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蕅益智旭与天台宗——以《灵峰宗论》为中心

蕅益智旭与天台宗——以《灵峰宗论》为中心

2013-12-09 14: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16 / 阅读:616 / 推荐:0

蕅益智旭与天台宗——以《灵峰宗论》为中心



  周齐



  蕅益智旭,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明末佛教“四大师”之一。而在诸大师中,蕅益智旭又可谓是与天台宗别有因缘的一位高僧,其“究心台部,而不肯为台家子孙”“私淑天台,不敢冒认法派”。颇具特色,引人探究。



  蕅益智旭的修行简历



  智旭(1599——1655),俗姓钟,江苏吴县木渎镇人。少时也是经过了儒学基础教育,而且由读儒家书和崇尚理学而立志以继承千古圣学为己任,并且态度十分激烈,发愿“誓灭释老,……作论数十篇辟异端……”。结果年少时的这种志行,使出家为僧后的智旭终生伴负着沉重的谤佛罪障感。十七岁时得阅云棲袾宏的《竹窗随笔》等书,“乃不谤佛,取所著辟佛论焚之。”二十岁诠释《论语》,其中“天下归仁”之句,令其展转费思,以至“废寝忘食三昼夜,大悟孔颜心法。”后来又于父丧期间,听闻《地藏本愿经》而萌发出世之心。二十二岁开始,“专志念佛。”二十三岁时,因“听《大佛顶经》,谓世界皆空,空生大觉,”而苦思无措,遂坚定“决意出家,体究大事”的信心。终于,于二十四岁上,虽“父未葬,母不养”,但因“念生死大事,……决志出家。”只是当时“紫柏(真可)尊者已寂圜中,云棲(袾宏)老人亦迁安养,憨山(德清)大师远游曹溪,力不能往,”而其余知识又非其所好,所以“乃从雪岭师剃度”,雪岭乃憨山门人,为这个慕憨山之名而来的新徒命名智旭,号素华,后其自号蕅益,别号西有、八不道人,等。



  在智旭的僧侣生涯中,修道初期便经历了研习重心的不断迁移变化。初入释门,智旭受戒于云棲(寺),坐禅于双径(径山寺),并接连“竟往径山坐禅”,终在悟境上得到深切体会。其间曾访友天台,但因专务禅修而于台宗之说未有特别触动。二十七岁又遍阅律藏,存心传律。但二十八岁时“两番大病垂死”,而以往所用之功无济于事的经历,促使其转心趋向净土。三十岁,发心并开始遍阅大藏。三十一岁因传律因缘,结友游历数地并至金陵,“盘桓百有余日,尽谙宗门时弊”,更“决意宏律”。三十二岁,拟注《梵网经》,由拈阄,最终决断“究心台部”。在不长的数年间,智旭即遍历了由禅而净而戒而教、由阅律藏而阅大藏的修习变化。三十三岁,智旭徙入灵峰。此后,又曾往游九华、温岭、漳州、湖州、石城、祖堂等等地方,但灵峰则终是智旭的根本止息地和修行道场,五十六岁,智旭再次病归灵峰后,转年正月即在灵峰示寂了。智旭的修行足迹,涉及于江、浙、皖、赣、闽等许多区域,实则多是周转不定并且及其艰苦的修道生活,而且智旭还经常深陷于疾病折磨的困境中。但就是在这样的困苦的行脚旅途中,智旭则一路勤奋著述,笔耕不辍,留下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丰富著作。



  智旭的多数著作后来被其门人整理成集,划分为“释论”和“宗论”两大类。其中,“释论”是智旭关于佛典经论的注释及辑要方面的著作,如《梵网合注》、《占察玄义》、《占察行法》、《毗尼事义集要》、《阿弥陀要解》、《楞严玄义》、《楞严文句》、《楞伽玄义》|《楞伽义疏》、《成唯识观心法要》、《八要直解》、《起信论裂网疏》、《法华会义》、《大乘止观释要》、《教观纲宗》、《纲宗释义》、《法海观澜》、《阅藏知津》、《周易禅解》、《四书注》等等。智旭释论类著作现存的“大致是在五十种一百九十卷”。“宗论”则囊括了智旭其他方面的著述,如,愿文、法语、杂文、书简等等,被门人编辑成《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合十大卷,分三十八子卷。”丰浩的著作,不惟令人目眩,记录着蕅益大师的修行轨迹,更凝集着这位明末著名佛教思想家的智慧火花和对佛教的卓越贡献。



  本文便是以《灵峰宗论》为中心,以智旭的修行经历、尤其与天台宗的特别因缘为切入点,就智旭何以私淑天台而不为台宗子孙的原因及对其佛学思想的影响所作的一个概略考察。



  智旭私淑台宗因缘的建立

善友评论 0条评论