千。”我那天在那里更深入的理解了,我平时也跟大家讲,吃它一口肉,欠它万万千。不是说吃它一块肉的问题啊,好像是进了不好的网站里了,等于联网联到那里去了,恶业的网你联进去了,吃它一块肉却联进恶业的网,你是欠无量无边,万万千千啊。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