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华严经讲话 八、清净梵行—佛升须弥顶品、妙胜殿上说偈品、菩萨十住品、梵行

华严经讲话 八、清净梵行—佛升须弥顶品、妙胜殿上说偈品、菩萨十住品、梵行

2013-12-09 14: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02 / 阅读:202 / 推荐:0

八、清净梵行—佛升须弥顶品、妙胜殿上说偈品、菩萨十住品、梵行



大住圣窟——卢舍那佛之坐像



灵泉寺,位于河南省西南三十公里太行山脉之支脉——宝山之东麓。创建于东魏武定四年(公元五四六年),初名为宝山寺,隋开皇年间(公元五八一——六○○年)改为灵泉寺。



开皇十一年(公元五九一年),住于灵泉之灵裕,应隋文帝之召请,于都城长安,被任命为国统(统管僧尼之最高僧官)。后又返灵泉寺,并将灵泉寺之规模扩大,而有「河朔一古刹」之称。灵裕寂后,葬于灵泉寺,并建有墓塔,《绩高僧传》卷九有传。



灵裕着有《华严经疏》、《华严旨归》第计九卷,及其他各种经论之注释书,不计其数;并撰《光师弟子十德记》,为诸大德之传记。此外,灵裕更于宝山开凿石窟。有关此事,于灵裕寂后约五十年,初唐之佛教史家道宣曾如此记载:于宝山造石龛一所,名为金刚性力住持那罗延窟。面别镌法灭之相。山幽林竦,言切事彰。每春,游山之僧皆往寻其文理,读者莫不歔欷,而持操矣。其遗迹感人如此。



灵裕于宝山营造石窟,并于岩壁镌刻佛法灭尽之相。每至春季,凡游访宝山之僧人,于读毕所刻之文章,皆歔欷不已,咸感其护法之热忱。此金刚性力住持那罗延窟,即位于宝山西侧之大住圣窟。



公元五七四年,北周废佛;公元五七七年,北齐废佛,时寺院遭破坏,经典被焚烧,僧侣被迫救还俗。灵裕亲身体验此悲惨之废佛事件,于是撰写《灭法记》一书,又为求经法永远流传,遂将经文刻于石壁上。灵裕所营造之那罗延窟,称为大住圣窟,开凿于隋开皇九年(公元五八九年),于灵泉寺石窟群中,为最殊胜者。位于灵泉寺西侧五百公尺之宝山南麓山之石灰岩断崖上,为南向之雕造。门上之横木,有「大住圣窟」之题字。门外两侧石壁上,雕有浅龛,各有护法神之浮雕,右侧为那罗延神,左侧为迦毗罗神王。那罗延(NARAYANA)神为毗湿奴神之别名,又称为坚固力士、金刚力士,灵裕即以此神名,而取窟名为「金刚性力住持那罗延窟」。



又门外两侧之石壁上,刻有《法华经》、《大集经》、《摩诃摩耶经》等经文。



石窟内部之北壁、东壁、西壁各有佛龛,北壁之佛龛中供奉卢舍那佛,东壁供奉弥勒佛、两壁供奉阿弥佛。北壁佛龛中之卢舍那佛高一·○二公尺,结跏趺坐,左右各有菩萨之立像。又洞窟之现壁中,有「世尊去世传法圣师」之类记,并有摩诃迦叶、阿难以下西天二十四祖之祖师刻像。



大住圣窟为灵裕所营造之石窟,其本尊为《华严经》教主卢舍那佛。至于营造大住圣窟之灵裕,究为何等人物?



华严经之菩萨——灵裕



道宣曾言:「衍法师伏道不伏裕,裕法师道俗俱伏。」衍法师者即大德昙衍,裕法师者即灵裕。昙衍虽受僧尼之信服,却不得俗人之信赖。而灵裕却广得僧尼、俗人等之信服。如此伟大之灵裕,为定州、曲阳(曲阳县)人,自幼,凡见沙门即生敬心,凡闻屠杀之声则觉心痛。七岁时,不顺父母之反对,欲行出家,却不果;至十五岁始出家。本欲师事北齐之高僧慧光律师,却值慧光示寂,乃师事道凭,依之学《十地经论》。道凭者,当时于邺都被称为「凭师之法相」,为一大学者。曾于灵泉寺石窟营造大留圣窟。灵裕之开凿大住圣窟,或即受师之影响。大留圣窟亦被称为「道凭石堂」。又灵泉寺之旧址,有北齐之石塔,其塔上书有「大齐河清二年三月十七日宝山寺大论寺凭法师烧身塔」等字样,此墓塔迄今尚存。于华严、涅盘、地论、律等教法均有体悟之灵裕,于邺都大开讲筵,颇负盛名,故有「裕菩萨」之美称。



一次,北齐之皇后得病,忽想听讲《华严经》。僧官们推举灵裕为法主,提任讲师。时,有一双雄鸡,参与大众听讲。演讲结束后,雄鸡鸣叫着高飞至西南之树上,直至天明。不可思议地,皇后之病竟然痊愈。灵裕将获赠之袈裟三百,分施于各人。



建有宝山寺之灵裕,因北齐之废佛事件,而被迫改变境遇。废佛后,灵裕与二十余僧隐居于村庄中,白天读俗书以为伪装,夜晚则研习佛典;又为获得食粮,乃作卜书,卖之以充生活费。



隋代时,文帝复兴佛教,灵裕乃应文帝之召而入长安,颇得文帝之信任。后住演空寺,教化道俗。于临终时,曾遗有偈言:



命断辞人路,骸送鬼门前;



从今一别后,更会几何年?



大业元年(公元六○五年)正月二十二日示寂,年八十八岁。佛教史家道宣曾评道:「自东夏法流,化仪异等,至于立教施行,取信千载者,裕其一矣。」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